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 > 柔妃挾君闖天涯 > 第四十二章 狗仗人勢
    眼看著天快要黑了,清風城的朱紅色城門在暗夜里散發著暗淡的紅光。

    暖云一路上總是擔著心,一想到小姐如今有了身孕,這么急急趕路了一天,怕是腹中早有饑餓,小姐身子本來就嬌弱,雖是逃難途中,倒要找個地兒,讓小姐歇歇。暖云一邊廂想著,一邊怯怯向黑嘯天開口道:“太子爺,咱們已然趕了一天路了,該找個地方歇歇腳,吃點東西了!”說罷眼光含著擔憂皺了眉直直瞥向馬上的蘭凝霜。

    “也罷!”太子把馬停了,韁繩攥在手里。四下里探看。只見那城門虛掩著,輕輕一拍,竟然開了,眾人一喜,忙忙趕將進去。城門洞倒是幽深,遠遠地在盡頭有一點火光明滅。

    云天自告奮勇前去打探,折回來說,不妨事,那火光處卻是一個餛飩攤子,有位老婆婆坐在那里。

    黑嘯天此時腹中也是饑腸轆轆,見兄弟說的真切,連忙把馬拴在城門口的石柱上,輕輕地抱下夫人,由暖云攙著,吳嬤嬤殿后,一行人緩緩向著暗中走去。

    火光明處,果然如云天所說無二。只見微亮所在,坐著一位老婆婆,暗夜濃重也看不清模樣,一只鍋子咕嘟咕嘟冒著氣泡,陣陣食物的香味四散飄溢。

    “老人家,您這餛飩幾錢一碗?”吳嬤嬤倒是宮里老人,很是熟悉這味道,這是冬至節吃的餛飩的氣味。于是,上前問著價,口氣很是和緩。

    “客官,有幾位啊?”老婆婆的聲音蒼老而衰弱。

    “連老身,兩位小姐,兩位爺,統共五位!”吳嬤嬤回答的甚是清晰。

    “餛飩一碗一枚錢!”老婆婆仍是氣若游絲。

    黑嘯天聽那聲音,皺了皺眉,倒生出一絲悲憫,遂拉了吳嬤嬤到一旁道:“嬤嬤,我看著老奶奶大雪夜的擺個攤子不易,那餛飩在我們許是輕賤之物,卻是老奶奶生活所寄,咱們盡量的多勻些銅子兒給了他罷!”吳嬤嬤聽了,嘴上似有笑意道:“太子爺所言極是!老身也是這樣想的,太子爺若不開口,老身也定會如此做的!”黑嘯天滿意道:“如此甚好!莫不要欺了她!”

    吳嬤嬤打著手勢,黑暗中看不太清,卻見的云天一步跨前,一雙眼睛在暗夜里明亮,拍著胸脯,口氣很是自信,道:“這點小事還用大哥吩咐,小弟早把那帳結了!”

    黑嘯天聽了,正欲問賢弟哪來的銀兩,卻聽見后面哧啦啦拖出一些些矮凳,老奶奶一手托一碗餛飩顫顫巍巍邁了出來,吳嬤嬤趕忙上前一步接著,先給了兩位爺,黑嘯天接過餛飩,輕輕地吹著熱氣,看了一眼身邊的蘭凝霜,緩緩道:“現在比不得宮里,你就將就吃一口吧!”

    蘭凝霜聽了,眼淚水沒忍住,撲簌簌又掉了下來。

    “瞧你,好歹做過娘娘,怎么這么不爭氣,又哭鼻子了!”黑嘯天口氣雖是有些嗔怪,可是心里卻陣陣發酸。

    “我不是為這個,太子爺,臣妾是高興!”蘭凝霜緩緩接過餛飩,細細的吹著,慢慢攪動勺子,她吃的極慢,像是要細細品味餛飩的滋味,這餛飩里包含著他的一片心。

    “我知道,是我沒用!”忽然的,黑嘯天垂了頭,拳頭輕輕擂著桌面,一擊一擊,雖然很輕,卻分明讓蘭凝霜感受到了太子內心的憂傷。

    父母亡,亡國痛,背井離鄉,天涯飄零!這沉重的憂傷像解不開的羅網一層層密布在少年的心頭,愁腸百結,理還亂。

    這個時候,就莫要打擾他吧!蘭凝霜雖然嬌弱,到底是個識大體的女子,只在一旁默默地吃著,那餛飩雖則皮薄,餡卻是素的,全是些苦滋滋的野菜根子,一點葷腥未見,倒也符合了她此時的心境。

    她只吃了幾口,便把碗推向黑嘯天道:“太子爺,臣妾實在吃不下了!”

