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 > 柔妃挾君闖天涯 > 第七十八章 重見光明
    自從大太太給三姨娘教誨沒多久,府里一直很平靜。

    蘭凝霜知道,要想在云波詭譎的云府生存下來,必須把眼睛治好,且才能一步步計劃逃跑。

    這日的,云老爺忽然差人前來,說是尋訪到了治眼睛的神醫。

    蘭凝霜躺在床下,隔著床幔,只聽得那醫生語調甚是熟悉,細細一辨,卻不敢開口,只覺得心里一陣陣發酸,千愁百結郁結卻不敢發作。

    那大夫只說了一句:“且請大老爺屏退左右,小的好醫治!”

    云滄海本來還欲探看,卻見那大夫一臉嚴肅,只得作罷,忙忙喝退左右,一同退了下去。

    那大夫緩緩轉身,輕輕地打開簾子,床里,斜倚著那人兒,分明是朝思暮想的……大夫臉紅紅的,竟像青澀的少年第一次墜了情網。

    大夫開口道:“八夫人,小的冒昧了!”說罷,伸出手掌,微閉了眼,向著蘭凝霜送去股股真氣。

    他的指尖轉著兩粒露珠般大小的瑩綠色的圓球,嘴里念念有詞,道了一聲:“開!”向著蘭凝霜眼前只一拂,蘭凝霜只覺有微微綠光射入盲眼,眼眶里漸漸濕潤起來,慢慢的,那兩顆圓球咕嚕嚕滾動起來。長長的睫毛翕動著,像是蝴蝶打開翅膀,眼皮兒滑動,慢慢的睜開了眼。

    眼前立著一個穿灰衣的人兒,面朝著她,很是模糊。慢慢的,只覺得那影像越加清晰起來,眼前的水霧似得氤氳漸漸飄散,那黑衣人的臉越來越清晰。

    兩鬢的胡子,帶著一頂儒生巾,穿著灰色的褂子,提著個木質小藥箱,一看就是醫館大夫打扮模樣。

    這人,面貌好生熟悉,卻是一時半會兒想不起名兒。

    終于,她叫出了聲:“請問這位先生,尊姓大名啊?”

    那大夫不發一語,慢慢的向臉上一抹,把那連鬢胡子輕輕撕了,摘了方巾,蘭凝霜看到一張俊臉慢慢出現在她的眼前。

    真的是……蘭凝霜心里雖然激動,卻不敢大聲,只得一把抓住那人指尖,那人無奈,輕輕抽開,緩緩道:“既然你的眼睛已經復原,且稍安勿躁!”

    蘭凝霜眼里略過一絲憂色,緩緩道:“郎君,帶我走吧!我想念小霜兒,不知道她在哪里?”

    黑嘯天一聽到“小霜兒”三個字,臉上表情和緩下來,拍了拍蘭凝霜的肩膀,柔聲道:“我也想她,不過,你且放心,觀音菩薩托夢告訴我,那孩子現在在一個安全的地方,只是為了孩子的安全,暫時,還不能和我們見面!”

    “真的?!”蘭凝霜的眼里飄著淡淡的疑慮。

    “相信我!”黑嘯天的語氣卻異常堅定,一雙眼里滿是誠摯。

    蘭凝霜不再說話,只是把手緊緊伸向黑嘯天握著。

    “你現在已經恢復了視力,不過在這深宅大院里恰恰是危險的!”黑嘯天緩緩道。

    他的意思到底是什么?蘭凝霜有些不明所以。黑嘯天笑了笑,伸手向著蘭凝霜頸間一摸,忽然的心里一冷,那墜子不見了。

    黑嘯天皺眉道:“這墜子不見多久了?”

    蘭凝霜嘆了口氣,柳眉微皺,緩緩道:“都快半個月了!”

    黑嘯天忽然想起,半個月前也正是蘭凝霜去亂墳崗的日子,倒是相吻合,那墜子失去也就是半個月的事,為今之計,必須盡快找到墜子,化解那封鎖的血印。

    嘯天把這想法告訴了蘭凝霜。

    “萬萬不可!”沒想到蘭凝霜一口拒絕。

    “須知你的法力將會全部褪去,到時候更會給風仙留下抓你的機會!”蘭凝霜頭腦很是清晰。

    “但是霜兒,若你的墜子被封印,過不了多久,你的元神將會溶解的!”這是黑嘯天最擔心的。

    “所以得靠你,輸給我一些法力!讓我把那墜子找到!離開這鬼地方!”蘭凝霜眼底的憂色越加沉重。

    “我明白了!”黑嘯天緩緩起身,向著蘭凝霜身邊緩緩疏散著真氣,蘭凝霜只覺渾身暖意融融,不多久,就覺得神思恍惚起來。

    輕輕放倒,黑嘯天起身,眼里流出一絲不舍:“霜兒,再見了!”再一次的,撫摸著愛妻的手,決絕的離開了。

    這一幕,卻被一雙眼睛無意之間看的透徹。

    杏兒一路慌慌張張跑到了七姨娘所在的金玉軒。此時正是下午,三姨娘難得有空來七姨娘那里坐坐,把個七姨娘喜得眉開眼笑。忙忙的吩咐丫鬟看茶遞果盤 遞果盤。

    青夫人是個挑剔的人,往年府里外間果園孝敬的大櫻桃一顆也不碰的,說是嫌酸的磕牙,硬生生全賞了下人。卻不料,七姨娘卻是最愛吃櫻桃的主兒,杏兒在一旁吹胡子瞪眼的,嚼著舌根:說三姨太對只阿貓阿狗都比對七姨太上心,偏她們七房人微言輕的,生生受著欺負,穿那三姨娘穿剩的舊衣服且不說,連那櫻桃也要苛著,好歹也是個主子,卻倒連那些粗鄙丫頭仆婦都不如。

