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 > 柔妃挾君闖天涯 > 第七十一章 螳螂在后
    第七十一章   螳螂在后

    小霜兒已經失去蹤影三天了。

    早先的,劉媽媽噓寒問暖的請了安,就抱著小霜兒在花園子里玩,半晌的,說是被一個鬼影兒嚇了魂,硬生生倒在地上,手里抱著的女娃突然不翼而飛了。

    這可急壞了蘭凝霜。小霜兒是她的命根子,如今卻丟了,如同天塌下一角,一來二去,痰涌咳嗽,又泛起病來。

    黑嘯天雖是勤謹請了名醫調制,卻都是無果而返,眼看著病一點點加重起來,卻是束手無策。

    一日,冷千山急急來尋,卻是使了個眼色,讓黑嘯天屏退左右,才開口道:“為兄打聽到,那日小霜兒被劫卻是白天,白天哪來的鬼?”

    冷千山的話倒是提醒了黑嘯天,這莫不是有人裝神弄鬼,故意陷害蘭凝霜。這么想著,臉一沉,冷冷道:“是誰這么膽大包天!”握緊的拳頭在桌子上輕輕擂著。

    “目前還未得知!”冷千山緩緩道:“當家的,凡事都要小心,我就怕……”說罷伸出一指指了指天。目光向著黑嘯天瞟了一瞟。

    黑嘯天一凜,臉色發灰。

    夕陽下,一個黑影兒鬼鬼祟祟隱入一間屋子,屋子里頭一位青衣女子緩緩而立。

    “事情辦得怎么樣了?”青衣女子背著身子,口氣很是冰冷。

    “小東西在這兒!”黑影兒托著手里的籃子緩緩呈上。

    青衣女子慢慢回頭,露出一張冷艷的臉,芊芊玉指冰涼,伸進那搖籃里,1歲的女娃睡的正香,臉兒紅撲撲的。

    “小妖精,咱們又見面了!”看著懷里的女娃,青衣女子的臉上綻出陰騭的笑意。

    “上仙,事情我已照您吩咐辦妥了,那賞錢……”黑影兒腆著臉,傻笑著.

    “報酬么,這就給你……”風仙眼里露出一絲陰狠,反手向著黑影兒就是一掌。

    “哎呦……”一道黑煙從窗縫里溢了出去溜得飛快。

    “兔崽子,跑的還挺快!”風仙的嘴角抽搐著,緩緩叫了一聲:“天兒!”一個三歲左右的男孩虎頭虎腦跑了出來。

    “母親,您叫我!”孩子一襲白袍彬彬有禮,眉目間有幾分南華的影子。

    “你把妹妹抱到屋里!沒有我的吩咐,不許離開,知道么!”風翩翩的聲音冷冷的。

    “知道了,娘!”天兒油嘴滑舌的笑了笑,抱起女娃進了屋。女娃眉心一點朱砂痣,煞是好看,天兒看著不覺出了神,想著,以后做他媳婦該多好!

    后花園里, 一白一翠兩個身影分外焦急。

    本來的,那計劃萬無一失,白蜓先是買通了劉媽媽,讓她趁著孩子午睡偷偷的抱到琉璃軒來,卻不想棋差一招,半路殺出個程咬金,硬生生把孩子截了去,現如今計劃落空,反倒擔心起劉媽媽會不會把謀殺女嬰的事說出來。

    “當務之急,不如……”青蟬眼底略過一絲陰狠,做了個切的姿勢。

    “我說妹妹,不到萬不得已,可別……”白蜓到底是文人做派,動刀子的事下不了手。

    “我說姐姐,事到如今,那劉媽如果醒來,供出我兩,如何辦呢?”青蟬的臉上滿是焦急。

    “你怕什么?”白蜓冷冷一笑,勾唇道:“你不是說……”說罷做了個”切”的姿勢.

    青蟬一見白蜓也同意自己的方案,大喜道:”這么說,姐姐是答應了么?事不宜遲,我明晚動手!”< 手!”

