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 > 柔妃挾君闖天涯 > 第五十一章 自慚形穢
    噩耗傳來,已是中午。牢里只說,黑嘯天服毒自殺,奇怪卻沒有尸首,忙忙的找了三天三夜,才在郊外亂墳崗找到,卻是一張臉慘白,氣息全無。

    蘭凝霜的眼淚早已流干,每天像癡了般守在丈夫身邊,孩子不足月產了,是個女孩,瘦的像只小貓蜷在媽媽懷里,母親一張臉蠟黃,沒有奶水,餓的寶寶哇哇啼哭。

    丈夫“去世”那夜,蘭凝霜又做夢夢見了兒子:兒子告訴她父王沒死,只是那縣官心太狠,給他服了天仙散,這味毒藥劇毒無比,普天之下只有百鬼消可以解掉,只是這百鬼消卻在那幽暗的地下妖王的國度。

    “嬤嬤,就讓我去吧!奴家非得試試不可!霜兒就拜托你們照顧了!”蘭凝霜的眼里滿是堅定,丈夫的去世,似乎使她一夜之間變得成熟起來,只是想起嗷嗷待哺的女兒,又有一絲憂郁。

    “小姐,您去救姑爺,我不攔你!只是,您不知道妖王的地宮在哪里?”吳嬤嬤很是擔憂。

    “這倒沒事!我有這個!”蘭凝霜緩緩把那枚墜子取下放在手心,墜子散發出青色的光澤。

    “所謂妖魔鬼怪之路,心誠則到!”蘭凝霜緩緩道,慢慢合上眼睛,她的周身漸漸籠罩著一股青色的微光。

    “罷了,暖云,咱們是狐妖!且送小姐一程吧!”吳嬤嬤嘆了口氣,拉了拉暖云的衣袖,二人閉眼,微微運用起法力,兩道綠色青色的光交織在一起,緩緩地把蘭凝霜包裹,地面霎時裂開一個大口,把蘭凝霜送入了地下。

    珠簾低垂,燭影搖紅,九華帳里,一襲藍衣佳人面帶憂色。

    只聽得一陣低喚::“快醒醒!”蘭凝霜睜開眼睛,只見那珠簾里半張戴面具的臉猙獰可怖。

    “女人,你來我這里作甚?”還未等蘭凝霜開口,那鬼面人冷冷道,一雙黑色的眼眸閃爍著道道冷光。

    “您就是妖王?”蘭凝霜雖然氣弱,畢竟是天仙,三界之中,還是有些熟悉。

    “正是!朕乃妖王冷千山,看姑娘氣度不俗,并非凡胎,敢問姑娘芳名,何處出身?”冷千山倒是毫不客氣,他似乎已經看出蘭凝霜不似那紅若云,倒是好欺。

    “奴家蘭凝霜,前身乃是……墨蘭仙子!”蘭凝霜語調輕柔,一張臉通紅。

    “原來前世是仙家,倒是失敬了!”冷千山倒是沒想到這女子竟然出生仙班,卻是出乎意料。

    兩人禮畢,冷千山道:“敢問仙子來此處有何貴干?”

    蘭凝霜嘆口氣娓娓道:“是為救我夫君!”

    “救你夫君?!”冷千山好生奇怪,忙忙掐指一算,微微搖一搖頭,斜眼偷看蘭凝霜粉腮微紅,好一朵幽蘭初綻,卻比那紅若云不知好上千萬倍。心下打了一個主意,不如就……思量一定,緩緩走到蘭凝霜面前,開口道:“我知你所為何事!你是要向我索取百鬼消是也不是?”

    蘭凝霜見冷千山一猜即中,點頭道:“萬望陛下搭救則個!”眼里噙著淚,聲音哀哀。

    “寡人救你夫君,未必不行,只是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冷千山的眼光慢慢變得犀利。

    “什么條件?”蘭凝霜神情很是毅然,似乎抱著必然的決心。

    “用你的臉換我的臉!”冷千山忽然大叫一聲,把那玄鐵面具重重揭去。

    半張扭曲的灼傷的臉猙獰可怖的出現在蘭凝霜面前。

    “你怕了么?”冷千山像只野獸般咆哮著,眼里射出灼人的冷光。

    “我只是心疼!”一顆淚從蘭凝霜眼里滑落,這是她第一次為一個陌生男人哭泣。

    “少假惺惺!”冷千山合上面具,一臉的孤傲,“怎樣,看到我的臉,你還愿交換么?”

