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 > 柔妃挾君闖天涯 > 第八十七章 欲擒故縱(四)
    七姨太自從得了那串珍珠項鏈,很是得意,整日里不離身戴在頸間,只要老五在場的時候,有意無意向 她炫耀。

    五姨太這口惡氣實在難出,她就是把蘭凝霜送她的所有寶貝堆在身上也不及那串東海珍珠價兒來得高,五姨太去打聽過了,像七姨太脖子里比魚眼還大一圈的珍珠,一顆就要上萬兩銀子,這一串怕是幾十萬銀子也不一定拿得下來。

    這么想著,心里的氣越加大了出來。去蘭凝霜屋里,也整日虎著臉,有些悶悶地。

    蘭凝霜倒是看出了端倪,卻不開口,使了個眼色給一旁的彩云,彩云會意,轉身去了里屋。

    不一會,彩云拿著一把剪子出了來,輕輕放在蘭凝霜手里,蘭凝霜接過起身,緩步走向五姨太。

    “五姐姐,我知道你心里氣什么?”蘭凝霜微微一笑道,“七姨太那串珍珠確實太招搖了些!”

    只這一句話,便把五姨太的暴脾氣激了起來。

    五姨太漲紅了臉皮,叉著腰,向著地面吐了口唾沫,眉毛上挑:“我呸,就她個不知從哪里冒出來的騷蹄子,也佩戴這么精貴的東西,三姨太真是瞎了狗眼了,轉送給她!也不看看自己德性,擔當不擔當得起!招搖,我看她是招風吧!沒見過這么現世報的!”

    五姨太一張嘴羅唣個沒完,聽得蘭凝霜眉頭兒微皺:雖說都是服侍老爺的小妾,五姨太這嘴也忒毒了些,真的是往死里詆毀姐妹!不過,這,不正是她要的結果么?讓她們斗得難解難分,最終瓦解老三的勢力!

    不過她還是沒想到:老三真的不惜血本籠絡著七姨太,讓她充當喉舌,繼而攻擊大房這一邊。蘭凝霜很清楚,雖則三姨太現在管理云家家事,但是大太太沒死,當家主母的位子一時半會還輪不到她,且以后扶正一說還不一定,最近,蘭凝霜剛從大太太那邊回來,聽大太太的口氣,倒是有想把她蘭凝霜扶正的想法。

    這個想法萬萬不可透露出來,若是被三太太知道,非得跟她拼命不可,現在,必須借力打力,借助五姨太先把三姨太的幫手那個七姨太鏟除干凈為止!

    這么想著,心里也就暗暗有了計劃,把那把剪刀送到五姨太手中,緩緩道:“五姨太真的這么恨老七的珍珠鏈子么?”

    “那是自然!那個騷貨不配!”五姨太還沉浸在怒火中,一臉忿忿不平。

    蘭凝霜微微一笑,忽然眼光凌厲,發狠道:“既如此,何不把它毀掉!”

    “毀掉?!”這個詞刺得五姨太肩膀一縮,只覺得一股冷氣嗖嗖冒了出來。

    她的眼光緩緩望向面前看似文弱的女子,心里卻涌起陣陣寒意。

    蘭凝霜見五姨太一臉茫然,點播道:“你可知道那珍珠最怕什么?”說罷,從袖中摸出一粒米粒大小珠子,拿著剪刀,輕輕一割,那光亮的珠子,即刻猶如齏粉,紛紛剝脫,失去了往昔的光澤。

    “妹妹的意思是讓我毀了老七的珠鏈!”五姨太忽然覺得面前的女人很可怕。

    那把剪刀在蘭凝霜面前只一閃,深深寒光似乎刺進了五姨太的心里不寒而栗。

    “我可沒說!”蘭凝霜頓了頓,嘴角露出一抹陰騭。

    五姨太告辭的時候,表情很是嚴肅,手中的那把剪刀輕輕藏在了袖子下面,走得很是緩慢。

    “七奶奶,她會那樣做么?”彩云的問題像是多余的。

    如果一個人被嫉妒蒙蔽了眼,還有什么事做不出來!蘭凝霜默默在心里訴說著,卻給了彩云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

    五姨太回屋子的時候幾近傍晚,大太太來催過幾次了,匆忙的應了,一桌姨太太圍坐在大太太屋里,和睦的吃飯,飯后三三兩兩說笑一會,各自散了。

    只有五姨太心神不定,眼光直直盯在七姨太胸口的珍珠鏈子上。七姨太發覺了,卻以為五姨太出于嫉妒,更是驕傲的不可一世,把那珍珠在手里一粒粒捻過,故意的,在五姨太面前顯擺著。

    “瞧那*樣!當真以為咱們眼紅!”五姨太身邊的蜜桔撅著嘴,不屑一顧。

    “豆腐西施這老娘們怕是眼紅咱了,您瞧她們吹胡子瞪眼的!”七姨太身邊的青棗在七姨太面前吹著耳風。

    “既如此,咱們就顯擺給她們看,讓她們心里牙癢癢,得不著,直泛酸!”七姨太故意的搔首弄姿。

    青棗幫襯著,把那珍珠鏈子故意的擺的顯眼些,那些珠子在七姨太胸前晃蕩著,白花花的珠光刺得五姨太心里直冒火。

    她的手伸到袖子里,凜然的,觸到了那把剪子!

