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 > 柔妃挾君闖天涯 > 第八十四章 欲擒故縱(一)
    七太太給三姨太出了這么大的丑,氣的三姨太七竅生煙,自此,兩人關系日漸疏遠不少。

    這邊廂,蘭凝霜聽了夫人旨意趁機拉攏七姨太,慢慢的,獲得了大夫人的信任。

    終于,在一次晚膳過后,無意之中,大夫人透露出那玉墜被老爺藏在了月圓池子底。

    這月圓池子可是院子里冷僻的所在,且被一扇門兒掩映著,上著鎖,宅子里人都傳說,大太太的小公子在池子邊玩追蝴蝶不小心滑入池子,自此,這后半個院子也就荒廢了。

    這些,蘭凝霜都是聽雪梨說的。卻原來這看似冷靜不動聲色的大太太也有這么傷心的過往,這倒是蘭凝霜未曾料到的。

    春夜,野貓叫的吱吱作響,像是一聲聲嬰兒啼哭,那聲音怪瘆人的,彩云有些睡不著,看見蘭凝霜支著頭披衣坐在床上,呆呆的,發愣。

    上前細問,好半晌才聽得蘭凝霜幽幽道:“該是怎么個進到那月圓池子?”

    彩云一聽嚇得汗毛倒豎,上前輕輕捂著蘭凝霜嘴巴:“我的好奶奶,您是想到哪里去了,那個兇險的地方,您卻要去,該不是把您的命看的太輕了!這話可不能亂說!”

    蘭凝霜搖了搖頭,放開了彩云的手:“你倒我是說著玩么?我好容易從大太太口中探的了那墜子下落,得了它,也就好離開這該死的地方!”

    彩云的臉上浮現出一絲憂慮,她見姨太太一臉的堅毅,知道萬難再動搖她,她所做出的決定,自有她的道理。

    蘭凝霜緩緩抬頭,一雙綠眼睛里滿是希望。她輕輕指了指自己眼睛,然后眼底露出一絲綠光。

    彩云忽然激動起來:“蘭姨娘,你的法術什么時候……”

    她不敢大聲說話,怕被人聽了去。蘭凝霜點點頭,輕聲道:“你還記得三姨太做巫術害我那時候?”

    彩云忽然有所悟:“您是說您喝了那碗符水!”

    “正是!”蘭凝霜點點頭,沒想到喝過那碗符水,她的法力無意之中恢復了,不過她并未把這事向任何人透露半分。

    看見彩云似有不信,輕輕地蘭凝霜轉了個身,化作一縷煙塵,在空中喊著:彩云彩云!看得見我么?”

    彩云四下里尋找,并不見一人,才知蘭凝霜法力真的恢復了。

    “姨奶奶,快些出來!奴婢知道你法力恢復了!真真可喜可賀!”彩云轉著圈子,叫著。

    不一會兒,小丫頭只覺得肩膀上被人輕輕一拍,一轉頭,只見幽暗的房間里一個白色輪廓慢慢浮現出來。

    原來蘭凝霜的法力真的恢復了。

    蘭凝霜似乎很滿意剛才的隱身,向著彩云勾勾手,示意附耳,兩個人嘀嘀咕咕說了半晌,計策已定,忙忙的開箱倒柜,取出兩身輕便衣服穿了,拍醒了小豆子,讓她警醒點,主仆兩個這才離了屋子,輕輕來到后院。

    一絲月光淡淡涂抹在兩人身上。彩云一見大鎖鎖門,不覺皺眉,不料的,蘭凝霜從頭上拔下一只簪子,輕輕一撥,那鎖松脫,落在手里,蘭凝霜掏出一塊帕子,覆了鎖,讓彩云藏起,主仆兩人才輕輕進了院子。

    月光下,一片頹敗,唯有一池池水,泛著銀白色的微光。

    蘭凝霜示意彩云在門口守著,對著湖面念動仙訣:“百花圣母在上,讓那墜子回到女兒身邊吧!”嘴里這么念著,池面上漸漸起了一層金光,復又黯淡下去。

    這墜子必在這池子里無疑!只是,這墜子曾經受到過褻瀆,染了臟東西,所以才會金光乍現,只是不知怎樣才可以取出?

