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 > 柔妃挾君闖天涯 > 第八十三章 挑撥離間
    二月二,龍抬頭。中和節。

    整個云府按照習俗,把元旦祭祀余下的餅,油煎了,以此熏床,此為熏蟲兒。

    一大早的,廚房就忙活開了,做了水餃,春餅,面條,各房的奶奶口味也是不同,足足餡料就做了不下十一二種。

    這一天不準動針線,怕傷了龍眼。    入夜,開始蠟燭照墻壁,照的蝎子蜈蚣無處藏。

    話說這日,蘭凝霜一早吃過水餃,卻是新鮮薺菜入得餡,倒是食之滿口清香,銀盆漱口,拿塊絲絹抹干凈了嘴,就有大太太房里丫鬟通報,大太太請各房奶奶前去看戲。

    云府的小戲班子全是家養的優伶男女,不過十三四歲的男娃女娃,這些原是府里買的,留在府里以便節日演戲。

    正旦,小旦,小生,老旦,小花面,大花面,一應俱全。

    各房夫人到的時候,戲還沒開演,大太太叫各房太太坐了,拿一雙眼細細看了一遍。

    蘭凝霜此刻坐在大太太下首,也把眼略微一看:只見各房太太穿紅戴綠的,打扮的甚是俏麗,卻唯獨那七姨太打扮的不倫不類,看著別扭。

    今日里,七姨太身上穿了桃紅彩織百雀祥云天香絹春衫,下身卻穿了豆綠蜻蜓流蘇百葉裙,頭上一支白玉簪子,土氣得很,紅配綠的,倒像個村姑。偏生的,七姨太臉上還抹著上好的金花胭脂,那樣只若是輕點在一張白凈的臉上也就罷了,還能襯出膚白似雪,不巧的,七姨太面目黧黑,越是涂抹,越顯得臉兒黑面煞似得,很是丑怪。

    她這一身打扮,把個大太太看的心里直樂,七太太那臉上兩坨胭脂紅反襯地猴子屁股似得紅。

    大太太像蘭凝霜點點頭,蘭凝霜會意,四下里一望,見三姨太正坐在七姨太身邊,倒是個下手的機會。

    須知,就憑七姨太這些人脈,怎會得到如此名貴的金花胭脂,這胭脂皇宮里的嬪妃尚且節省著用度,何況她一個水性楊花的蕩貨?必是,三姨太為了拉攏,才暗地里偷偷送與她的。

    蘭凝霜努努嘴,眼兒微眺,不置可否:這么金貴的東西,卻送給這么個庸俗之人,真是白白糟蹋了好東西!

    正想著,看見三姨太臉上似是有慍色飄過,一雙眼睛狠狠斜刺著七姨太,壓低了嗓音:“沒臉的賤貨,今天穿的什么樣子,你這是故意給姨娘我臉上抹灰?”

    沒成想,七姨太并未聽到三姨太的抱怨,反而笑道:“嘻嘻,這身行頭俺卻覺得很稱我膚色!”說完,還把那兩只手兒一拍,倒有些天真之態。

    她的話音還未落下,只聽得四下里響起一陣咯咯的笑聲。七姨太的臉紅了一下,微微回頭,卻見五姨太一臉的嗤笑。

    蘭凝霜知道,五姨太一向自視甚高,性格疏狂不羈,實則是個大大的草包。她平素最恨那些攀高枝撈好處的,而那七姨太此刻的舉止恰恰戳的她心里很不舒服。

    蘭凝霜只不過恰到好處的提醒了一下五姨太風頭不要被老七搶去。沒想到五姨太這個炮仗一點就著,只見的五姨太扭動著帕子,一臉的氣勢洶洶,在位子里扭動不安。

    終于,“騰”地五姨太再也坐不住了,冷著張臉,眼神冷峻,起了身,走到七姨太身邊,拍了拍她的肩,七姨太回頭,一看,卻是五姨太,忙忙的一張臉轉了笑容,道:“五姨娘怎么有閑空找我說話么,倒是稀奇的很!”

    話里已然露出絲絲不悅。

    五姨太一陣冷哼:“姐姐我是個沒用的人,哪像妹妹穿金戴銀的,臉上擦了這么厚的胭脂,怕是所費甚巨吧!”

    五姨太明明是在暗諷,七姨太是三姨太狗腿子,得了她的東西獻寶,卻誰知那七太太真真是個冥頑不靈的,卻以為五太太在夸她。

    七太太摸了摸臉,眼底露出一分得意:“不瞞姐姐說,我臉上的這個,可是上好的金花胭脂,說是宮里的妃嬪也是很難覓得的,這東西在外面千金怕是難得!這還是前些個三姐姐送我的!”

    五姨太在一旁聽的分明,恨不得撲上去撕爛了這老七的一張嘴。

    蘭凝霜在一旁暗地里看著五姨太七姨太斗得不可開交,向著大太太輕輕一望,只見的大太太正全神貫注的看著小戲班子演戲,似乎絲毫也未覺察到兩位姨太太斗得厲害。

    今天演的卻是穆桂英掛帥,好一場文攻武斗。

    蘭凝霜不禁暗暗佩服大太太的城府:若不是她授意五太太去撩撥七姨太,三太太的臉子就不會如此難看。

    打了七姨太的臉子,就是給三姨太難堪,他們本是一條船上的。

    果不其然,三姨太看著老七,一雙眼睛里突突冒出火來,牙關緊咬,粉拳緊握,揉搓的手中絲帕絞成一股,若不是礙著這么多姨奶奶在場, 在場,三姨太恨不得上前撕爛了老七的嘴。

    老七本就是個沒遮攔的,她看著五姨太不說話了,便以為這場舌戰她們取得了勝利,向著三姨太示好,卻沒想,三姨太把那頭扭過,兀自不去理會老七,到弄得老七有些疑惑。

    五姨太卻把這幕看在眼里,一旁的,蘭凝霜早看出五姨太有趁機報復之心,在一旁敲著邊鼓:“老七怕是被三姨太嫌棄了,這倒是你下手的機會!”