    剪子!只一驚,心頭便冒出一個邪想,既然得他不著,莫若毀了,大家都沒有,來個干凈!這么思慮著,卻把話兒放的軟軟的,臉上掛著一抹笑,向著七姨太裊裊婷婷走了過去。

    “七妹妹,你掛這珠子真合適,襯得你皮膚豐 皮膚豐白!”五姨太故意說著反話。

    七姨太一聽這話,臉黑的好似墨碳:誰都知道她膚色黧黑,帶著如此雪白珍珠反而襯得皮膚更黑,老五故意拿這話氣她,剛想回嘴,卻不料五姨太伸出手來,在她珠子上一摸,笑盈盈道:“好漂亮珠子……哎呦呦……”話還未說完,那珍珠便像決了堤的水,嘩嘩的漏了一地。

    一顆顆珍珠窸窸窣窣滾得到處都是,滾得大太太客廳里全是珍珠。

    “哎呦,不好意思啊,七妹妹,姐姐不是誠心的!”七姨太捂著嘴,眼里卻露出一絲狡黠。

    “你分明故意害我!”七姨太氣的直跳腳,一邊的青棗彎著腰一顆顆撿著。

    那珠子個大,且又潤滑,咕嚕嚕滾得飛快,忙忙亂亂的,倒找了好久。

    有一顆卻被大太太拾得了,輕輕摸了,遞到青棗手里。大太太雖然拾著珠子,心里卻是大大的不快:這珠子一顆便是黃金百兩,老七算什么東西,竟會有這么名貴的穿戴,定是有人背后在給她撐腰!這么想著,大太太卻把目光瞥向角落里喝茶的三姨太。

    三姨太的神情倒是穩重的很,滴水不漏,絲毫看不出有什么不妥之處。慢慢的,她的目光與大太太相迎,驟然的,兩人相視,大太太從她的目光中感受到了一絲憤怒。

    那是三姨太*裸對她的挑釁!

    大太太心里頓時明白了不少,再抬眼看一旁的蘭凝霜,只見八姨太臨危不亂,人淡如菊,似乎壓根也礙不著她什么事,她倒推得干凈!大太太冷笑一聲:怕是這些事由全是八房一個人挑起的!

    這么想著,竟然也隱隱對八房起了一絲嫌惡。

    人就是這樣,沒落難的時候,受別人打壓,落難了,反倒同情落難的人,大太太此時的心境正是如此。

    這場鬧劇忙忙亂亂,很久才結束,大太太道:“把那珠子交予我吧,我請城里最好的珠寶匠人穿制再還給七妹妹!”

    七姨太一聽這話心里一百個不愿意,她怕這珠子從此北大太太扣著,一臉的凝重。

    大太太像是察覺了老七的疑慮,柔聲道:“七妹妹,你怕我把你珠子吞了么?”

    “姐姐,您多心了,我只是……”七太太囁嚅著,不知如何開口。

    “笑話,大姐姐是怎樣個人,竟然會貪你這點東西,老七,你這是拿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四奶奶不知什么時候義憤填膺起來。

    “七妹妹,其實大姐是一番好意,不要辜負了!”一向吃齋念佛的六奶奶開口道。

    這一開口不打緊,倒令三姨太心生疑竇:難道老六也要摻合進來!

    三姨太可是一向把六姨太當做局外人,今日六姨太這一開口明擺著是向著大房那邊去的,看來大房的動作真的很快,都在暗地里一門心思拉攏老六了。

    這么想著,三姨太的心里越加的慌亂無主了。

    七姨太這時卻不合時宜的拿眼睛向著三姨太瞟著,此時三姨太正是要撇清與七姨太的關系,若是被大太太知道三姨太送給七姨太這么貴重禮物,更是讓大太太疑心她們勾結,到時候,三姨太的處境更加危殆。

    左思右想,三姨太只得把眼光落在了蘭凝霜上,現在也唯有她可以化解這場危機。

    蘭凝霜似乎已然嗅到三姨太落敗的氣味,這對她目前的形勢十分有利,現在,她只需說一些不冷不熱的話,來化解扎這場尷尬。

    蘭凝霜緩緩抬頭開口道:“大姐姐,今日這事體,七姐姐心里委實難受得緊,五姐姐也不是有意為之,大家只不過一場誤會,這珠鏈子,大姐姐若是肯相幫修補的,那是再好不過,實則,八妹妹我倒是也想接這活來著,只是大姐姐開口了,小妹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說罷,一雙眼睛向著大奶奶只是一瞟,大奶奶會意,順水推舟道:“八妹妹真是有心了,你五姐姐福氣真好,攤著你這個好妹妹,也罷,這珠子就交給你八妹妹去修吧!若要銀子使費只管問你三姐姐拿,畢竟你七姐姐和三姐姐可是要好姐妹,且你三姐姐管著一家伙食銀子,這點銀子,怕還是有的!”

    三姨太聽這番話,倒是越聽越有氣:明明是那豆腐西施故意剪斷了鏈子,卻不理賠,反倒要她來出這個錢,看來這是大太太故意刁難他。大太太的理由倒是冠冕堂皇的,不就是三太太你當家么,這點銀子還不如自己解決了,這一招夠狠。

    蘭凝霜在一旁默默看著三姨太一張臉瞬間烏云密布,她倒是有些可憐起他來:實則,這珍珠鏈子修補卻是花不了幾個錢的,但是現在云府每況愈下的,三太太管這么一灘家業也夠難為她的,聽彩云說,三太太在外面放了印子錢,且上百上千的放,現在外面情勢卻也不好,收不收的回來,還成問題。

    只是,這些話,她卻不敢開口,只是悶悶的憋在心里,有的時候在這深深宅門想要立足,有些話,即使到口中也要咽下,有些人,即使覺得可憐,也要視而不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