樂文小說 > 柔妃挾君闖天涯 > 第九十二章 千帆過盡
    第九十二章   千帆過盡

    許多年后,蘭凝霜還是會想起那些人,那些事。

    如今,一支紫毫在手,胸中似有一方天地,日月輪替,男耕女織,黑嘯天年華漸老,容顏卻未變。霜兒已然長成,七月初七,才得見上一面。

    如今她在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九天玄女,位高而重,把天下蒼生裝心頭,再無兒女情思牽絆,雖則陸震威太子苦苦相隨,南華帝君愛子天兒朝思暮想,霜兒卻是心中一片澄明。

    觀音菩薩道:“此女乃是來度你們前世犯下的孽!需要種下九十九顆善果,待到萌芽開花,才得以圓滿!”

    積善童子道:“妹妹此行山高水遠,為兄的只能在天上為你念經打坐!”

    霜兒搖了搖頭,拜別了哥哥和佛祖,一把青霜劍在手,臉上全無憂懼。

    百花圣母道:“我的乖孫女,你這點膽識,全不似你那母親柔柔弱弱!”

    霜兒一聲冷哼,微微一笑,這個世界,對她來說,還太新鮮,她要做的事還有好多!

    第一次,墜下人間,悄悄地拜望父母。

    柴門輕煙,一間茅屋里,織機聲聲,恰似促織。一個婦人,頭戴一塊青花,身上素雅粗布衣裳,滿頭白發,目光卻很是清明,她的臉上,那支血蘭蜿蜒幔繞,卻再沒去掉。

    霜兒一聲嘆,眼底卻有些濕潤:多年來,她遍尋良藥,終于覓得蓬萊仙閣,一味煥顏草,可使天下最丑容顏瞬間變作天仙,好不容易,用九十九顆琉璃珠換得,卻被母親束之高閣,母親道:已然年老,又何必換顏!我這一生,苦已過去,容顏不過是騙世人的一張皮相,若是心兒不潔,總是天仙,亦是魔鬼!

    父親輕輕走到母親身邊,緩緩攙著她的手,目光里滿是溫柔:我只愛你現今容顏,只愛你那琉璃心!

    母親不語,輕輕依偎父親懷中,窗外,夕陽燃燒。

    那些事,答應了,便會做的。每逢清明,一把油紙傘,罩一對白發璧人。

    青青山林,兩個衣冠冢,墳前鮮花遍地,幽蘭吐香,蜂蝶纏繞。

    “冷大哥,云妹妹,我又來看你了!”每年此刻,蘭凝霜心里卻總是愁腸百結。

    冷千山罹難那刻,化作一只雪鷹,啼血跌落,一只爪子卻緊緊抓著一片布衣碎片,那是風翩翩衣服上狠狠扯下的。

    冷千山現了真身,把那彩云化作一粒珍珠,含在嘴里。以那蒼鷹之力向著風翩翩狠狠擊刺過去。明知道,是無望的搏斗,卻是最后的沖刺!

    風翩翩一只手狠狠掐住了雪鷹的脖子,用力一掐,便飄然如羽毛墜落,合著漫天紛飛的白羽,驟然碎裂。

    過了許久,一個童子從云端落下,污泥里,一只雪白的大鳥周身覆蓋著漫天花雨,眼睛卻睜得老大,他的嘴里含著一粒珍珠。

    一滴淚從積善童子眼里落下,暈開了無數的光波,輕輕抬手,把那雪鷹攬入懷中,那顆珍珠,被童子取出,嵌入雪鷹雙眸之間,那雪鷹慢慢醒轉,卻成了啞巴,再也發不出一聲。

    “情緣牽絆,卻是言語再難細訴,你如今啞了,心卻不啞,那女子在你心里,卻是啞了又如何?”童子眼中滿是慈悲。

    雪鷹眼中淚光盈滿,向著童子飛翔,連連點頭,童子從手上揮出一道七色霞光,輕輕攏了那鷹身上,開口道:“你如今卻跟著我,向那觀音大士座下參禪!保你退卻戾氣,還你清明!”

    雪鷹連連點頭,心里忽然聽到一個聲音娓娓道來:“千山,且讓我伴你修行!”

