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 > 柔妃挾君闖天涯 > 第七十六章 虛情假意
    第七十六章   虛情假意

    黑嘯天也不躲避,那黑煞殺氣騰騰沖了過來只一掌便被擊斃,灰飛煙滅。彩云符咒得除,黑嘯天便細細問起事情前因后果,才知蘭凝霜去了亂墳崗,大叫一聲:“不好!”忙喊上冷千山一同前往。

    兄弟兩個一同來到郊外,四下白茫茫一片大雪,哪還有蘭凝霜的影子,雪地上連馬蹄子痕跡都無,不知怎樣尋找。

    正當兩人愁眉無措之時,只見的幾個采藥人說說笑笑路過,其中一個老漢道:“這大雪天的,人參卻是難找!”青年道:“爹爹,要不是周掌柜開出天價,怕是也沒有人接這個活,聽說這人參可是云城主急要的,到底怎么回事呢?”

    老人捋須一笑,緩緩道:“犬兒有所不知,那云城主寵愛多時卻不辭而別的八姨太又找到了!只是,眼珠子沒了,成了廢人!”老漢說罷,嘆了口氣。

    青年道:“我聽說這八姨娘可是校書出身,是也不是?”

    老漢點點頭道:“就是那位,千金賣畫的,老漢想著云城主這么精明的人,又得了八姨太,怕是又要發一筆橫財!”

    青年道:“爹爹,他不會借著校書娘子賣畫盈利吧!”

    老漢道:“你以為呢?他恰恰是這么做的,他的幾房姨太太個個有本事,現在那個最有本事的八姨太又被他找到,爹爹聽說,云城主這些時日不好過,他又愛花酒嫖賭,勾欄里賒欠下不少銀子,聽說東門外當鋪子也曾出現他的人馬在晃悠,可見城里傳的云家怕是要敗了!”

    “也是!”那青年勾勾嘴,一副不屑的樣子:“本就是強盜土匪出身,也好不到哪里去,爹爹一席話說的通透!”

    老漢道:“犬兒,今日我對你所說之話,萬萬不可告與別人!”老漢一再叮囑。

    青年點頭稱是。

    不料的,這一席話卻被空氣中兩個人影捕捉的一清二楚。

    等那老漢走了,兩兄弟才顯形。

    冷千山眉頭微皺,緩緩道:“大哥,剛才那父子兩一席話說的可是真的?”

    黑嘯天略一沉吟道:“怕是真的,我聽說這方圓幾千里地界全是云滄海的,那魅兒把凝霜引到這里,保不準凝霜被云滄海帶走了!”

    兄弟兩個不在說話,只是悶悶的走著。

    忽然的,像是想起什么似得,黑嘯天開口道:“為兄的有個主意,倒是可以搭救霜兒逃離虎口!”

    冷千山喜出望外:“什么辦法?”

    黑嘯天附耳,把那計劃細細說了,末了添了一句:“只是不知彩云這丫頭什么想法?”

    冷千山一拍胸脯篤定道:“放心,彩云那里我去疏通!”

    兄弟兩個自此商定,兵分兩路行事。

    半月后,八姨太漸漸好了,雖則眼睛看不見了,其他的倒是好轉不少。這日,倚在酸枝木圈椅里正喝著茶。忽然聽得丫鬟稟告:“啟稟八姨娘,新來的丫頭彩云給您請安!”

    “進來吧!”蘭凝霜一聽到這名字,倒有些耳熟。

    來人走到近前,福了一福,開口道:“奴婢彩云給八姨娘請安了!”

    蘭凝霜眼睛雖盲,耳朵卻尖利起來,聽那聲音卻是彩云無疑,心下盤桓:這丫頭是怎么找到她的?

    彩云伶俐,進府之前,早把云府上下細細梳理一便,知道跟著八姨娘恰是萬萬不會吃虧的!那大奶奶是個癆病鬼,快要見閻王了,二奶奶,四奶奶膽小如鼠,一味掐附著大奶奶,五奶奶是個草包,任誰撩撥都會起火,六奶奶更不中用,整日吃齋,七奶奶,水性楊花丑事多。家里明事體的,只有三奶奶了。

    只是不知這瞎了眼的蘭主子斗得斗不過?