    正這么想著,忽然聽得門外的彩云驚叫起來:“八姨娘,快走啊!有人向這里走來了!”

    蘭凝霜一聽心里發慌,忙忙的屏了氣息,化作一道云霧飄在天上,即刻的鎖了門,攜了彩云飄墜至云端,一眨眼進了宅院。

    她們前腳剛到,后腳就聽到三姨太的聲音在屋外響起。

    “八妹妹睡了么?三姐姐來看你了!”

    “這就來!”彩云接應著,吱呀一聲打開門,正對著燈籠映照下一張俏生生的臉。

    三姨太探著頭向屋里這么一望,看到屋里一團漆黑,唯有一張床邊挑著一抹橘色燭光,帳幔簾里,一個剪紙似的清麗影子淡淡映在帳子上。一只手兒輕輕一揮,彩云會意,從一邊廂披衣,低著頭,隔著帳子,正欲通秉,卻被三姨太伸手攔了,只見三姨太眉間閃過一絲失望,淡淡道:“八妹妹睡得可真早,本來的想約一起玩會兒雙陸,沒成想,倒睡了!三姐姐實在不好意思,切不來攪擾了!”說罷,甩著帕子,卻是一個人緩緩走了。

    蘭凝霜在帳子里聽得清楚,卻是一聲不吭,臉上倒是一滴滴汗緩緩低了下來:這哪里是約好玩兒的,分明是來捉自己小辮子的,只聽得三姨太步子漸漸遠了,才放下心來,撩開帳幔,彩云移燈,卻見主子臉上滲出一臉薄汗,忙忙的拿自己袖子上前擦拭,且嘴里不住嘀咕著:“姨奶奶怎么這么出汗,小的這就去打熱水,給姨奶奶好好擦擦!”這么說著,蘭凝霜倒覺得彩云有些小題大做,卻是拉她不得,只得隨她去了。

    只覺得三姨太這次來訪,心臟卻是一驚一乍,到被嚇得不輕,好容易按著心口,腦門上突突直跳,披了 ,披了衣服,窩在被子里,微微喘著氣。

    彩云進來,遞了熱手巾,仔細擦了,拿了個腰枕塞在蘭凝霜身后,從桌上倒了一杯茶水,小心捧到蘭凝霜跟前,仔細喂了,慢慢放倒,輕輕掖好被子,輕輕道了聲:“姨奶奶且請放寬心,彩云一刻不離奶奶身邊!”下了簾子。

    蘭凝霜看彩云立在帳外的影子,暗淡的燭火跳躍著,慢慢的倦意襲來,眼皮兒漸漸合上,頭腦里今夜種種,漸漸聚攏,模糊成夢境。

    第二日,偷偷去那后院瞧了瞧,見那把銅鎖還牢牢鎖著,心里不禁長長吁了口氣。自此,一直開始稱病調養,云老爺倒是毫不見怪,整日里湯藥吩咐不斷,實則,卻把蘭凝霜的畫偷偷賣到字畫店里。

    一日的,城北的啟源字畫店里,來了位奇怪的客人,指名道姓的要蘭姨奶奶所有的畫,且出了不菲的銀兩,掌柜的以為遇到了不識貨的冤大頭,把那畫價格整整翻上去十倍還多,卻不料那主顧看也不看,爽氣的付了現銀,白花花的銀兩一時堆的滿屋子都是。

