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 > 柔妃挾君闖天涯 > 第五十三章 一線生機
    “你真的是我的兒子!為娘的找你好苦啊!”暗淡的油燈下,吳嬤嬤一臉憂戚,眼淚水刷刷滑落  。

    “是又怎樣?就憑我右肩你簪子上的烙印!”白千雪一臉冷漠,那只白玉簪子在手里輕輕握著,簪子頂部一朵雪花煞是潔白。

    這簪子如此眼熟,分明就是鄭醫女喉間的那只!難道……白千雪的手微微顫抖著。

    “我且請問您,殺害鄭醫女的是不是用了這只簪子?”他的眼里含著淚,聲音抖得厲害。

    “是!”吳嬤嬤出乎意料的平靜。

    “為何下此毒手?”白千雪聲音很不冷靜。

    “你這是在質問娘么?這是為人子的孝道么?”吳嬤嬤的話像冰刀一般鋒利。

    “母親,請您回答我!為何要殺害鄭醫女?她跟你無冤無仇!”白千雪的聲音抖得愈加厲害。

    “你太放肆了!白千雪!她是你的親身母親啊!你不是日夜都盼望與她相逢么?”暖云不知什么時候沖了進來,一把攔在了吳嬤嬤身前。

    “暖云,請你走開!這是我們母子之間的事!”白千雪一臉凝重,揮手把暖云推向一邊。

    暖云剛想說什么,卻被吳嬤嬤制止了,忙忙退了出去。

    “孩子!你說我們是什么?母子!”吳嬤嬤的淚眼瞬間煥發出一絲希望。

    “老人家,您別多心了!我只是隨口一說而已,我的母親永遠都是李婆婆,雖然她已經仙逝了!”白千雪的眼里滴下淚來。

    “我知道我欠你很多!”吳嬤嬤緩緩道,向兒子伸出手臂,似要擁抱,卻被兒子掙脫了,白千雪冷冷道:“您不必回報!我已習慣沒有母親的陪伴!”

    “只是這殺人之罪我不想因為您是我母親而網開一面,如果您存著這樣的僥幸,我勸您還是放棄吧!”白千雪的臉上很是嚴肅。

    “看到我兒如此恪盡職守,老身即使當下死了,亦感到欣慰!”吳嬤嬤點點頭,從懷中摸出一個藥瓶,輕輕舉到白千雪面前,眼里竟然流出無限傷感:“孩子,衰朽之年竟然可以與親生兒子相認,我已無憾,為娘的突然很想你爹爹,不知道他在地府做什么,會不會給牛頭馬面欺負,他太老實,又不會說話,為娘的得去幫他!孩子,娘要走了!以后的路在沒有娘陪了!”吳嬤嬤說完,眼光向著暖云瞥著,小丫頭早已淚流滿面。

    “娘!不要走!云云還要娘一起陪著!咱們娘兩個永遠在一起!”暖云的眼淚模糊了一臉的妝,梨花帶雨般憔悴。

    “傻丫頭,女大不中留!總是要嫁人!娘知道你喜歡千雪,娘走后,只希望你們好好的!”吳嬤嬤把兩個孩子的手緊緊攥在了一起。

    “太子爺!”吳嬤嬤最后一次叫著黑嘯天的名字。黑嘯天緩緩走到老人身邊,老人輕輕示意太子低頭,在他耳邊訴說著什么。

    “這怎么可以?這樣您萬年修為……”黑嘯天瞪大了眼,只覺得心里一陣陣心酸。

    “沒事!老生在這世上活夠了,覺得好累!我想我老伴了!他一定在黃泉路上等我!老身死后,你們把我埋葬在亂墳崗里,那樣我好托小鬼去打聽丈夫在地府哪一塊!”吳嬤嬤的嘴角有一些笑意,卻是無比凄慘。

