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 > 柔妃挾君闖天涯 > 第五十章 他鄉故知
    張娘子總等丈夫不著,情知丈夫沒聽自己的話,又發了好色的病,入夜了,見管家驚惶失措的說老爺受了驚嚇,快要不好了,才知事情嚴重。

    忙忙喚醫生前來,卻是驚嚇過度,氣息衰竭,撐不過今晚,請夫人節哀!大夫走后,果然天還未亮,張葫蘆咯噔一聲上了西天,把他女人哭的昏天黑地。

    此后出殯,頭七,忙忙亂亂的,耗時一陣。待到空閑,管家提及老爺死的蹊蹺,怕是被人害了不成,倒是提醒張娘子前去調查。

    她素知丈夫為人促狹貪色,得罪人多,定不肯幫忙,私下里四處散播銀子賄賂,有幾個賣梨的小哥得了她銀子,四處幫他打聽。卻有一個道:“小的記得大爺出事那日,曾去了西十條胡同,我正好路過,見大爺被一女鬼纏住了……”

    張娘子一聽這話知道其中必有隱情,忙忙的回家把那日小廝喚來一個個拘問,果然問出所以,才知丈夫是中了人家的圈套。雖說丈夫有錯在先,但是懲罰倒是毒辣,張娘子是個狠戾的女人,這口氣如何咽下,吩咐管家,提筆給大舅子張清風去了一封信,讓他去拘那殺人嫌犯。

    這日,黑嘯天卻是有事并無外出,正在屋里和蘭凝霜拉著家常,吳嬤嬤在做飯,暖云在給小姐揉肩,卻見大門“嘭”的被一腳踢開,四五個衙役如狼似虎竄將進來,還未等黑嘯天開口,一條鐵鏈牢牢鎖了,一把向外拖起。

    蘭凝霜一見丈夫被抓,眼淚水滴答,忙忙上前撲向衙役,一臉愁哭道:“各位官爺,我家相公所犯何事,要被拘役?”

    那些衙役本是無賴混混,被張清風收編了做了欺民的爪牙,一見眼前這清秀可人的小娘子,不禁互相遞了個顏色,其中一個歪嘴的,搓著手,忙忙的上前,把個蘭凝霜團團圍在中間,調笑道:“小娘子,你長得好美!來陪大爺我玩一會!我就放了你家相公!”說罷,上前向著蘭凝霜臉上摸去。

    “你們這幫畜生!”黑嘯天掙扎著,眼里滿是怒火,沉重的鐵鏈壓得他透不過氣來。自從吃了李婆婆的牛肉,他的身子像是出了毛病似得,一直沒有力氣。

    “聽說這小子常在街頭耍武藝!怎么連這條鏈子都掙脫不掉!”一個斜眼的家伙一把勒緊黑嘯天脖間的鐵鏈,那堅硬的鐵鏈宛如彎刀割裂的黑嘯天脖子生疼。

    “看來這家伙是個草包!”歪嘴湊了上去,向著黑嘯天臉上啐了口唾沫,黑嘯天認出來了,這家伙就是那天不給賞錢的看客。

    “揍他!”一群衙役揮起拳頭向著黑嘯天雨點般落了下來。

    “砰砰……”一群衙役被震落一地,個個東倒西歪,揉著酸疼的肩,一個白衣少年金剛怒目出現在黑嘯天面前。

    云天!黑嘯天低低喚著。

    云天向著哥哥點點頭像是要傳達什么,手向著那幫雜碎揮舞,不客氣道:“小爺我今天本來想截了我大哥來著,又怕你們不好交差,反惹出公案,你們這幫兔崽子聽好了,我大哥如果被下了大牢,你們要是敢動他一根手指頭,就像這樣!”說罷,云天從地上抄起一塊石頭,一掌劈碎。

    那些衙役看到如此驚人掌力,自不敢招惹,屁滾尿流牽著黑嘯天忙忙走了,蘭凝霜在一旁看得眼淚水直流,云天上前安慰道:“嫂嫂別哭!太子哥哥在天牢里有照應呢,誰要是敢動他一根毫毛,小爺我定叫他碎尸萬段!”云天此時眼中滿是狠戾,一點不像個少年人。

    “叔叔想得周全,奴家倒是多慮了!我家相公性命,可全系在叔叔一人身上了!”蘭凝霜抹了眼,向著云天福了福身。

    云天別過嫂子,忙忙出了 忙出了門,轉角來到一個僻靜角落,四下張望,料是無人跟蹤,對著空中微微咳了一下,一股白煙冒起,一位白衣少年翩然而至。

    “拜見八皇子!”白衣少年向著云天跪了下去。

    “千雪,起來吧!”云天的嘴角露出一絲笑意,緩緩道,“大哥目下被那狗官捉了,法力皆無,你速速前去照應則個!”