    黑嘯天見餛飩所剩頗多,這小妮子怕是一口未吃,不覺口氣沉沉道:“才吃這么幾個,你不吃你肚里的孩子也是要吃的,快點,再吃掉些!”忙忙的又把碗推了過去。蘭凝霜本想把餛飩留給太子吃,見太子口氣斬釘截鐵,只得作罷,硬著頭皮,好歹又吞下幾只。

    這當兒,黑暗中嗖嗖的出現了一只只火把,一陣陣雜沓的腳步聲緩緩傳了過來。

    “老邦子!誰讓你在這兒擺攤的!交過保護費了沒有?”黑暗中一陣粗魯的斷喝生生擊碎了 擊碎了雪夜的寧靜。

    黑暗中,只聽得婆婆蒼老的聲音震顫著,像是乞求道:“王老爺呀,老身不知這地界是您老人家的,老身以后一定注意!”忙忙的,黑暗中響起了磕頭的咚咚聲。

    黑嘯天一聽那跋扈的聲音心下一緊,手中的拳頭狠狠攥了起來。

    “注意!三更半夜的,在這里私設攤子,要不是我家大人明察秋毫,責令我等日夜巡查,你們這幫子刁民無法無天了還!”那粗魯的男聲口氣很是霸道。

    “那……老爺……準備拿老身……如何……”老婆婆的聲音怯生生的,明顯心里驚惶失措。

    “如何?”王老爺干笑著,揮著手,把那門洞罅口火把全點了,剎時,門洞里亮如白晝。

    云天偷偷看去,只見那自稱王老爺的頭戴無腳幞頭,上身著灰藍色圓領長袍,下穿直筒跨,一雙老鼠眼目光猥瑣。臉帶橫肉,一張三角臉在火光中很是猙獰,手里握著一副翠玉康樂球,滴溜溜轉的飛快。

    他的身邊聚集了三五個手持棍棒的像是家丁模樣打扮得狗腿子。

    “大哥,那家伙看裝扮像是個管家!卻不知為何如此猖狂?”云天低低向著一旁的大哥傳遞道。

    黑嘯天并不回答,只是冷冷看著。只見上來一群狗腿子,手里個個握著手指粗的棍子,向著黑嘯天他們走了過來,口氣嘶吼著:“滾!滾!滾!”把黑嘯天他們急急趕到了一邊。

    一個帶頭的用袖子抹了抹矮凳,滿臉堆笑,弓腰走到王老爺面前,在前面指引著,把王老爺引到了桌前坐了。見桌上連把茶壺都沒有,不覺破口大罵:“媽了個逼的,我家王總管大駕光臨,怎么連口水都不招待,老太婆,你真的是皮癢了吧!”說罷,一把拎起地上跪著簌簌發抖的婆婆,上前就是叭叭一頓耳光子。老婆婆年紀大了,那狗腿子下手很重,婆婆嘴角都被打出血來,嘴里卻還要陪著不是:“婆子有眼無珠,得罪了王老爺,理該受罰,婆子這就去燒水沏茶!”老婆婆話剛說完,忙忙的燒水。

    剛奉上一壺茶,卻見那王老爺開口道:“婆子剛才老爺我跟你說過的話,可別忘了!快快把那……拿來吧!”那王老爺三指對撮,眼里露出一絲狡黠。

    “王老爺,你看我這攤子地兒不是很好,今天忙活了一白天也不見一個客人。況且這三更半夜的,也只有這些散客了……”老婆婆低著頭,手指不住的在那件油膩膩的大圍裙上來回擦拭著。

    “少給我打哈哈!”王老爺揮了揮手,挑著眉道:“本老爺乃是奉命行事,你若是心里有什么委屈,只管去向我家周大人上報,別在這兒給我哭窮!”

    老婆婆一聽這話,知道是萬難解釋的通,她本是貧苦布衣,而那周大人可是清風城的父母官,所謂民不與官斗,一斗必輸,吃虧的還是小老百姓。老婆婆做了十幾年扁食,這道理豈有不知,只是近日老伴身子違和,卻是頂頂缺錢買藥,醫生卻說病耽誤不得,沒法,也只的拖了殘軀,拼老命再度賣起餛飩。

    “李婆婆,你在清風鎮做餛飩怕是十幾年了吧!周大人定下的規矩豈會不知?”王老爺的話帶著刺兒。

    “回大爺,老身知道的!”婆婆只得諾諾道。

    “知道就好!”王老爺側著頭,見一旁的狗腿子向他使了個眼色,手里托著一個盆子,王老爺一看,油膩膩的湯盆子里有一錠白花花的銀子。

    王老爺一看這婆娘竟敢瞞了他吞下大錠銀子,心中火大,抬起一腳,就把老婆婆踹翻在地,老婆婆哎呦了一聲,撲地吐出一口鮮血。

    “好你個老不死的,真真給我偷奸耍滑!”王老爺把那銀子揣入兜里,揮了揮手,上來一群狗腿子,斜著眼,看著地下簌簌發抖的婆子道:“給我死命的打!”那些狗腿子得令,一個個張牙舞爪,舉著棍子,向著李婆婆,正欲落下棍子。

    一旁的云天看的眼里冒火,見黑嘯天一把拉著自己,恨恨道:“大哥,這次莫要攔我,我要用這雙拳頭,把那王八羔子揍個稀巴爛,看他還敢恃強凌弱!”黑嘯天怕弟弟受傷,卻見弟弟眼光很是堅定,只得松手,口氣亦是堅定:“保護好自己!”

    “大哥,兄弟做事,您就放一百個心吧!”云天對著黑嘯天微微一笑,抄起一條板凳,一打橫,直直坐到了那幫狗腿子面前。(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