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 > 柔妃挾君闖天涯 > 第七十七章 將計就計
    第七十七章     將計就計

    小丫鬟把偶聽到的告訴了彩云,彩云轉告了蘭凝霜。

    蘭凝霜聽了,臉一沉,緩緩道:“云家好歹是大戶人家,這點銀子都扣下,也未免太促狹了!”

    彩云接口道:“誰說不是啊!一樣是姨娘,憑什么咱們就被她活活欺負,照奴婢看來,這克扣銀兩也非一兩日了,許是做慣了才這么膽大,大太太還沒死,就做出這種事來!”

    這一句話倒是提醒了蘭凝霜,蘭凝霜雖是善人,但是一想到要治好病,也變得現實起來,緩緩道:“不如,咱們把這事偷偷捅給大奶奶去,看她三姨娘怎么收場!”

    “對!對!且要把舊衣服的事都算上!”彩云還念念不忘。

    主仆兩個商量定了,也就將計就計。

    掌燈時分,大奶奶身子好些了,就邀各房去她屋里用膳。

    大奶奶,二奶奶,三奶奶一桌,四奶奶,五奶奶,六奶奶,七奶奶一桌,各位娘子哥兒一桌,大伙兒齊齊坐著吃著飯。

    吃飯畢了,大奶奶留各房喝茶,眼見得八姨娘面黃肌瘦的,像是沒睡醒似得病怏怏。

    大奶奶開口道:“八姨娘,你這是怎么了,無精打采的!”

    蘭凝霜不語,瞟了一眼,彩云眼神接著,開口道:“回大奶奶話,也不知怎的,最近的月例總是短少,我們做下人的也不能虧待主子,想著法兒給姨娘貼補伙食,姨娘身子骨衰弱,受不得丁點風寒,只是這例錢卻發的有點少了……”

    暖云的聲音低低的,一字一句清晰的很。蘭凝霜偷偷抬眼向青夫人瞟著,只見的青夫人臉皮兒漸漸有些泛紅。

    大奶奶心知肚明,早就風聞三姨太當家克扣的厲害,卻沒想,連個病的姨太太的錢也要克扣,老爺臨出門再三囑咐:蘭姨娘的錢少不得,她是病人,且她身子骨硬朗還得仰她作畫,撐起門庭。大太太雖則哀嘆:云家到底是要敗了,都靠著姨娘貼補家用。

    老爺常說:八姨娘這個寶萬萬放不得,聽說的,早先作校書那會兒流出去的畫兒,市面上已出黃金十萬兩,現如今,這個金菩薩被他尋了去,自然是要錦衣玉食供著。

    彩云知道這個道理,冷笑著,自然把自己的身份也抬高了一分。

    大奶奶眉頭一皺,尋思著三姨娘真不會看顏色,如今八房可是生財的金主,連老爺也不敢隨便造次,只是一味的依著她,也不侍寢,身邊的彩云自然的也不敢怠慢。早先的,看見彩云水靈,老爺便動了通房的念頭,卻誰知被蘭姨娘一口拒絕。老爺都拿她沒法,何況是老三?

    大太太冷笑著:這老三也真不客氣,真以為自己會被扶正?也不看看如今的形式,連她大太太都要對這位姨娘禮讓三分!

    大太太尋思著,緩緩說道:“三妹妹,這就是你的不是了,雖則我的身子確實不怎么的,且是云府光景也比往年差了,但是各房的例銀總還拿得出的,我知你不愿鋪張,可也得顧著云府的臉面,這事若被那些嘴碎的丫鬟婆子知道了去,背后的不知怎么云家,都說小人之口最難堵,若是傳出去,說云府連姨娘例銀都扣,不是自打嘴巴,被外頭人曉得云府沒幾年好光景了么?我還聽說,你把你的舊衣服都打包送到八姨娘那里,可有這事不曾?”

    青夫人本就被大太太一席話說的臉紅,那最末一句話更像是扇她嘴巴,羞得她頭低的都快碰到胸前,也不敢說一句話。

    大太太嘆一口氣,緩緩道:“都是做姨娘的,一樣的為何互相糟踐,你是欺你八妹妹心善,才有恃無恐,這事兒鑰匙傳出去,被人家知道我們云府的姨娘如此不明事理,大門大戶的的臉都給你丟盡了!”

    大太太語調雖是和緩,卻是句句厲害,刺得青夫人心驚肉跳的。

    早先的,彩云這丫頭就長向大太太身邊的弄月嘀咕,說起三太太有意拿舊衣服欺負他們主子,弄月是個心細之人,知道事情不會空穴來風,三太太把持家政也非時日,閑言碎語卻是年年多了起來,那五姨娘,六姨娘都是老好人,敢怒不敢言的。

    蘭凝霜看著青夫人面紅耳赤的樣子,心里微微有些抒懷,而那彩云,恨不得大笑起來,只是礙著大太太在場,不好亂了規矩。

    大太太這樣說著,倒是向著蘭凝霜微微點頭。蘭凝霜心靜,為人知書達理,雖則出 雖則出身有些不好,但好歹也是才藝持家,倒是在一般姨太太氣質風韻卓爾不群。

    大太太原先也是書香門第出來,就是老太爺一句閑話,把她配了云滄海這個響馬,心里一直氣悶,好歹的,云滄海財運日盛,也學那文人雅士舞文弄墨,倒是寬心不少,想著姨太太一個個進門,卻都粗鄙不堪,不是戲子就是丫頭,惡俗得很!

