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 > 柔妃挾君闖天涯 > 第五十八章 危險游戲
    “他好像已經忘記了你!”冷千山的面影透露出淡淡的傷感,一雙眼里滿是憐惜。

    “但是我并沒有忘記他!”蘭凝霜趴在床上,眼淚一顆顆落在枕巾上。

    “你為什么不去喚醒他?”冷千山道,他的手輕輕放在女人的頭上,心里說不出是酸澀還是痛苦。

    “我沒有本事!”蘭凝霜嘴一撇,嚶嚶哭泣起來。

    掩了門,冷千山輕輕踱出門外,留下屋里的女子。他忽然很想安慰她,把她緊緊抱在懷里,卻總是覺得他們之間有一道隔膜未曾打破。

    他想起了小霜兒,這孩子該睡午覺了吧!他輕輕屏了氣息,飄墜在廂房窗前。小霜兒正和一個奶娘睡得正歡,小臉兒紅紅的,很是可愛。

    他的思緒飄到風翩翩追殺的那一天,如果不是積善出手相救,她們母女早就命歸黃泉,積善囑托冷千山代為照顧母女兩個,蘭凝霜卻一意孤行要去尋找夫婿,才來到這個明月鎮,卻不想,夫妻兩個竟然碰了面!

    這男人的出現,又會攪亂蘭凝霜的思緒。冷千山這樣想著,眉頭微微皺起,有的時候他真以為他們三人才是真正的夫妻父女!

    外面落著雪,寂靜無聲。

    “隱世”的屋子里,一個男子緊緊貼著一個女子不放。

    女子一陣小小的恍惚,眼里噙著一顆淚珠,雪白的貝齒緊緊咬著殷紅的嘴唇。

    她想逃。

    “蘭大嫂,你要去哪里?”男子微微吐出一絲氣息,紫色的雙眸閃耀著迷離的艷光。

    “我……不去哪里!”她的回答如此蒼白,為何共患難這么久,還是如此怕他?

    “是么,那你為何想要逃避?”黑嘯天一雙眼睛牢牢盯著自己的獵物。兩條手臂緊緊地箍住了蘭凝霜的纖腰。

    蘭凝霜的呼吸急促起來,拳頭捏的緊緊,不敢睜眼看眼前的男人,好一會兒,那男人低頭,緩緩湊近,幾乎鼻尖相觸,呼吸相容。

    “你怕我么?”他的聲音邪魅而憂傷,在她的耳邊響起。蘭凝霜的臉此刻通紅,她宛若一只落入羅網之中的飛鳥無可逃遁。

    “我不……”未完的話還未啟口,便被突襲而上的兩片唇瓣牢牢封鎖,化為綿軟的嗚咽之聲。

    緊握的拳頭驟然松開,雙臂無力的貼在那人的胸膛,閉了眼,蘭凝霜不管不顧,天地之間,唯有窗外茫茫落雪無聲。

    撲通,撲通,為何心跳如此劇烈!是重逢的喜悅,還是淺淡的憂傷!這男人,明明根本沒有認出自己!

    還是那個熟悉的味道,還是那張熟悉的臉,卻分明換做他人!

    “嘯天,你還認得我么?”蘭凝霜趴在那人胸口,憂郁的眉眼里滿是心酸。

    “認得,怎么不認得,你不就是金枝那丫頭的師父么?”男人的回答輕描淡寫。

    “不是這個!”蘭凝霜緩緩搖了搖頭,從頸間緩緩掏出那枚蘭花墜子,舉到男人跟前,緩緩開口道:“認得它么?”

    男人眼睛一怔,像是想起什么似得,拍了拍額頭,緩緩道:“不認得!”

    當真忘記了么,蘭凝霜看著男子空洞的眼神,目光黯淡下來,或許,她早該想到,云天的話不無道理。

    嘯天果真失憶了!

