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 > 柔妃挾君闖天涯 > 第六十一章 阿鼻地獄
    搖著蒲扇的正是活佛濟公。

    道濟嬉笑著一步跳到蘭凝霜面前,舉起扇子,施禮道:“阿彌陀佛,蘭仙這是前往何處?”

    蘭凝霜見是活佛,上前施禮,便把前因后果一并細細說來,道濟笑道:“仙子即有此等善根卻是極好的,請隨和尚我一同前往!”說罷,蒲扇一搖,蘭凝霜只覺身輕如燕,腳下踏一朵蓮花,飄飄蕩蕩隨著濟公前往幽冥。

    眼見得前方一座大山陰森陡峭,怪石嶙峋,石壁上書“心頭山”三字,金輝射目!

    活佛道:“此山名為“心頭山”,往山盤旋而上卻是“天堂門”,你看,山上有一崖洞,卻是“地洞獄。”

    蘭凝霜睜眼細看,只見陡峭崖壁卻有個黑洞深不見底,輕輕靠近,陰風凄凄,毛骨悚然。活佛道:“古圣曰:心可以做天堂,心可以做地獄。全憑一念之差。”話還未完,只見無數鬼卒拖拽著一個個鬼魂向著洞口狠狠推下,那些鬼魂接踵摩肩,擠擠挨挨,趴在洞眼不肯入洞,鬼卒一聲鞭響,撲簌簌撂倒一眾鬼魂,七零八落的墜落入地洞之中,瞬間被黑暗吞沒。

    “敢問活佛,這些魂魄生前所犯何事?且要受如此刑罰?”凝霜看的毛骨悚然。

    “暗作胡為,收受賄賂,欺上罔下!”道濟的臉忽然變得很是嚴肅。

    那里,似乎有一個身影很是熟悉,蘭凝霜細看卻是清風縣的大老爺張清風。只見張老爺蓬頭散發,烏紗帽歪戴著,一雙賊眼骨溜溜,想方設法的攀著人群往洞口爬,他的懷里揣著一錠大金元寶,知縣的官服上全是斑斑血跡。

    張清風看到蘭凝霜大叫:“姑娘救我!”卻被一旁的鬼卒一個巴掌拍到洞里,再也沒有爬上來,洞里一陣鬼哭狼嚎,無數條虺蛇爬過,瞬間湮滅。

    蘭凝霜唏噓不已,活佛輕輕一點,前往一片混沌之地。

    那地界熱氣上涌,寒氣下流,陰陽交替,晝夜不絕,混沌中,一只火獸眼冒金光張牙五爪炙烤著一個個鬼魂,一旁冰獸口吐寒流封凍著一個個惡靈。活佛道:“此乃陰陽界冰火二獸,傲慢為火,入地獄乃受火炙;冷漠為冰,入地獄乃受冰裂,世人大多不愛蒼生,唯我獨尊,才會有如此多鬼魂須得超度!”

    蘭凝霜見罷,雙手合十,祈禱不已。

    活佛一路指引所見,皆是地獄慘絕人寰之像,待得到了一處明地,卻是山明水秀,風光旖旎,蘭凝霜抬頭所見,乃是“清凈”二字金光佛照山頭。

    蘭凝霜經歷此前種種,納頭便拜,只見道道金光拂面,地藏王菩薩面影現予蒼穹之上。

    地藏王菩薩道:“墨蘭仙子,你所求之事,本座已洞悉你所求之事,你且回去,你所求之物不日即可便會到所求之人手中!”

    蘭凝霜聽罷合手道:“佛祖慈悲為懷,弟子卻看阿鼻地獄慘象一片,心中甚是憂懼,卻不知如何超度,還請佛祖明鑒!”

    地藏王菩薩點頭道:“我已聞悉觀音 悉觀音大士說你修佛之心虔誠,只是你與那東華塵緣未了,牽絆一生,才會如此磨難,且往后,磨難越是曲折,你可有承受之力?”

    蘭凝霜雙肩微顫,不知是害怕還是激動,可她的目光卻慢慢變得堅定起來!

    云華國宮里,陸震威緊緊把妻子擁在懷里,兩個人望眼欲穿。只見的地面升起一道金色光芒,蘭凝霜緩緩從地下冒了出來。

    二人大喜過望,忙忙上前,卻見蘭凝霜兩手空空,不覺失望,蘭凝霜剛要訴說,只見天空金光萬道,觀音大士面容凸顯,手持凈瓶,笑而不語,眾人一齊下拜,觀音手持柳條,向著小霜兒睡眠的床邊一拂,小女孩哇哇哭了起來,蘭凝霜一驚,正要上前安撫,卻見觀音面露和藹,只見一滴滴眼淚宛若一顆顆繁星,輕輕地飄入空中,緩緩飄到那盲童眼前,嗖地一聲沒入不見。

    一歲多的太子忽然睜開眼睛。伸手要去抓床邊系著的小鈴。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眼睛好了!”小宮女慌慌張張的趕來報喜。

    整個皇宮彌漫著幸福的味道,奇怪的是,霜兒哭泣的時候,小太子一聲不吭,反而在咯咯地笑。

    “兩個冤家!”紅若云慈愛的看著懷中的寶寶,對著蘭凝霜相視一笑。

    黑嘯天他們的魂魄已然歸位,紅若云為了報恩,動用了她在冥府所有的權力,不過這件事可不能讓天上知道,所以暗地下進行的極為詭秘。

    紅若云屏退左右,先用法術取出了三人魂靈,然后用荷葉,蓮藕做成人形,蘭凝霜舉著墜子,一股蘭香之氣撲面而來,青光緩緩罩著三具人偶,紅若云抱著兒子,蘭凝霜抱著女兒各刺破小兒一枚手指,一滴鮮血溢出,滴在三具人偶上,只見血慢慢滲透,整個人偶慢慢變紅,漸漸地擴大。

    半個時辰,云天的聲音大大咧咧響徹在皇宮:“小爺我是在什么地方?”

    冷千山伸個懶腰,揉著眼,慢慢爬了起來,一臉嚴肅道:“不許大呼小叫!”那模樣倒有些像黑嘯天。

    黑嘯天最后一個蘇醒,可是他的神態卻是:“蘭大嫂,你怎么會在這里?,偷看美男睡覺很不雅呢!”

    兩個女人面面相覷,眼前的三個男人還是原先的三個沒錯,只是性格卻是錯亂。

    “糟了!紅姐姐!魔君性格怎么變得如此劇烈?難不成中邪了!”一旁的冷月急的直跺腳。

    白千雪上前把脈,卻是黑嘯天的脈無疑,倒是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還是紅妃見怪不怪,對著蘭凝霜暖笑道:“恭喜妹妹了!魔君這臭脾氣總算改了!”

    “喜從何來?”蘭凝霜瞪大了眼。

    紅若云示意附耳細細訴說,蘭凝霜聽了只覺欣慰,那黑嘯天一見蘭大嫂,上前道:“蘭大嫂,你怎么會在這里,蘭大哥呢?”

    “蘭大哥,就是你!”蘭凝霜臉頰飛出兩絲紅暈。(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