   &nbs sp; 這么想著,三奶奶青夫人倒是過來了。

    今日里,青夫人梳了個墮馬髻,耳間一對東海珍珠,穿了蔥綠色小襖,底下一條蔥綠色襦裙分外嬌俏。

    青夫人一道,忙忙的吩咐跟隨的丫鬟:“快把給八姨娘的物件搬出來!”

    幾個丫鬟忙忙的出去,抬了幾口樟木箱子進來,興師動眾的樣子倒像是新媳婦抬嫁妝。

    彩云撇撇嘴,不置可否。

    青夫人叫丫鬟把箱子悉數打開,彩云一看,全是些半新不舊的襖子襦裙,式樣都已陳舊,看樣子壓箱底好多年了。

    青夫人微微一笑:“妹妹剛進府,也沒來得及添置幾件新衣,姐姐這里衣服倒是有許多,如不嫌棄,且請收下,也是姐姐一份心意!”

    蘭凝霜是個老實人,哪知道其中的曲折暗含著諷刺,彩云卻是個厲害人,聽出了青夫人是故意拿舊衣服奚落她們。

    彩云眉一掃,俯身淡淡道:“多謝青姨娘好意,我聽大奶奶說正要給我家姨娘去繡云坊請師傅現做那,雖則大奶奶身子違和,倒是也很關心我們家姨娘的!”

    彩云這一席話,說的青夫人啞口無言:畢竟大奶奶還沒死,她就想著扶正,也太心急了!

    青夫人離去的時候,似乎話中有話:“八姨娘的丫鬟牙尖嘴利,倒是個伶俐人!”

    而那些舊衣服,凝霜雖然收著,彩云卻拿起剪子就要剪了。

    倒是幾個小丫鬟攔住,卻沒剪碎。蘭凝霜淡淡道:“今日之事,我知彩云你為我出頭,有勞了!”

    彩云嘟著嘴,心里還有氣:“大家不是一樣都是姨娘么,憑什么咱們就得撿她三姨娘的舊衣服穿?”

    蘭凝霜在宮里什么都見過,微微一笑道:“須知吃虧是福!你不是回敬她大奶奶差人給我做新衣么,也把她蟄了一蜇!”

    “她活該!”彩云叉著腰,恨恨道:“不過是個姨娘,大奶奶身子不好,才交給她打理內院,她真以為自己是正室,還蹬鼻子上臉起來,我呸!”彩云沒好氣。

    蘭凝霜雖然眼盲,心卻澄亮,知道彩云雖則勢利,但是還是講點義氣,不然也不會來到她身邊。早先的,聽小豆子說起,三姨娘一進門就打聽蘭姨娘新買的丫鬟是誰,只聽說卻是黑府趕出來的,不知什么原因,人卻極好,又爽利又精明,青夫人便有讓老爺買下的心安在身邊,卻誰知老爺說以前跟慣八姨娘的,還是回她身邊服侍的好,倒是老人來的妥帖,青夫人也不好說什么,彩云也就來到身邊。

    現在,他們主仆只得一條心了。雖則,這地兒蘭凝霜一天也呆不下去,她在想著小霜兒生死未卜的,心里悶悶地。只是,彩云的意思是讓她安心的呆在云府,先把眼睛治好,再做打算!

    “眼睛還治的好吧!”蘭凝霜苦笑著對著窗外搖了搖頭。眼前一片漆黑,那里瞧得見窗外的落雪。

    “姨娘,您別急啊,日子還長著那!”彩云倒是會安慰人。

    “咱們現在先把根基扎牢了,再一個個慢慢解決!”彩云的嘴角勾了勾,眼里露出一抹狠戾。

    青夫人這日回去,有些發悶,本想著奚落一番那瞎子,卻沒想反倒被將了一軍,倒有些無言以對,思前想后,這口氣很是咽不下,眼珠子咕嚕一轉,想從例銀上打主意。

    忙忙的叫來心腹雀兒,叫拿來八姨娘的賬本,核對著:“去吩咐管例錢的張媽媽,把八房的例銀削去一半!”

    雀兒領命去了,那張媽媽是雀兒的干娘,受過青夫人不少好處,聽了干女兒的吩咐,二話不說的,扣了一半的例銀。兩個人做事鬼鬼祟祟的,生怕別人瞧見,卻不想,這大宅院里耳目眾多,卻被一個丫鬟偷偷撞破了。

    那丫鬟正好出恭,偶然聽得賬房里密語,雖聽不清晰,但是卻聽到八姨娘這個詞,心下一驚,忙忙的跑去了南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