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 > 柔妃挾君闖天涯 > 第五十九章 同歸于盡
    一把長劍狠狠地抵在蘭凝霜脖子上。

    眼前的男人是她的最愛,或者曾經是。

    “蘭凝霜,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本太子要為父母報仇!”黑嘯天的眼里滿是憤怒,雪白的長發在風中凌亂。

    “殺吧!”蘭凝霜的回答簡潔卻哀傷,像是死了心。

    曾幾何時,她蘭凝霜竟成了黑嘯天的殺父仇人,又是誰在給她丈夫灌迷魂湯?

    悲哀像一條繩索纏的她透不過氣來,被所愛之人憎恨的感覺生不如死!

    黑嘯天的眼里邪光一閃,尖利的劍刃生生刺進了蘭凝霜的脖頸,一絲鮮血緩緩流溢。

    “大哥,不要啊,那是大嫂啊!”云天哭喪著攔在了他們中間,把寶劍輕輕撥開。

    “兄弟,別擋路,難道你不想為父母報仇了么?”黑嘯天冷眉上挑,語氣里滿是責怪。

    “大哥啊,你被那風仙騙了知不知道!”云天抹著眼,撲過去,正要奪劍,卻被黑嘯天一腳踢開。

    “你再阻止,休怪我不念兄弟舊情!”黑嘯天雙目圓睜,滿是怒火。

    “那娘們到底給你灌了什么迷魂湯,你竟然連大嫂也不認得?”云天氣憤的握緊拳頭,向著大哥揮舞道:“我真恨不得一拳打醒你!”

    “臭小子,你倒是打啊!”黑嘯天的火氣也被激了起來,瞪著一雙眼怪叫道。

    “你以為我怕你么?”少年擼了擼衣袖,狠狠地揮出一拳。

    “啪”拳頭擊在空中被一只大手牢牢包住,只一擰,少年的眼里便滲出淚來。

    “你好狠!竟敢對親弟弟下如此重手!”蘭凝霜呵斥著,一雙眼里滿是淚花。

    “多管閑事!就是如此下場,若不念兄弟舊情,哼哼……”黑嘯天向著身邊大樹輕輕一擊,大樹碎裂兩半,轟然倒地。

    “大嫂,別跟他廢話,我看他是中了邪了!”云天話音未落,一陣媚笑從天而降,只見一青衣女子衣袂飄飄緩緩而落。

    風翩翩!又是她!蘭凝霜悚然一驚,臉色刷的轉白。

    風翩翩輕移蓮步走到黑嘯天面前,摸了摸男子的俊臉,抬眼向著蘭凝霜一瞟,眼神中流露出絲絲不屑。再看那黑嘯天竟像忠犬般緩緩俯下身子,跪倒在風仙面前。

    “干得好!嘯天!再接再厲,用你手中寶劍一劍洞穿那女子的心臟!”風翩翩嘯叫著,兩眼瞪得通紅。

    冷千山發現,風仙的臉又恢復了原樣,絲毫不見毒蟲蠱的損傷痕跡。

    “誰敢動她!我就要他的命!”青黑色的寶劍寒氣逼人,劍身直指風仙。

    風翩翩倒是沒認出眼前的男子,細看,卻是妖王,多日不見,他到復原的很快。

    “冷千山,你有點自尊好不好!找個有夫之婦算什么玩意?”風翩翩沒耐煩的揮了揮手。

    “在下的事!不牢仙子費心!”冷千山抱拳道,“倒是仙子,奪人家夫婿,好不要臉!”冷千山一番話說得風翩翩臉皮泛紅。

    “誰不要臉!”風翩翩受不得閑氣,刷的抽出寶劍指向冷千山。

    “這是挑釁么?”冷千山眉也不抬。

    “挑釁又怎樣?何勞本仙尊親 本仙尊親自出馬?”風翩翩勾勾手,向著黑嘯天低低吩咐道:“干掉他!”

    黑嘯天領命,單手握劍,向著冷千山擺開架勢。

    冷千山一襲素衣,卓然而立,眼光冷對眼前黑衣男子;黑嘯天舉劍在前,一襲黑衣在白雪中分外鮮明。

    劍鋒破雪,撲簌簌碎裂一地,劍尖斜挑,閃著寒光,直直刺入黑嘯天的胸前,一絲絲的雪水混合著鮮血漸漸冰冷,從劍尖滴了下來。

    冷千山臉上浮著一絲苦笑,握寶劍的的手顫抖得厲害,他的胸前插著一柄寶劍,直直的沒入身體。

    黑嘯天臉上又何嘗沒有痛苦?他的眉毛慢慢的糾結起來,大口大口的喘氣,血一滴滴從手指縫中滲落,接近胸口的地方,一個傷口赫然醒目。

    就在他們舉劍的一瞬,相互明白了對方的意圖,迅速作出了相同的動作,電光火石的思索之下,做出了一致的反應。

    兩把寶劍相互對穿,直直刺入雙方的身體,兩位男子相視一笑,像是心有靈犀般,默默地倒在大雪之中。

    “嘯天!冷千山!”蘭凝霜的聲音哀怨不止,風翩翩一把抓住她的頭發,冷冷道:“如今你在沒有靠山可依附,乖乖受死吧!”說罷,抬起手來,一掌劈下!

    一個身影斜斜擋在蘭凝霜身前,蘭凝霜睜開眼,卻見那身影紋絲不動,像是凝固一般。

    “別傷害……大嫂!”云天的聲音緩緩低了下來,身子慢慢的向著一邊倒了下去。

    “云天!”蘭凝霜哀哀呼喚著。少年躺在雪中,眼睛睜得大大的,臉上帶著淡淡的笑,雪白的衫子在風雪中凌亂,胸前泅染出一個血紅的掌印。

    “蘭凝霜,看著心愛之人一個個死在面前,這種滋味很好吧!”風翩翩舉著寶劍,睥睨著地上蜷縮成一團的女子。

    她什么都沒有了么?等等……蘭凝霜緩緩抬起頭,淚眼迷離的穿越風雪輕輕地望向那棵枯樹。

    那棵樹里有她最后的希望!她的女兒!她唯一可以保護的人!

    斷了所有退路,現在,留在她身邊的只有她唯一的寶貝小霜兒!

    她把孩子藏在了一棵大樹洞里,那樹就掩藏在北山的隱蔽處。孩子似乎快要醒了,她擔心孩子的哭聲走漏了她的行蹤!

    霜兒,你可別哭啊!有個壞女人在外面!蘭凝霜暗暗祈禱著。

    “聽說你和那賊人有個女兒,是也不是?”風翩翩單刀直入,毫不客氣。

    “是又怎樣?難不成你想殺我全家!”蘭凝霜的口氣凜冽。

    “對付你這等賤婢,就算殺你全家也不為過!快把孩子交出來!”風翩翩催逼著。

    “你以為我會聽你話么?”蘭凝霜的眼神忽然孤傲起來,緩緩地立起身子,輕輕地取下脖間的墜子,向著風翩翩走來。

    她現在一無所有,丈夫和朋友倒在了血泊之中,小叔子生死未卜,兇多吉少,天地之間,只有女兒值得她牽掛,為了女兒,她連命都不要了!

    一股青色的光芒迅速環繞著風仙,光芒中,蘭凝霜一張慘白的臉燃燒著怒火,低低道:“風翩翩,你的死期到了!”

    “你要干什么?賤婢,快住手……”風翩翩慘叫著,一張臉扭曲的厲害,兩個女人面對面,迅速旋轉著,天地之間,一股青色的火焰直沖云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