    “云兒!從此我們再不分開!”冷千山心里忽然一片澄明。

    千帆過 ;千帆過盡,我們還是走到了一起。

    “凝霜,這一刻我才知道什么是幸福!也祝你幸福!”冷千山張開雙翼,翱翔在云海,這一刻,才做回真正的自己,卻原來,舍去才是真正的獲得!

    蘭凝霜手中油紙傘滑落,只聽得天邊似有人呼喊,一抬眼,卻見雨霧迷離,到底還是聽錯了,不過為何心里卻是暖意融融?

    輕輕地放下一束幽蘭,白色花瓣在風中輕拂,蘭凝霜素手拈香,和黑嘯天齊齊跪下.

    “明年今日,我們倆再來看你們!”蘭凝霜緩緩起身,和相愛之人攜手。

    雨不知道什么時候漸漸停了,翠葉水滴滾動,空氣清冽,百鳥開始鳴唱,山林里,似乎響起人聲。

    兩人緩緩避在一邊,見是對父子,且做回梁上君子,道聽途說。

    父親道:“我兒,還記得那個尋人參的云老爺么?”

    兒子道:“怎么不記得!我聽爺爺說,他那時候有個云老爺頂頂有錢的,一只人參十萬兩黃金,都是給了那個八姨太吃了去!”

    父親捋著胡須,呵呵一笑:“你倒記得很清楚,現在你知道那云老爺到哪里去了?”

    兒子道:“這卻不知,還望父親大人詳細訴說!”

    父親道:“聽說那云滄海卻是被坑的好慘,百萬兩銀子全化作頑石,他的江湖上也立足不下去了,偌大的家業一把火燒個干干凈凈,人也癡了,一輛牛車拉著,瘋瘋癲癲不知去向哪里!”

    父子兩個相對無言,再也沒有說一句話。

    蘭凝霜聽得眼淚水一滴滴滑落,云家的衰敗,一半也是因了她,若不是為尋玉墜子,也不用巴結大太太,掀起一場血雨腥風;黑嘯天聽得臉上愁云滿懷,云家的衰敗,一半也是因了他,若不是為救蘭凝霜脫離苦海,也不用造假銀子瞞天過海,害的云家一敗涂地。兩人想到為了自己的利益,把個云滄海害的家破人亡,心里悶悶地,再也發不得一言。

    許多年后,云府門前,門庭若市,左鄰右舍都說買下這宅子的一對白發夫妻是大大的善人,整日布施粥飯,訪貧問苦,漸漸的名聲傳播甚遠。

    一日,蘭凝霜閑坐,忽聽門外有通報,說是水月庵叫斷塵的師太前來拜會太太。

    蘭凝霜心下猶疑,自己剛買下這宅子布施不久,又怎會認識什么師太! 卻是隨口吩咐請她進來。

    只見小丫鬟引薦了一位頭發雪白的道姑緩緩進來。那道姑卻是六七十歲的人兒,眼睛細瞇著,身上穿著道袍,手里揮著佛塵,雖然年老,面貌倒是很清秀。

    蘭凝霜雖是頭發白了,面貌卻絲毫不見蒼老。因為魔族不死不滅,自然也就沒有蒼老一說。那道姑看眼前來人卻是有些面熟,心里卻有些犯疑,卻不敢開口。

    蘭凝霜細細看那道姑,雖則白發蒼蒼,但是面貌輪廓卻未曾改變,還是那個清瘦佳人。

    “六姐姐!”她輕輕喊了一聲。

    那婦人緩緩回頭,一雙老眼細細打量著眼前的婦人,似乎在分辨很久,忽然的,喉間一動,眼里溢出一行清淚。

    “八妹妹!”黃卷青燈多年,她卻又世俗的如此喚她。

    “哎!”蘭凝霜緩緩離了椅子,走向六姨太,在經歷了這么多風霜雪雨后,這驛路的姐妹又遇在一起。

    此刻,卻是無聲勝有聲。

    六姨太走的時候,蘭凝霜送了她好些東西,姐妹一場,也就這樣了。其他的姨太太她也不想打聽他們近況如何,這一刻翻過了,又何必記起。

    清明一過,這春天的步子越加快了。

    好日子,還長著呢?不是么?(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