    那掌柜得了這許多銀兩,自然的便去稟告云滄海,說是今天殺到一只肥豬,眼瞎的買下了姨娘所有的畫,那銀子堆的卻有小山這么高。

    云滄海似是不信,忙忙的叫人前去查探,不料那掌柜已熱心的抬著一口口大皮箱子進了云府,齊刷刷一起打開,白花花的銀子晃得人睜不開眼。

    云滄海倒有些驚呆:這些銀子若是真的,怕是他八輩子都吃穿不愁!上前的,一摸,顛在手里,倒是沉重,牙齒上一嗑,卻是真真銀子味道。

    他又老奸巨猾怕是灌鉛的如此沉重,細細拿刀剖開一角,只見里面亮閃閃的,卻是銀子無異,心下這才舒心無疑。

    云滄海得了這許多寶貝,自然眉開眼笑,也不忘賞了些給掌柜的跑腿,掌柜千恩萬謝。

    其他銀子沖入了家庫之中,自此云滄海又靠著這許多銀子發了橫財,那些幫閑清客又靡集上門,云府又整日吹吹打打,歌舞升平起來。

    蘭凝霜的地位越加穩固了,簡直像金菩薩供著,而那三姨太卻是江河日下,一日不如一日。

    俗話說狗急要跳墻,眼看著八房升勢日盛,這幾日又聽到那些丫鬟仆婦傳說八房大有升為當家主母之說,直把三姨太急的抓耳撓腮。

    所以,趁著還掌權這會兒,才會急沖沖半夜里去蘭凝霜房里巡視。

    幸好的,蘭凝霜還算機靈,把那秘密瞞的密不透風。

    只是,有些梁子若是結下了,怕一時半會再難厘清,特別是得罪一些手里還握著權力的人,蘭凝霜卻不知道,三姨太對她心里已然織起了一張巨網。

    如今唯一的辦法是在培植一個親信,去對付那五姨太。

    三姨太思前想后,大太太身邊現在人多勢眾,個個不是省油的燈,唯有那老五有些空子可鉆。老五看似囂張跋扈,實則是個草包,一點就著,很容易被挑撥起來。且是個貪財的主,現在她不背叛大太太,是大太太給她的好處多,若是有一天別人給了更多,五姨太馬上會見風使舵,拋棄大太太。

    這種人,三姨太走南闖北見多了。這么想了,心里便有了主意:這五太太咋咋忽忽,說話刻薄,在宅子里得罪的人不少,若是她出了什么紕漏,定然會受到攻擊,到時,大太太想要維護,卻被說徇私情,必定不會出手相救,先解決了這個豆腐西施再說。

    這么想著,三姨太對著櫻桃吩咐道:“去,上五太太府上,就說我請她喝茶!”

    五姨太今日里悶悶的,自從和七姨太吵了一架心里委實不痛快。卻見櫻桃笑語盈盈前來,心里一想:莫不是尋我麻煩?她們和那老七可是穿一條褲子的!

    正要開口,卻見的櫻桃從懷中掏出一個布包,輕輕打開,五姨太一看,陽光下一對翡翠龍鳳玉鐲子熠熠生輝。

    櫻桃把鐲子輕輕交到五姨太手中,道了萬福,語意款款:“這是我們奶奶給五姨娘的小禮物,前些個七姨奶奶不懂規矩,惹的您不高興了,我家奶奶過意不去,代替七奶奶賠禮來了!”說罷,輕輕把鐲子往五姨太懷里塞。

    五姨太可是明白人,這個說辭不過是瞞人耳目:誰都知道,三姨太是頂頂小氣之人,又怎會為了七姨太那個爛貨破費銀兩,必定,這其中有求于她!

    這么想著,五姨太倒是很不客氣的收了,一轉臉,拉著架子:“三姨娘送這么貴重的禮,怕是有什么事央著我吧!”說的,毫不客氣。

    櫻桃聽了,心下不快,面子上卻還是笑著:“那自然是了,我家三奶奶自從那次事情以來,可被這七太太坑害苦了,倒弄的宅子里以為三奶奶和七太太蛇鼠一窩,大家傳為笑柄,這日里,我家夫人約您去宅子里喝茶,您可不要推辭,不然,若是傳出去,我家姨奶奶處境就更可憐了!”說罷,櫻桃眼里滴出一滴淚來。

    五姨太看著櫻桃楚楚可憐的樣子,真以為自己得了三姨太擁戴,笑道:“照你這么說,這三姨太是想和我攀交情羅!”

    “您這么想最好不過!您倒是比那蕩貨強上百倍!”櫻桃一張嘴夸得伶俐。

    “容我想想!你且回去吧,等我口信!”五姨太雖支開了櫻桃,櫻桃低了頭告辭了,卻從她的嘴角偷偷看到一絲狡黠地微笑。

    有些人只要有銀子,便會成為你的奴隸。(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