    “你在想什么?美人!”黑嘯天油嘴滑舌的拉著懷中女子的手,輕輕地向胸前靠攏。

    “沒什么?”蘭凝霜嘆了口氣,抬頭望向窗外,雪不知什么時候已經停了。

   &nbs sp; “我該走了!”蘭凝霜輕輕掙脫男子的懷抱,推了推桌上的食盒,緩緩道:“八寶粥請先生趁熱吃吧,涼了便失了香甜,也要傷脾胃的!”語調匆匆的,抬腳便向門外走去,慌亂中,一塊淺藍繡帕輕輕從袖中滑落。

    “多謝蘭大嫂!”黑嘯天望著女人遠去的背影,輕輕地彎腰撿起繡帕,閉了眼,放在鼻尖微微嗅著,一股淡淡的蘭花香味緩緩滲入肺腑,好一個特別的女人!

    黑嘯天的嘴角勾起一抹邪笑,袖中的匕首閃著寒光,這仇人太美,他真有點下不了手!

    蘭凝霜回到屋里,打了一盆涼水,把腦袋輕輕沒入水中,冰涼的水花刺激著她的大腦,她的那顆忐忑的心總算平靜下來。

    確實是他!她的眼看的真切。只是為何,總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籠罩著這個男人!他的外貌,神態絲毫未變,這次想見,本該歡喜,卻為何令她如此驚悚!

    熱情!黑嘯天的熱情有些不合尺度,似乎是生拉硬扯出的柔情,雖然她的理智告訴她不該再次投入,她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在離開她那么久有了什么變化,但是她的靈魂卻預示著她已然淪陷。

    他到底經歷了什么?竟然連那塊墜子都不認得?謎一般的黑嘯天像謎一般的存在再次出現在她的眼前,這一次,卻令她害怕起來!

    絲毫沒有重逢的喜悅!

    夜晚的風終于停了,小霜兒已然在身邊進入了夢鄉。蘭凝霜卻輾轉反側,她的腦海里滿是今天下午發生在“隱世”的情景。

    那男人分明就是黑嘯天沒錯,音容笑貌如假包換,卻為何感受不到他身上的那點靈氣!雖則容貌無異,卻好像身子里住進了另一個人!

    另一個人!一想到這,蘭凝霜曲著腿,縮緊一團,一股股寒意如同水蛇緩緩纏繞。

    這秘密,要不要跟冷大哥說呢?

    冷千山這些天有些惆悵,他實則應該高興才對,畢竟所愛之人有了歸宿,他也放了心,說好的,永遠是兄妹!這承諾,重于泰山!可是,為何一見那女子奔向愛人的懷抱,他的心顫抖的如此厲害!

    他發誓他這一生再也不會愛上任何人,只是那女人一滴清淚,打破了他的誓言,陪著她不遠千萬里,只為追尋另一個男人!

    蘭凝霜來找他的時候,已是午夜,發現冷千山倒在桌邊半醉了,酡紅的臉上滿是憂思,她輕輕扶他坐在床沿,卻被一雙手牢牢箍住。

    “別走!留下來陪我!”冷千山的聲音低沉而哀傷。

    “冷大哥,你醉了,我去打盆水,給你……”身子被牢牢地扳了過來,直直的對著冷千山那張俊逸的臉。

    扭曲的疤痕宛若蚯蚓纏繞,幽暗的燭光下平添了恐怖。冷千山的手緩緩略過女子臉上的傷痕,蘭凝霜的臉瑟縮著,輕輕低下了頭。

    “好美!”冷千山的話語里滿是憐惜,一雙黑眼睛在暗夜里發出淺淺幽光。

    “我……該走了……”蘭凝霜此刻柔弱宛如籠中鳥,掙不脫羈絆,顫抖得厲害。她的手用力的掙脫著,卻被他一掌推在床上。

    “冷大哥,不要啊……”衣物撕裂的聲音宛若凄清的哀嚎在暗夜里流動,他的大掌游蛇般在她身上摩挲,低沉的聲音在她耳邊呢喃:“我要你!”

    奮力掙脫,雪地中,一個女子的身影奔走哀嚎,落雪的小院淡淡的足跡密布,女子頭也不回,沖進小屋,合上門扉,整個身子癱軟般從門上滑了下來。

    這是她萬萬沒有料到的!耳鬢廝磨中,冷千山竟然愛上了她!她不能,她不能!她反復告誡著自己,雙手深深絞在一起,痛楚宛若蝕骨毒蟲折磨著她,她的喉間,忽然覺得一陣痰涌,眼前虛晃,緩緩地,像一片樹葉般飄落。(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