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 > 柔妃挾君闖天涯 > 第六十五章 武林盟主
    蘭凝霜被那彩云催促著,匍匐著在地道里蜿蜒爬行,也不知爬了多久,忽然的彩云手一抬,一道白光直拉拉從頭頂刺入。彩云一個翻身攀上了洞口,彎下腰,手一拉,緊緊地把蘭凝霜拉離了洞口。

    一道黑布瞬間蒙住了蘭凝霜的眼睛,只聽的耳邊傳來一個男聲道:“就是她?”

    “就是她!”彩云的聲音很是干脆。

    模模糊糊的,蘭凝霜只聽的耳邊響起一個男聲道:“夫人這邊請!”緊接著像是有什么纖細的東西纏住手腕,輕輕的拉引著,耳邊似乎有水聲,只聽得那男聲喊了聲:“閉氣!”早有一塊灑了濃烈藥粉的帕子蒙了上來,蘭凝霜只覺得一陣眩暈,腳一軟,瞬間失去了知覺。

    蘭凝霜醒來的時候發現床邊背對站著的人影很是眼熟,剛想開口,卻見那人回轉身來,一雙紫眸里滿是森寒之氣。

    “嘯天!”蘭凝霜低低叫道,眼里露出絲絲喜悅。

    “蘭大嫂,我們又見面了!”黑嘯天邪魅的勾著嘴角,纖長的指尖劃過蘭凝霜的臉,忽然的,像是發現了什么怪異似得瞪大了眼。

    “你的臉……”他的目光停滯了,齊齊落在蘭凝霜半面的妖嬈之上。

    “好看么?”蘭凝霜像是懷春的姑娘,眼睛里閃爍著天真。

    “好看!”黑嘯天的話不知是假意還是真情。

    他找到蘭凝霜亦是偶然。天庭的追兵一刻不停瘋狂搜尋著,實則這幾年自從結識了金大海,他都在暗中培植著武林的勢力,卻想著再和天庭一搏。只是,自從金大海故去以后,接二連三的打擊,差點擊垮了他。特別是云天的慘死!一想到皇弟胸前那洞穿的傷口,死不瞑目,他的心里火燒般灼痛,就像死去的是自己的兒子般。

    父母之仇,兄弟之怨,家國淪陷之痛,統統郁結在胸,是誰逼得他猶如驚弓之鳥?雖然記憶還未恢復,但是那個女人,他很確信,就是那個伴他左右的女人!

    現在,他早已籠絡了武林的各大幫派,為他效命,還有那幫亂墳崗的生死弟兄!無數的魑魅魍魎!萬事俱備,只欠那一點東風!

    “蘭大嫂,我聽說你有一枚蘭花墜子,是也不是!”這秘密他到底還是知曉了。

    “是!”蘭凝霜的心里一緊,臉紅紅的,低下頭去,她怕他追問的眼神。

    “這墜子現在何處?”他果然步步緊逼。

    “這……”蘭凝霜欲說還休,心里七上八下,思忖道:若是被他知曉墜子早已不在身邊,他必定追問遺失在何處,如果不小心說漏了嘴,那他上門討要,豈不是要被他知道自己在青樓的……一想到自己不堪的過往,蘭凝霜急的小臉兒通紅。

    “蘭大嫂,你怎么了?”黑嘯天皺著眉,語氣有些關切。

    “沒怎么,許是累了!那墜子的事,奴家明日在向主上細細稟報!”蘭凝霜搪塞著,故意裝出一副力怯的模樣,緩緩道,“奴家有些疲累,可否……”話還未說完,一雙大手摟上了纖腰,淺淺的,一張唇瓣輕輕地覆了上去。蘭凝霜緊繃的身子,慢慢的松垂下來, 垂下來,眼簾兒輕輕合上。

    “蘭大嫂,你喜歡我對不對!”誘惑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半面的殘臉像有羽毛輕拂般刺癢。

    “哎!”她的回答一貫怯怯的。

    男人的臉漸漸地靠近蘭凝霜的脖頸一寸寸輕輕地啃噬著,蘭凝霜不敢動,她的纖腰緊緊被一只有力的臂膀所箍住,只一貼,貼上了黑嘯天修長的身子。

    淡淡蘭花香彌漫,雪色的帳幔合攏,帳中兩具人影兒糾纏。

    那種香味似曾相識,卻又記不起來在哪里聞過?根植于記憶中某個點漸漸開啟,似乎越來越清晰!蘭凝霜的耳畔是男人的粗重的喘息聲,如此熟悉,讓人忍不住流淚!

    雖然,黑嘯天不認得她!把她當做陌生的女人!一切似乎重新開始!

    “那就重新開始吧!”她緩緩閉上了眼,一滴滴清淚從臉龐劃過,覆在身上的男人這身子如此熟悉,可靈魂卻是陌生的!

    她的腦中反復出現那句話:“今生今世,不管是仙是魔,只要有你的地方,就會有我,無論是誰,休想把我們分開,這輩子我們就此羈絆在一起,生生世世。”她的眼緩緩閉了上來,口中喃喃自語道:“臣妾會陪著太子,直到臣妾死去!不管你是不是太子,我只是愛你!”

    從此以后,她有了新的身份,蘭凝霜成了武林盟主黑嘯天的女人。她以新的身份再次陪在了他的身邊。

    “做我黑嘯天的女人!是要乖乖聽話的!”他還是一如既往的流露出一絲霸氣。她不語,只要讓她陪在身邊,她已足夠!

    黑道的吞并勢如水火。只剩下浮云城還為攻克。據說那浮云城主妻妾成群,卻是個狠角色,近日的,卻添了個女嬰,倒是大半酒席,廣邀天下英雄豪杰。

    都說養兒為大,卻偏偏這云城主把個女嬰奉若明珠,大辦宴席。有去參加宴席回來的說起,云城主的福氣真好!那閨女生的白嫩柔美,長大一定是個美人痞子,特別是眉心一顆紅痣,宛若心血一滴凝結,聽說是天生就有。那云城主雖說妻妾成群,卻是無出,大房至今未得一兒半女,現如今得了這么個寶貝女兒,竟然有些好事之徒,急急地來攀起了娃娃親。

    黑嘯天早知此事,江湖傳言,云城主似乎是借這次宴會,籠絡人心,想著法兒和黑嘯天對著干!且有消息傳出,云城主近日來得了不少好處,有人曾見那些退隱江湖多年的武功名宿在他家川流不息。

    這是要拆他黑嘯天的根腳!黑嘯天想著,決定去會一會!

    浮云城中最大的飯館,樓上樓下悉數被包了圓。鮮紅的綢緞四處飄揚,映襯著白雪皚皚。小霜兒一副白白凈凈模樣端坐在一張小凳兒上,一旁的奶娘殷勤的為她吃著食物。

    云滄海舉起杯,臉上兩朵酡紅,緩緩道:“今日是小女周歲生日!在下不才,能有幸請的江湖上朋友前來,云某真真三生有幸,一杯薄酒,不成敬意,云某先干為敬!”說罷,舉杯一仰頭,一氣喝干。

    眾人叫一聲好,正欲勸酒,卻聽得四下里一陣哭泣。忙忙的抬眼四下梭巡,卻見一藍衣女子蒙著臉,跌倒在門口。(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