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 > 柔妃挾君闖天涯 > 第四十一章 親恩難忘
    “事情經過就是這樣,太子爺,斯人已逝,徒留悲傷已是無意,目下咱們該打算如何出城去避避?”吳嬤嬤的話言猶在耳,可是黑嘯天沖耳不聞,手中的畫軸拽的粉碎。那些前塵往事糾纏記憶,又豈是一兩句話便能抹殺得了的。

    他竟然不是父皇母后親生的?這打擊宛如晴天霹靂,擊打的太子兩眼發昏,雙膝發軟,十八年親恩化作一場空夢飄向遠方。

    他雖知道自己乃是神仙轉世托生,卻以為上天懲罰他寄居在魔后肚子里,懷胎三月所生,卻誰知最后的結局,他竟然是個野種!

    茫茫天地,何處是我黑嘯天該去的地方?黑嘯天的嘴角露出一絲苦笑,他的眼神漸漸變得苦澀,緩緩轉身,卻迎上了蘭凝霜一雙更加無助的眼。

    “我現在一無所有,就是連自己的身世……都是一團亂麻……”他嘴角的苦澀越聚越多,眼睛里的憂郁越加沉重了。

    “殿下,你還有我,不是么?”蘭凝霜的臉上帶著一絲憂慮,眼底泛著淚光。

    他抬眼看了面前的女人,她如此弱小,臉上的淚痕清晰可見,楚楚可憐的在寒風中簌簌發抖,為了她,他不愿再讓她受苦,他輕輕張開懷抱,把小女人緊緊摟在懷里。

    遠處響起一陣駿馬的嘶鳴,雪地中的四人緩緩抬頭,向著遠方望去。

    連綿的土丘,覆著厚厚的積雪,只見一個身影騎在馬背,突突的向著他們襲來。馬蹄卷起片片殘雪,看那面影越來越近,像是個十一二歲的少年。

    “皇兄,可找到你了!”還未等黑嘯天他們反應過來,那少年翻身下馬,撲通跪在地上。

    黑嘯天倒是一驚,見那少年臉上有淚,兩鬢沾了風雪泥濘,雪白的袍子也襤褸不堪,憶及往昔八王爺俊逸非凡的模樣,不覺心中感慨良多:“皇弟,你受苦了!”

    “不苦,不苦!”少年輕輕搖頭,仍是跪著道:“倒是太子爺,您受委屈了!”

    黑嘯天緩緩扶起皇弟,語調和緩道:“國已亡,還說這些虛名作甚,現如今咱們還是以兄弟相稱吧!”

    “殿下就是殿下!”八王爺嘴里雖是這么說,眼里卻閃爍著一絲溫暖,抱了抱拳,緩緩道:“云天向嘯天大哥行禮了!”說罷,復又低了頭欲要再拜。

    “老八,跟你說了,如今咱們兄弟無需搞這些花花腸子!”黑嘯天的臉上卻是有些不悅。

    “那也好!”云天拂拂衣袖,緩緩走近身邊的駿馬,拍了拍馬頭,對著黑嘯天道:“大哥,您看,為弟給您帶來了誰?”說罷一只小手指了指立在一旁打著響鼻的高頭大馬。

    黑嘯天早就注意到云天身邊的大動物,卻沒細看,聽著弟弟這么一說,不覺細細打量起來,那馬眼似流星在灰暗的天空下閃亮,胸前的一束青羅流蘇在風中緩緩飄拂。

    “玉璃!”黑嘯天眼里綻著光,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向著馬兒緩緩走去。那馬像是聽到了呼喚,看著面前的黑嘯天,呼啦啦,竟然流出了眼淚。

    久別重逢的摯友緊緊相擁,馬頭輕輕蹭著黑嘯天的臉上,一陣淡淡的癢感蘊藏著無限幸福。

    天涯飄零,肝膽相隨!黑嘯天的大手緊緊握住云天的小手,云天的小手撫摸著玉璃,在這蒼茫的人世,黑嘯天第一次感受到自己并不孤單!