    “愿意!”蘭凝霜的回答很是輕微,卻很堅定。

    “不后悔么?永不!”冷千山還想進一步試探。

    “永不!”蘭凝霜第一次佩服自己很勇敢。

    “請閉上眼!”冷千山緩緩合上蘭凝霜的眼,世間一片黑暗。

    時間仿佛過去很久,或者并沒有過去。蘭凝霜只覺得渾身酸疼,耳邊像是有投擲銅板的聲音。

    “這個乞婆還很年輕,可惜了,半張臉像鬼似得,不然倒是個美人痞子!”一個聲音說。

    “不知誰家的媳婦,如此落魄,我看她以前像是好人家的姑娘,好可憐的!”一個蒼老聲音響起。

    “咱們快走!縣官老爺出殯的馬車來了!”眾人如鳥獸散,一架馬車綁著白花快速駛向府衙。

    “哪來的臭婆娘!吃我大爺一頓鞭子!”女子還未反應過來,雨點般的鞭子密集的 子密集的抽下,打的皮開肉綻。

    “快滾吧!竟敢在縣衙門前討飯,我看你是不想活了!”那人頭纏白布,像是居喪,狠狠抬腿,向著蘭凝霜腹部狠狠踢了一腳,蘭凝霜身子一歪,咕嚕嚕滾到了路中間。

    一場雨急急落下,泥點子噼里啪啦飛濺,女子像死了般趴在地上,眼中滿是淚,合著污濁的雨水緩緩落了下來。

    自從蘭凝霜去了妖王的地宮,吳嬤嬤那顆心便久久懸著,如今已過去三日,卻是音訊全無,霜兒倒是暖云細心看護,卻是無甚問題,只是她這心里總是七上八下的。

    那丐婆是在三天前就蹲在大院門前的。吳嬤嬤見她臉殘口啞,蓬頭垢面,很是可憐,經常施她一些米粥。

    小姐失去聯系已經三天了,加上姑爺也不見尸首,深深叫人好不擔心。門前那女丐卻是三天前出現的,一直徘徊不去,不知有何故事?只是吳嬤嬤心煩,無心搭理她。

    一日深夜,天上任是不眠不休飄著鵝毛大雪,自從天降大雪已有一年,早是暖春天氣,卻還如此寒冷。吳嬤嬤老人家在夜里睡不踏實,忽然聽得門外響起低低的打門聲,又怕是強盜不敢開門。

    門縫里悄悄塞進一束青纓,在黯淡的燈光下,吳嬤嬤看得清楚,那是青璃脖頸上所掛,莫不是他回來了?吳嬤嬤心里一喜,忙忙喚醒了暖云,連連叫喚著:“太子爺回來了!”把個暖云倒下了一跳,吳嬤嬤趕忙開門,只見門外大雪彌漫,黑暗中一個高大的人影落滿白雪。

    “太子爺你可回來了!”吳嬤嬤哭喪著臉一把把屋外的人拉進屋,一股寒氣夾雜著雪花涌入狹小的茅屋。

    “凝霜呢?怎么不在?”黑嘯天最關心的恰恰是她。

    “一言難盡!”吳嬤嬤打著圓場,左顧言他,輕輕拉太子去看了小霜兒。

    “這是小姐生的女兒!您看她多可愛!”吳嬤嬤說到這里,鼻子帶著哭音。

    “凝霜呢?為何不在孩子身邊?”黑嘯天看這襁褓中熟睡的嬰兒,又把問題問了一遍。

    “這……小姐非要去為您找起死回生的藥水,去了妖王那里,在沒有回來!”吳嬤嬤說完,鼻子一酸,落下淚來。

    “去了冷千山那里!該死的!這個蠢女人怎么……”黑嘯天的拳頭緊緊握了起來。

    他不知道,窗外的雪地里,一個女人的生命危在旦夕。

    蘭凝霜看得黑暗中人影一閃,一匹高頭大馬上一位黑衣勁裝男子煞是精神,瞧那背影卻是夫君!她剛想喊出口,喉間卻發不出任何聲音,才知那冷千山把她清脆的聲音連同美貌一塊帶走了。

    現在,大雪茫茫,黑夜凄凄,她腹中空空,再不進食,便會餓死,蘭凝霜只得強打起精神,緩緩走著,摸黑進了自家的后廚,幸好那鎖松脫了,輕輕一撥,也就落了,她小心地把鎖放進兜里,進了屋子。

    天亮的時候,暖云起身,見廚房門微微熹開,雪地上一串腳印清晰可見,疑心有賊,忙忙折回屋里,叫了吳嬤嬤,兩人提了掃帚,輕輕推開門,只見那昏暗的光線下一個粗布衣服的女子趴在桌上睡的正香,半張臉對著她們。

    那張臉如此恐怖,嚇得暖云連連倒退,那個身影隨著女孩的尖叫奪門而出。

    雪像一把把尖利的刺刀割裂著蘭凝霜的臉,而她的心,此刻也被深深割裂:人生呈現在面前的缺口如此巨大,現在的她孤苦伶仃,天地茫茫,不知該走向何處?

    親人近在眼前,卻不敢相認!蘭凝霜的回憶漸漸散開:雪地上那傲岸的身影分明是太子的!黑夜中,他的眼閃爍著光澤,她感受到了他的氣息,卻刻意隱藏,她把自己藏在一堆草垛里,屏了氣息,生怕黑嘯天會發現,如今的她已是不堪入目,她只想逃離!

    逃!逃!逃!雪花亂舞!寒風呼嘯!她想女兒,想得發瘋,卻不敢回去,這面目,會把孩子嚇著;她想那個男人,更不敢回去,那男人竟然沒死,這命運給她開的玩笑太大!她怕男人嫌棄她!天地之大,卻沒有她容身的地方!

    現在,留在身邊的,唯有那瓶百鬼消。一消解千愁!蘭凝霜不再哭泣,既然命運現出如此猙獰的面容,有家歸不得,帶著這副殘容,茍活于世,也是枉然,她輕輕地拔下瓶塞,把那毒藥一飲而盡。

    大雪迅速飄落。

    “公子,這里有個人像時暈倒了!”一個蒼老的聲音在落雪的街角響起。

    “我來看看!”一位少年公子一襲白袍輕輕蹲了下來。

    街角僻靜的角落,一個毀臉女子靜靜躺在那里,胸前閃爍著一點青光。

    “這是……”公子顯然是被清光吸引住了,在暗淡的天空下,青色的光芒愈加刺眼。

    “婆婆,快把她抬回去!”公子的呼喚在天空下急切傳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