    “哎,不如就挑在今天,速速解決,免得夜長夢多!”白蜓的眼里陰狠畢現.

    “到底還是姐姐高見!”青蟬恭維著,揮揮手:“小妹,這就吩咐手下打點起來!”

    看著青蟬離去,白蜓眼里閃過一絲陰狠,要不是看在這女人還有點用處,她早就把青蟬除去了!

    劉媽媽是老人家,雖然病著,卻有起夜的習慣,蘭凝霜憐她年紀大了,派了個小丫鬟月兒跟著,幫扶著她的飲食起居。

    也是巧合,這一夜,小丫頭不知怎的睡得特別死,劉媽媽左右喚不動她,沒奈何,只得自己支撐著去了茅房。

    茅房卻在黑漆漆的耳房一角,窗戶破了,冷風倒灌,劉媽媽磨磨蹭蹭的提著褲子,穿戴好了,忽然眼前略過一道銀光,以為眼花,剛想開口:“什么人?”

    只覺喉頭一熱,抬手一摸,手上沾了些溫熱滑膩的東西,發出陣陣腥味。不過一瞬的事,殺手的刀插入劍鞘,向著窗外一躍,融入沉沉夜色。

    不出一刻,一條人影翩然而入,剛想舉刀,卻被一記悶棍揍暈。慢慢的,黑暗里探出一張年輕的臉,正是那月兒。

    月兒的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嘴里卻不住聲的喊著:“殺人啦!殺人啦!”霎時整個宅子,鬧騰起來!

    聚賢堂里,一片肅殺。

    盟主黑著臉端坐正中,青松派的和白云派的掌門立在兩旁。兩個人不約而同的對望了一眼,心里抖抖索索,向著盟主拜了下去。

    他們聽說兩個女子今日要被問斬,慌得來向黑嘯天求情。

    “啟稟盟主,小的自知疏于*,才會讓那兩女犯下如此罪孽,今日之事,還望盟主開恩,憐她們孤苦無依,到底初犯高抬貴手吧!”白云派掌門說的句句在理。

    “初犯?”黑嘯天慢慢站起身,嘴角勾起一抹陰騭,臉一沉,低吟道:“好一個初犯,若是人人都已初犯想推脫,這武林之上道義公理何在?”話鋒一轉,繼續道:“況且此二女心性狡獪,若留此人在身邊,定會禍亂整個武林,到時候流言四起,告密陷害之風不覺,須知,枕邊風吹得好日行千里扶搖直上,吹得不好,哼哼……”黑嘯天甩了甩手,背轉身,不再理會青白二位。

    兩位掌門面面相覷,不知該如何是好。半晌的,青松派開口道:“盟主此話確有道理,畢竟兩女犯錯在先,且是殺人大罪,理應正法!只是,未經審判,便要問斬,未免粗率!”青松摸著胡子戰戰兢兢把心里話說了出來。

    兩個老兒心思黑嘯天豈有不知:那白蜓青蟬早和兩位老兒結成父女,慰藉老年孤寂。他要殺他們女兒,做父親的自是不答應。若答應了不殺這對賤人,恐怕又對不起蘭凝霜倒是時時為難。

    揮一揮手,向著老兒皺了皺眉:“容我思考一番!”遣散了,回到紫霄殿。

    喚了蘭凝霜,把事情前因后果悉數說了一遍,末了加一句:“你看如何是好?”

    蘭凝霜柳眉微皺,緩緩道:“目下,妾身心心念念只掛念著小霜兒,我那苦命的娃兒不知道怎么的想娘親呢!”說罷,眼淚兒一滴滴落了下來。

    “看你,身子骨不見硬朗,這多憂的毛病也該改改了!”黑嘯天的話是在關心她么,她的腦子越加不清晰了。

    “嗯……”她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覺得男子的臉緩緩和她貼的很近,重濁的呼吸在耳畔響起。

    刺得心里癢癢的。她的臉火燒一般紅了。

    “霜兒,一切都會好的!”他把凝霜緩緩摟在懷里,窗外,一輪明月破空而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