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 > 柔妃挾君闖天涯 > 第七十三章 波斯貢品
    蘭凝霜整日悶悶不樂的,令黑嘯天很是心焦。

    趕巧的,波斯國的四大力士群聚中原,向著整個中原武林發起挑戰,卻被黑嘯天一人全數擊敗,轟動了朝廷。

    陸震威放了紅榜,封了武狀元,賜一品帶刀行走,即刻便要進宮述職,黑嘯天恐又見到紅若云多糾葛,委婉拒絕了。

    陸震威很是無奈,且把波斯國進貢的珍寶悉數賜予了黑嘯天。黑嘯天本要拒絕,但一想人民苦楚,收下后,布施于民,為皇帝積下千秋善名。

    那賜予的珍寶中,還有十二位波斯美女。其中的十一位,黑嘯天已經把她們送回了家鄉,只有一位,似乎是個啞女,一味的嚶嚶哭泣,無從審問,只得暫且留下。

    云華國日益興隆,版圖已擴大到中原以外,蠻夷紛紛歸順。雖則連天大雪還不間斷,但是明君順民,一派祥和。

    連連三日,把那寶貨珍玩悉數捐出,口袋里卻還落下一枚,黑嘯天見是個戒子玲瓏可愛,正想捎給蘭凝霜讓她開懷,也就存了一點私心,放在了懷中。

    門吱呀一聲徐徐開啟。

    羅幕低垂,正是午睡時分。黑嘯天不便打擾,放下戒子匆匆離去。

    蘭凝霜醒來,發現小桌上有一物散發著幽暗的光澤,很是驚異,走近一看,是只戒子。輕輕拿起,只見一邊的丫鬟上前稟告:“這是盟主老爺送與夫人的!”

    蘭凝霜不語,只是小心的撫了撫戒子,纖細的手指在光滑的黑色寶石上輕輕一觸,一朵黑云緩緩升起。

    怕是有妖怪?蘭凝霜心里倒是不驚,只怕那小丫鬟不懂事亂說出去,豈不敗露她和丈夫的行蹤,焦急的四下打量:只見那丫鬟早被這黑煙迷倒,倒在地上一動不動。

    蘭凝霜輕輕舒了口氣,一雙眼眸直直盯向那團黑云。

    那黑云里果然有蹊蹺:只見的露出一張猙獰可怖的臉,血紅大口,三排利齒犬牙交錯,上半身是人,下半身卻是一陣煙霧繚繞。

    這是風妖!蘭凝霜心頭一涼:驅使的動風妖的只有那個女人!

    那風妖哈哈大笑,狂妄道:“墨蘭仙子,沒想到最后結果你性命的竟然是我,真是三生有幸!”一雙黑色鷹爪從云霧里迅速伸出。

    蘭凝霜連連后退,那風妖一點點顯露原形,旋轉著刮起黑風,向著蘭凝霜沖了過來。

    蘭凝霜退無可退,脊梁骨已然貼著冰涼的墻面。那風妖伸著舌頭,獰笑著,步步逼近。

    忽然的,幾道金光瞬間從風妖身體里爆裂,那妖怪臉上笑容瞬間僵住,眼睛轉了半圈,低下頭,只見他身上裂開了無數道金光,“嘭”碎裂成一陣齏粉。

    一面照妖鏡緩緩從天上飄落,照出一張孩童的臉,漸漸地落在地上。

    蘭凝霜眼睛睜得大大的:只見那鏡子射出道道金光,漸漸的走出一個小孩子。

    一個清秀的男娃兒瞬間出現在蘭凝霜眼前。

    “你是……天兒!”蘭凝霜一眼就看出這孩子眉目與南華極其神似。

    “小侄拜見姑姑!”天兒緩緩下拜,儒雅風范依稀勝過當年南華。

    “快起來!孩子!今日你怎么有空來看姑姑!”蘭凝霜苦笑了一下,眼里卻是萬分慈愛。要知道風翩翩管教兒子可是很嚴厲的!

    雖然他們還是敵對的關系,但是私底下南華早就和黑嘯天冰釋前嫌,甚至有意結下娃娃親,不過這事體可要瞞著家里那位河東獅!