    “這是屬下應該做的,想當初屬下一時糊涂讓李婆婆給大殿下與您的食物里添了大力神丸,本想著增加你們的功力,卻沒想大殿下給那獸血封住了氣脈,法力施展不得,這次屬下會盡力彌補的!”

    云天見白千雪赤誠,招手向他附耳悉數說些社么,白千雪聽了,連連點頭。

    一陣“威武”,大老爺升堂。驚堂木“啪啪啪”亂拍,話不過三句,黑嘯天未有申辯,便被下了大牢,判了個斬監后,押入地牢。

    入夜,只聽得牢房外悉數細語,黑兮兮的牢房之中似有兩團綠火在閃動。黑嘯天剛想詢問,只見牢房里騰起一股白煙,白千雪一張臉浮現眼前。

    “你怎么在這里?”多日不見,黑嘯天倒有些想他。

    “殿下,您受苦了!”白千雪眼中含淚,跪在黑嘯天面前。

    “這有什么?只是這不白的殺人罪名卻是害人!”黑嘯天憤憤道。

    “殿下莫慌,我這里有一瓶藥草,吃了包準能脫離這牢獄,小的聽說那張清風卻是張葫蘆胞兄,他判您如此重罪,定然不會放過你,為他弟弟報仇!”白千雪說的字字分明。

    “原來是這樣!”黑嘯天擊了一下手掌,這時候,黑暗的牢中響起一陣雜沓的腳步聲。

    “太子殿下,快些服下草藥!”白千雪乞求著,眼睛焦急地瞟著窗外,時間所剩不多,黑嘯天也不猶豫,一把接過瓶子,把那藥草一飲而盡。

    地牢的門被獄卒一掌推開,白千雪已然消失。幾個獄卒不由分說,一把拖起黑嘯天,一個手大狠狠撬開他的嘴,臉上帶著一抹殺氣道:“兄弟,別怪我手下無情,誰叫你去招惹縣官老爺的親弟,今兒個算你倒霉,到了西天別忘了多念經文!上路吧!”說罷,把一碗毒酒生生灌進了黑嘯天嘴里。

    黑嘯天只覺得五臟六腑一陣巨疼,意識似乎漸漸渙散,頭一歪,厥倒在地牢之中,那些獄卒拍了拍手,上前抬腿撥動一下,見紋絲不動,便拖了一條破蘆席卷了,把個黑嘯天尸體連夜運了出去,丟在了郊外的亂墳崗中。

    月色凄迷,冷風吹,只見兩條黑影晃晃悠悠從空中飄落。

    一個矮個點頭哈腰,緩緩道:“小的已經遵照上仙的意思悉數辦妥,那些銀子可否兌現?”

    一個女音冷冷一笑,開口道:“放心,一個子兒也不會少你,你確信他會在這里灰飛煙滅?”

    “回上仙話,這兒是亂墳崗,尸氣惡瘴甚多,都說小鬼難纏,怕是大羅金仙來這里一時半會也未必脫身,何況是那沒法力的廢物,小的在他酒里滿下了天仙散,任他牛鬼蛇神閻羅在世也難活轉過來!”一陣邪笑嗤嗤傳來。

    “如你所愿便好!”女音緩緩道,向著那男子勾勾手,柔聲道:“你不是要賞賜么?你把頭湊過來,我告訴你我藏財寶的地方!”

    男子眨巴著眼,抹了抹口水,把頭伸了過去,只聽得一陣脆響,那男子還來不及開口,便像一截木頭彎成兩截,灰飛煙滅。

    “跟上仙要錢,你還嫩著點!”女音昂著頭,快速遁入空中。(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