    三姨太是戲子出身,自然那逢場作戲,手到擒來。這些姨娘里,大太太最看不上三姨太,嫌她最會鉆天動地;二太太是大太太身邊貼身丫鬟扶正坐了姨娘,是個老實巴交的人,四太太為人死板膽小,五太太是個草包,六太太信佛,七太太是個蕩貨,也不知哪里倒貼上的,狗皮膏藥甩也甩不掉,倒是和老三沆瀣一氣,交情甚好。大奶奶早把老七看作是三兒那邊的人。倒是這八姨太,文文靜靜的,整個人兒透著股書卷氣,倒令大奶奶刮目相看。

    大奶奶倒想著拉攏蘭凝霜,也好和三姨太別苗頭。實則她的身子日漸差了,這么一份家業若是落到個戲子手里,說出去會被街坊譏誚她們云家沒人,所以啊,她想暗中把蘭凝霜培養成自己的人,到時候,自己兩腿兒一瞪,云家也有救了!

    這顆搖錢樹得整自己屋里,趁著老三和八姨太有過節,先下手為強!

    大太太這樣想著,也就顧不得三姨娘的臉面了,眼睛一抬,冷冷道:“老三你做錯了事,本該罰你,看在你治家勤謹的份上就不和你計較了,以后辦事勿忘仔細,若是再有什么貓兒狗兒的傳入我的耳里,小心我揭你的皮!”大太太話一點也不客氣,句句狠戾。

    蘭凝霜耳朵卻把這些話記得清清楚楚,等到那三姨太被打發走了,想著目地達到,也就要起身了。

    向著大太太道了個萬福,正要起身,卻被大太太一把拉住,只覺得手上一陣暖,像是捧了個暖爐子。

    大太太語調緩緩:“看你一張小臉凍得都快成梨花白了,這大冷寒天的也不穿上狐襖子,身子金貴,就別瞎跑了,往后我這里,天冷天熱的,沒事也就別來請安了,還是身子骨要緊,我聽說,昨個兒老爺請來的名醫今天要給你治眼睛,好生歇著去吧!”

    蘭凝霜起身告辭,看著八姨太背影,大太太緩緩道:“這倒是個不多話的好脾氣!”

    邊上的李媽媽聽見了,接茬道:“只是不知會不會和那戲子結梁子!”

    大太太嘴角露出一絲詭笑,幽幽道:“她們斗得越兇對我們越有利不是么?”

    蘭凝霜回去的時候,在路上碰到了七太太。七太太穿著一身水紅色的衣裳圍著雪白的狐圍脖笑瞇瞇的向她走來。她的身邊立著一個叫杏兒的丫鬟。

    這個棒槌,一定是老三叫她來試探自己的底細的!蘭凝霜這樣想著,只見的七太太一見到她一張瓜子臉立馬開出一朵花來。

    “蘭姐姐,這么冷的天打哪里來?”七太太嘴上雖說著,一雙眼睛卻向蘭凝霜手里瞟著。

    蘭凝霜微微一笑,把大太太送的手爐遞給彩云,緩緩道:“剛給夫人請過安,繡云坊的裁縫師傅一會來了,正要回去!”

    一句話不咸不淡,卻是刺得七太太好不舒服。宅子里誰都知道,七太太的衣裳全是半新不舊,統共一件新的還是三姨娘穿不上送給她的,在這宅子里,就屬老七混的最慘淡,老七也不是蠢笨的人,知道老爺不是是一時興起才寵幸了她,況且,自那以后,再無侍寢之事,她也被冷落一邊,成了活寡。在這大宅院若是想生存下去,像她這般來歷不明的女人,本就惹人議論紛紛,所以,老七還算聰明,看準了時勢,攀附了三姨太。

    本來的,以為蘭凝霜性子素柔,一定是枚軟柿子,可以調笑一番,卻沒想反倒受此一場奚落,作為三姨太的馬前卒,七太太感到倍受打擊。

    撅著嘴,七姨太挑了挑眉,甩動了手中水紅色的灑金帕子,微微道了聲:“妹妹,沒什么事,姐姐先走了!”說罷,頭一扭,和那杏兒主仆兩個蹬蹬的走了開去。

    彩云見那背影走遠,狠狠罵道:“騷狐貍,別以為仗著三姨娘就猖狂!”

    蘭凝霜卻一把拉住她說:“得饒人處且饒人,且我們這里也非久居,犯不著結下梁子!”

    “姨娘,您雖說的正理,只怕那三姨娘已把您看做眼中釘啰!”彩云一番話說的透里。

    蘭凝霜默默低下頭,彩云攙著,慢慢走著,主仆兩個各懷心事,都悶悶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