    七太太本就名聲不好,在云府也不敢開口,偏生有個杏兒語言狠辣,倒是讓三姨太不敢小看他們主仆,所以今年,特意提著櫻桃筐子去了金玉軒。

    青夫人一進門,一張臉上便帶了一團喜氣,緩緩道:“好妹妹,姐姐給你帶好吃食來了!”說罷,甩著一方碧綠縐紗灑金金魚戲水帕子,裊裊婷婷走了進來。

    “哎呦,我當時誰呢?原來是姐姐您大駕光臨啊!姐姐好啊!”七太太忙忙的立起,忙忙的招呼杏兒:“快把果盤擺上,給三姨娘看茶!”

    青夫人見七姨太大費周章,忙忙擺手道:“妹妹無需忙碌,姐姐不過順道來送兩筐櫻桃,這是今年新出的,姐姐知妹妹喜歡,也就留下了!”說罷,一抬手,幾個丫鬟提著兩筐黃篾竹簍輕輕放在桌子上。

    七姨太是個吃貨,嘴巴兒老饞。只不過地位低了點,比不得得寵的三房要什么有什么,甚至連五房,六房都比她金貴。所以得,她才一門心思急吼吼的巴著三房這個正主兒。

    三姨太也是知道這一點才敢對七姨太頤指氣使的。

    兩人閑話扯了一會兒,不知是誰扯到了蘭凝霜身上。

    七姨太一臉鬼祟,忙忙的吩咐杏兒關了房門,向著三姨太耳邊湊近道:“剛才我那丫鬟杏兒路過八房的屋子,卻看到一件怪事!”

    三姨太眼睛一瞇,嘴角扯出一絲詭笑:“什么怪事?”

    “杏兒那丫頭,看見老爺請的大夫和八姨太在一起!”

    “這也難怪,不是治她眼睛么?”三姨太覺得七姨太多慮了。

    “實則并非如此!”七姨太賣關子,得意笑道:“他們舉止很是親昵,像是以前就認識!”

    “你是說,八房在通奸……”這個詞從三姨太口中說出,連她自己都嚇了一跳。

    “小聲點……”七姨太忙捂住了三姨太的口,緊張的四下望望,低低道:“還不止吶,那屋里一道道白光發了出來,像是再施妖法!”

    “妖法?你是說八姨太是個……”三姨太并沒有把那字說下去。

    “三姨娘,你不覺得八姨太的眼睛很古怪么?”七姨太提醒道。

    三姨太陷入了沉思:確實,哪有人的眼睛是那種森森的綠的,擁有這種眼睛的,除了是妖怪,就是狐貍了!

    “莫不是狐妖!”三姨太一張臉兒煞白,生生脫口而出。

    入夜的,只見三姨太院里人群川流不息,三姨太已將這事稟告了大太太知曉,云滄海細細想著,復又摸出從蘭凝霜身上搜到的墜子,越看越覺得詭異:那墜子散發出點點血光,手指輕輕一抹,便會輕輕顫動,確實可怕得很!

    大太太雖然還護著蘭凝霜,卻被三姨太三番五次攪擾的頭疼,越說越玄乎,倒是也有些信以為真。三太太自從覺得大太太也信了她,底氣愈加足了。

    她本是走江湖的戲子,所以對江湖上的裝神弄鬼還是知道一點的,忙忙的,托著消息靈通之人,把那江湖上的一般朋友都找了來,扮作道士,吹吹打打,前來降妖。

    捉妖需在晚上,且在滿月之夜,鬼魅妖狐無所遁形。

    一個胖大道士腆著肚子,舉著桃木劍,來到了一張法臺旁。向著老爺太太依次做了個躬,忙忙的開始作法。。

    眾人一看那道士打扮,卻是忍俊不禁:頭上戴著一頂灰色葛巾,露著一張紫紅面皮,臉兒圓的就像天上的滿月,下巴頦幾根白須窸窸窣窣,一雙小眼兒半瞇著,矮胖的身子罩著一件淺灰色道袍,外面一件金黃色八卦法衣卻把這圓滾滾的肚皮箍的緊緊,一手拿一個白云拂塵,一手搖著鈴,腳下云霞朱履,慢條斯理踱了出來。

    他的身邊有一個舉著桃劍的九 十歲道童,一般樂器吹打,桌上,滿是打鬼棒,香符,慢慢擺了一桌。他道士四下一望,按下手中搖鈴,半闔著眼,對著院落四面八方,念念有詞,手中鈴鐺應聲想成了一片。

    蘭凝霜被眾人駕著,坐在一張椅子上,五花大綁著,口里塞著布條,一雙綠眼睛里滿是恐懼。

    四下里都傳說,蘭姨娘被摳去的眼珠子失而復得,是狐大仙在作祟!(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