    現在的局面很是微妙:戰斗進行到此,似乎只是風翩翩一人的黔驢技窮,玉帝早就看穿了,他曾派太白金星捎了不少禮物送給重孫女,而在天上,一場關于爭奪未來的九天玄女的戰斗正在打響。

    上界,各路諸仙,凡是修為武功上乘,莫不都想收小霜兒為徒,而下界,一場爭奪未來兒媳的戰役也在暗中進行。

    陸震威早就放出話來:這女娃兒他們皇家是要定了,雖說兒子比她還小1歲,又有啥關系呢?想著未來兒媳婦是玄女轉世,日德之神,不免的心里樂滋滋的。

  &    而一邊,天兒早就將這個妹妹守護的嚴嚴實實,他的小心一點,要知道飛天鼠小金光會把她偷走。

    小金光是冷月和白千雪的兒子,從小繼承了母親的狡黠,父親的智慧,上天入地無所不能,最喜歡霜兒妹妹。

    而這些都是后話,要到番外才會出現。

    蘭凝霜看了一眼天兒,瞬間明白了,這孩子,把小霜兒保護的很好。

    “謝謝你,天兒!”蘭凝霜微微一笑。

    天兒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忽然想是想起了什么,紅著臉緩緩道:“有一件事,要提醒姑姑,近幾日,會有許多女子作為貢禮,獻給姑父……”

    “嗯……”蘭凝霜習以為常了,不是前幾日萬歲爺剛賞了黑嘯天一批波斯美女,卻只留下個可憐姑娘。

    這事情大伙都傳為美談了!

    這小鬼到底要說什么。

    “里面有壞人,姑姑要小心吶!”孩子最后一句話說的莫名其妙。

    緩緩地,天兒起身,正要走,卻被蘭凝霜一把拉住,道:“賢侄,你還未告訴姑母,霜兒在哪里?”

    天兒微微一笑,向著空中畫了一個金色圓圈,蘭凝霜一看恍然大悟,這孩子太聰明了。

    “你是說那霜兒在……”蘭凝霜話說到一半不在說了下去。

    天際不可泄露!這一大一小會意的點了點頭。

    住在碧云軒的美女金發碧眼,一身妖嬈裝扮傾倒眾生,只可惜是個啞巴。

    黑嘯天不過是可憐她一個孤女流浪異國,才把她接入府衙,而此事,是經過蘭凝霜同意的。蘭凝霜現在地位今非昔比,已然是正宮夫人,雖則,黑嘯天時不時要刺激她一下,弄幾個美女在她周圍晃蕩,她知道那些不過浮云而已。

    只是,那孤女一住進紫霄閣邊上的幽海小筑,這府里便謠言四起。

    有幾個丫鬟疑神疑鬼在后花園里看到那孤女一個人在唱歌大為驚奇:啞巴怎么能開口呢?還有人看到那孤女半夜偷偷溜出府衙,出去的方向竟然是西郊,要知道那里可是亂墳崗啊!重重不祥的傳說纏繞在那孤女身上,把她的身世搞得撲朔迷離。

    不過,有一點卻是令蘭凝霜百思不得其解:自從那波斯孤女進宮,黑嘯天的神態卻越加不好起來,眼圈兒漸漸泛著烏色,走神的時間越加多了,也不愛搭理人了,只是一味的想著快快結束事務,回到他的紫霄閣里去。

    府里漸漸傳出黑嘯天要把孤女立為如夫人,且賜名魅兒!

    現在,幾個慣于見風使舵,看眼色的,早就身在曹營心在漢的忙忙攀了高枝。

    裁縫鋪里上好的綾羅綢緞,各色花型一卷卷的送入幽云小筑,各色花樣首飾珠寶,胭脂水粉,上好的悉數送入。

    新請的八名仆人,恭候著如夫人。

    都說妻不如妾!這蘭凝霜卻是體會的周到!小霜兒還未找到,這邊的父親卻又做了新官人,從來只見新人笑,哪管眼前舊人哭!

    合巹酒對坐而飲,一對龍鳳大花燭,映出一對璧人!黑嘯天眼見著魅兒媚眼如絲,秋波婉轉,輕輕攏上,一床鴛鴦被蓋了,直到天明。

    入夜的,窗戶紙漏盡一絲絲青色的煙霧,魅兒起身,鬼影兒一般貼入墻壁,那煙霧輕輕鉆入黑嘯天鼻中。

    這幾日,冷千山心里很是不爽,好歹他把蘭凝霜拱手讓給了黑嘯天,卻沒想到黑嘯天狼性狗肺,真的取了小妾。

    心里的怒火蹭蹭的上。

    而那云滄海不知從哪里聽到了黑嘯天娶妾的事,忙忙的派人去黑府瞧這動靜。

    他到底還是對那蘭凝霜死不了心。

    現在,蘭凝霜生命中的三個男人又糾結在一起。

    于此同時,彩云心里老大不痛快,冷千山已經好久不來看她了,都怪那蘭凝霜,心里火兒突突直冒,沒成想,門吱呀一聲開了。

    門口立著個人,卻是……(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