    五姨太鼓著眼睛,看了一眼蘭凝霜,緩緩道:“八姨娘為何這么幫我?”

    蘭凝霜微微一笑:“大家都在宅子里討生活的,共同服侍老爺的,互相照顧著也是應該的!況且……”蘭凝霜頓了頓,莞爾一笑:“老七那樣子也忒自以為是了,也不看看太太在場,真是有些無禮了!”

    五太太一聽蘭凝霜這番話,知道八姨太所說之話,必然事出有因,這番話像是為她壯了膽子,表面上是說七姨太,實則打狗還需看主人,七繞八繞的,是在說那三姨太用人不當。

    五太太心里有了底氣,緩緩走到老七身邊道:“七姨娘,你的胭脂雖說名貴,不過用在你身上卻是大大詫異!”

    七姨太見又提起胭脂,心里已經有幾分不舒服,嘟著嘴道:“此話怎么說?五太太這怕是來找茬的吧!”

    “若我當真來找茬,你又怎的?”五太太眉毛一挑,叉著腰。

    “怕你不成?你個豆腐西施?”七姨太的嘴刻薄得很。

    這一句“豆腐西施”卻戳到了五太太的痛處,五太太娘家卻是開豆腐坊的,但是五太太是個心高氣傲之人,入了云府,卻怕人再提起她家是小商戶之家,商家地位極低,是被人看不起的,現今,七姨太一張破嘴里說出,更是對她極大侮辱。

    “你個臭不要臉的騷狐貍,也不知道從哪里滾來勾搭上老爺的!”五太太也不甘示弱。

    紫漲著面皮唾沫橫飛,五太太叉著腰,略顯高挑的身材,把她的影子拉的很長。她,倒像一根筷子孤單單立在太陽底下。蘭凝霜覺得,若是她收斂些自己驕傲的脾氣,或者,她們倒還可以成為朋友。

    只不過,一個人的生活環境決定了她以后的生活軌跡。小商販出身的五太太本就輕賤自己出身寒微,一作為五房入了云府,便覺得臉上貼金,從此再不過這苦日子,和娘家也是刻意的淡了,聽大太太邊上的雪梨說,五太太娘家若是逢年過節的,都會巴巴來云府,指望著五太太賞個一兩半錢的,五太太怕別的房里看到,總是有些嫌惡,匆匆打發了事。

    蘭凝霜忽然明白,五太太為何如此心高氣傲:試問一個對自己家里人都看不起的人,又怎么會看得起七太太,七太太在她眼里還不是如同那豬狗都不如的東西,而大太太,恰恰吃準了五太太的脾性,委以小利,使其為她效力。

    蘭凝霜曾聽說五太太愛看戲,而今天這出穆桂英掛帥卻是生生演給五房看的。五房得了這么大的面子,自然會賣力給大太太,自然的,大太太借著五房的一張嘴,狠狠回敬了三太太一頓,先打她看門狗,明擺著劍挑三姨太。

    蘭凝霜只在一邊默默看著,忽然見那二奶奶,四奶奶彼此使了個眼色,兩廂的把手帕遮著嘴巴,暗暗竊笑起來,眼光的卻都往老七臉上瞟。

    嘴里一個勁的說著:“哪只猢猻又來跳梁?”

    “二姐姐,我怎么沒發現?”四奶奶瞪大了眼睛故意尋找著。

    “喏,遠在天邊近在眼前,這不是么?”二奶奶伸出一指,暗暗在帕子下比劃著,向著七太太輕輕一翹。

    蘭凝霜聽了,忙忙看去,只見著春陽下日頭大了起來,七太太只顧著和五房斗法,沒成想,臉上汗珠兒細細密密滲了出來,七太太絲毫沒在意,拿著帕子這么一抹,那眉黛,胭脂,蔻丹黑不黑紅不紅融在一起,花了一張臉。

    “哎呦,七姨娘您這是唱的哪出啊?”雪梨的聲音尖利起來。

    七太太還傻呆呆的站在日頭底下,早把幾個姨奶奶樂的前仰后合,雪梨見七太太不明所以,忍著笑,返身囑咐身邊小丫鬟去大太太房里取了鏡子,交到了七太太手里,七太太這么一看:鏡子里的人莫不是自己,只是一張臉紅不紅黑不黑,妝化了大半,倒像個青面獠牙的鬼祟般丑陋。

    七太太腳一軟,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三姨太一旁看的冒火,匆匆的回了大房,帶著丫鬟仆子,狠狠瞥了七姨太一眼,低低道:“小心你的皮!”

    頭也不回氣鼓鼓走了。

    蘭凝霜知道,這次,三姨太的丑出大了。

    漸漸地,日頭隱在了云里,這早春的天氣陰晴不定,陽光不過微微露臉一會,卻被流云吞噬,天空呈現出淡淡的灰色,蘭凝霜微微皺著眉輕輕嘆了口氣,也不知怎么,心里悶悶的,一絲淡淡憂郁漸漸擴散。(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