    “老身生前欠了人命!現在一并奉還!太子爺把手伸開,握著我的左手,小云兒,把手伸開,握著娘的右手,我把功力一半半傳給你們!”吳嬤嬤笑了笑,緩緩握住兩人的手。

    黑嘯天只覺得一股股真氣源源不斷從老人身上灌輸到他的體內,那被獸血封鎖的穴位瞬間開啟,渾身上下迅速充滿了力量。

    暖云只覺背上似乎生出了什么東西,展翅欲飛,一雙黑眼睛愈加明亮。

    “暖云,你的背上為何有翅膀?”白千雪看的目瞪口呆。

    “因為她是……”吳嬤嬤話還未說完,只覺得喉間一陣刺疼,一道金 一道金光閃過,老人應聲倒地。

    昏暗中一陣狂風怒吼。

    “風翩翩又是你!”黑嘯天一雙眼睛怒火中燒,白千雪此時已撲倒在母親身邊,痛哭不止。

    “你們應該感謝我!這老婆子犯了法就該死!我這是順應天道!”風翩翩叉著腰,柳眉倒豎,一副義憤填膺的樣子。

    “一派胡言!你這惡婦!還我母親!”白千雪扯著喉嚨,握著拳頭,悲痛欲絕。

    “就憑你這小狐貍!哼哼!”風翩翩揮揮衣袖,扇起一道微風,把那白千雪吹得咕咚一聲貼在墻上,哧溜溜順著墻壁滑下,瞬間沒了聲音。

    “千雪!千雪!”暖云的哭泣隱隱傳來。

    “賊小子!這下輪到你了!”風翩翩抬了抬眼,,嘴角勾出一抹邪笑,絲毫不把眼前的男人放在眼里,在她眼里,她要那男人的命,如同探囊取物般,輕快。

    “是么,在下倒要試試上仙您的本事!”黑嘯天的嘴角竟然綻出一絲笑靨,輕輕地把一枚墜子放在嘴邊吻著,柔聲道:“等著我!霜兒!這就為你報仇!”那墜子像是有感應般微微散發出柔光,輕輕彌漫在黑嘯天周圍。

    “怎么會?”這次輪到風翩翩震驚了,那黑白無常竟然騙她,怪道那兩家伙臨死前臉上帶著笑意,卻原來蘭凝霜的靈珠子還未毀滅!

    “狗娘養的雜碎!竟然敢欺騙老娘!”風翩翩咬牙切齒,拳頭握得緊緊,一把劍橫挑在前,指向黑嘯天道:“本上仙不管你有靈珠子還是怎的,總之今天落在我手里,你們這對狗男女,休想活命!”說罷,風仙指劍向著黑嘯天沖來。

    一群群橙*蹁躚滑過,輕輕落在寶劍之上,風翩翩好生奇怪,正欲猜想蝴蝶來自何處,把那寶劍重重抖動,卻發現蝴蝶越聚越多,多的密密麻麻,竟然把那寶劍覆蓋的水泄不通。

    “暖云謝謝你!”黑嘯天知道那法術卻是暖云所為,輕輕回頭,見女孩子的背部一對橙色的蝶翼緩緩散發出暖光。

    “丫頭,紅正飛是你什么人?快說!”風翩翩甩開寶劍一個箭步正欲沖到暖云身邊質問。

    一只巨手深深插進風翩翩的脖頸。

    “黑嘯天!你這是造反么?你知道你這樣做的后果么?”風翩翩一雙眼睛突出著,眼里滿是恐懼。她實在想不通這個男人竟會對她這位上仙如此無禮。

    “你說呢?”黑嘯天邪笑著,手里的力道一點點加大了。

    “你怎么……會有法力了?不…可…能!”一股寒涼之氣漸漸從黑嘯天手掌彌漫至風翩翩脖頸,風翩翩只覺得脖頸酸疼不已,像要碎裂。

    “你沒想到的事!還多著吶!”黑嘯天輕輕把那墜子從脖間取出,那墜子緩緩散發出來一絲絲清光,宛如蘭凝霜幽閉的魂魄在訴說。

    “你做的事,千雪已經原原本本全都告訴我了!霜兒吃得苦,我要加倍向你索償!”黑嘯天嘶吼著,直直擊出一掌,霎時雪花漫天飛舞。

    “老婆大人!快走則個!”一道金光游弋墜落,一個高大的白色身影卻低著頭腳步猶疑,像一名忠仆般向著那風翩翩輕輕靠近。

    “沒用的廢物,你死到哪里去了,現在才來!”風翩翩一副沒好氣的樣子。

    “老婆大人,局勢與我們不利,還是不要慪氣了!”南華帝君苦勸道。

    風翩翩哼了一下,扭頭就走,留下南華大喊:“老婆,等我則個!”一溜煙跑得沒影。

    黑嘯天輕輕搖了搖頭,卻見白千雪一臉癡傻抱著母親的尸首坐在角落。

    吳嬤嬤早就現出原形,是一只千年銀狐,黑嘯天輕輕走到白千雪身邊,緩緩俯下身子,輕輕地拍了一下少年的肩膀,緩緩道:“節哀順變!”

    一陣哭聲從暖云嘴里緩緩傳來,幽暗的燭火中,少男少女偎在吳嬤嬤身邊,雙手互相抓的緊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