      “云弟,快快祭拜母親吧!”黑嘯天呼喚著。

    少年緩緩地應了,黑嘯天卻不知道此刻弟弟心中百味雜陳:一件心事,如鯁在喉,他已整整調查了六年,卻道事情水落石出那日,那所謂仇人已然……

    對著皇后的衣冠冢,那深雪下隆起的一個土饅頭,云天的表情極其復雜:那是多年來追尋的殺母仇人,那是含辛茹苦對自己比對親生兒子還要疼愛的母后,為什么,這兩種身份,卻讓一個人占了?

    那瓶天仙散他早在城破之日在凌亂的皇后寢宮找到,還有一份密信,像是寫給張御醫,上面記著某年某月,配了若干草藥,其中一味便是天仙散。

    那是天仙散遺落冥間被冥王所獲,冥家世代以此為密,后隨著姐姐充作嫁妝嫁入了魔宮。

    云天雖是妖女之后,卻是從小便對藥物敏感,他早就在母后寢宮發現過那個瓷瓶。當時母后的神情極其慌亂。

    “母后,那里裝著是什么?”小皇子歪著頭問,那一年他六歲。

    “那是很苦很苦的藥,是給大人吃的,你小孩子家家就別管那么多了!”母后的話模棱兩可。

    他的心里從此有了一樁心事。

    現如今,往事不可追憶。他知道母后怕他的啞巴親娘挾子而驕威脅到太子的寶座,所以來個一不做二不休,斬草除根,想著慢慢培養,把那孩子培養成太子心腹,也就沒人敢跟太子爭這龍座。

    這一切,設計的多么周密,他和太子,從小就在一起,長兄如父,太子雖然冷傲,對這最小的皇弟卻是青睞有加:劍術,馬術,六藝悉數傳授,太子的老師便是皇弟的老師,研習,武藝,四書五經,奇門八卦,傾囊相授,他常說:“老八,有我一口飯吃,就絕不會餓著你!”他說:“就憑殿下一句話,老八就是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辭!”

    兄弟情深言猶在耳,瞬間成冰炭。如今對著那個土饅頭,他的眼里卻有淚水在打轉。

    “云天,向娘親嗑個響頭!”黑嘯天的話語低沉而哀傷。

    此刻愛恨隨風散,既然那個人已經入土為安,何必計較生前對錯!云天緩緩俯下身子,向著皇后娘娘鄭重的磕了三個響頭。

    “咚!咚!咚!”頭部敲擊地面,濺起飛雪片片,冰冷的雪水飛入眼里,被那滾燙的淚珠兒迅速湮滅,簌簌落下,分不清是雪還是淚!

    “兩位爺!快走吧!若是天黑還出不了城,那可就糟了!”吳嬤嬤的聲音蒼老而急促,黑嘯天看了她一眼,一言不發,輕輕把弟弟扶起,云天擦著淚眼,抬頭望向一邊,看見了暖云身邊簌簌發抖的蘭凝霜。

    “這位是蘭嫂子吧!”云天的語氣透著一絲哀傷。

    蘭凝霜看著眼前英氣勃發的少年,忽然想到亡國的凄苦,臉上的淚水簌簌而落。“哎!小叔子!”她的回答低而輕飄。

    暖云生怕小姐累著,況且小姐……她卻不敢在說什么,只是把眼睛直勾勾盯著玉璃看。黑嘯天怎會不知丫鬟的意思,這女子他疼惜還來不及,怎好讓她受那雪地跋涉之苦,眼見得天氣越變越差,呼嘯的北風嘶吼不停,一行人腳下步履匆匆,向著遠方跋涉。

    聽嬤嬤說,出了皇城便是清風鎮了,那里遠離人王的勢力范圍,恰是他們一行人暫時落腳的好去處。(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