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 > 柔妃挾君闖天涯 > 第二十九章 如實招來
    眾人一見堂上黯淡,卻見押上一個太醫打扮的官員。那官員低著腦袋,兩只眼睛骨溜溜直轉,眼底卻流露出一絲驚慌。

    黑暗中驚堂木拍響,隱于暗中的嬰靈像是得了什么訊號,直直發出一聲怒吼,把個老太醫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嬰靈隨即亮出兩只綠瞳,嚇得老先生屁滾尿流,忙忙的向后退去。只聽得那嬰靈一聲吼道:“無良庸醫,現今紅妃已然伏法,快把那如何瞞報蘭才人有身孕之事從實招來!”

    張壽丞正欲猶疑,驚堂木“咵”的直直落下,嚇得老兒出了一身冷汗,他本是膽小之人,況年歲又大,經不得這小鬼兒恐嚇,只得,忙忙趴著,低著頭,渾身抖得篩糠似得。如實招來。

    這個時候,白千雪的語音從黑暗里悠悠飄來,聲音冷峻不乏嚴厲,開口道:“堂下所跪之人可是太醫院的張壽丞張太醫!”

    張太醫先前已被那鬼魂驚嚇著,此刻一聽到白千雪的聲音,心里嚇得無措,嘴里囁嚅著:“啟稟青天大老爺,下官乃是御醫院張壽丞是也!”說罷,拜舞不停。

    白千雪聽了,忙命人取了那只碗來,送至張太醫面前,道:“這是蘭才人那日病中所用器具,張太醫可見過此物沒有?”說罷,那衙役細細把碗送至太醫手里,太醫舉著,細細查探,這黑陶碗很是普通,不過是制藥局通用的藥碗,并無甚奇怪。太醫向上看了白千雪一眼,眼神很是迷茫。

    白千雪一笑,微微從袖子里取出一個火折子,輕輕點燃,慢慢的再碗口點燃,碗口竟然騰起一股細小的藍色火苗,空氣中彌漫著一股蒜臭。這表明這碗里似乎沾了一些易燃的物質。

    張太醫看得有些呆了,他不明白這碗為何會燃燒起來。白千雪見張太醫一臉木然,狠狠冷笑,從兜里摸出一個紙包,向著張太醫臉上擲去,張太醫打開紙包,發現一撮白色粉末很是打眼。

    那是砒霜!張太醫嚇得驚出一身冷汗,他萬萬沒想到,他跟紅妃娘娘的暗示竟惹來這么大的災禍!

    張太醫忽然明白,兩只眼里滿是呆澀:卻原來自己成了紅妃娘娘替罪的羔羊!什么還賭債不過是籠絡的手段罷了!

    “張壽丞證據確鑿,你還想抵賴不曾!”白千雪口氣凌厲,雙目如矩。

    “下官冤枉啊,下官并未在才人娘娘碗里下毒!”張壽丞哭喊著,老臉上掛滿晶瑩的淚花。

    果然,白千雪冷眉倒豎,怒喝道:“大膽張壽丞,證據確鑿,還敢狡辯!”白千雪頓一頓繼續說道:“嫌犯張壽丞聽候發落,謀害皇親,公堂之上,滿口胡言,其罪可誅!拉下去,杖刑五百,打入天牢,明日午時凌遲處死!”白千雪刷的拋下一只簽牌。嚇得那張老兒一屁股呆坐在地上,整個人癡傻呆愣。

    好半晌,那老太醫才嗚嗚痛哭,撕心裂肺大叫道:“紅妃娘娘你害死老兒也!”

    白千雪等的就是這句話,他微微一笑,緩緩道:“堂下之人,切勿聒噪!我看你時有冤情上報,你莫慌張,有冤訴冤,若是真的冤枉,本官和二圣替你明察秋毫!”說罷緩緩揭開背后珠簾,直直跪下,張壽丞一看二圣端坐龍椅,正向著自己方向打量,心里愈加驚惶,大喊著:“不知二圣駕臨,萬望恕罪!”把個頭嗑的如搗蒜。

    皇帝雖是粗率之人,見那老兒有些懼怕,畢竟君臣一場,到有些不忍安慰道:“張愛卿不必如此恐慌,剛才不過是白大人故意嚇唬試探,你若心里當真沒有做這傷天害理之事,你便從實招來吧!”老皇的話說的樸實,倒給張太醫莫大安慰。

    張太醫左思右想,又見陛下態度并非嚴厲。覺得在隱瞞下去也是枉然,說不定倒要搭上身家性命。倒不如把他所知道的一并告知說不定倒能挽回一條老命。張太醫一想到此事,忙忙的跪下,口氣喃喃道;“微臣有話啟奏陛下!”

    “快說!”魔王的口氣甚是凌厲,絲毫不拖泥帶水。

    “微臣慚愧,沾染賭博惡習,負債萬兩,忽一日接到紅妃密令宣旨進宮,卻贈銀票1萬。微臣素知無功不受祿,且是紅妃所贈,更是要不得,正欲推脫,卻想債臺高筑,且賭坊之人催逼甚緊,眼看的期限已滿,他們那幫原是潑皮無賴,窮兇極惡之人,若是到期不還,哪管你是御醫還是草民,一并兒刀尖伺候。臣本想拖延幾日,無奈已然追到了家里,正在為難,幸喜冷月姑娘送來銀票萬兩,解了燃眉之急,微臣已知是紅妃娘娘暗中幫助,沒法,拿人手短,只得供她差遣,卻不想做出這等惡事!”太醫說完,一把鼻涕一把淚的磕頭不止。

    黑嘯天在一旁聽的兩眼冒出火星,如若不是母后拉著,他這性子 他這性子早就上前一拳把那老兒打翻在地。呼啦啦的太子從座位上站起,一雙眼睛滿是怒火,擰著眉,向著張太醫走去,張太醫嚇得連連往回退縮,嘴里不住喊著:“太子饒命太子饒命!”

    太子也只公堂規矩,只是蹲下一把抓著那老兒衣襟,盡量壓下怒氣,緩緩道:“快把那如何謀害蘭才人之事從實招來!若是亂說一字,你的項上人頭不保!”說完,向著地上一摜,那老兒哪受得了太子如此大力,早就被慣出去老遠。

    張壽丞心里慌得無法,只會連連磕頭,太子看他一副慫樣心煩意亂,開口道;“你這老王八,莫要再磕頭了,快把罪狀從實招來!”

    白千雪亦是驚堂木亂拍,夸夸的嚇得張壽丞不得不說。

    張壽丞抹了把臉哀哀相告道:“微臣那日聽得傳侯,卻是要為蘭才人診脈,不想紅妃娘娘派人囑咐,蘭才人所有脈象病況一字不漏需得上報紅妃,這是極機密,若是泄露半分,全家格殺勿論!,微臣害怕連累家人,沒法只得聽候紅妃差遣!當日進宮,為蘭才人診脈!卻不料切出一條喜脈,且是有孕三月有余……”張壽丞說到這里,聲音驟然變得極其微小,頭伏得低低的,像是躲避太子凜冽如刀的眼光。

    黑嘯天的眼光確如兩柄利刃直刺那代罪之人,他雖坐著細聽,可心里的火苗兒蹭蹭亂竄,牙冠咬的咯嘣,拳頭狠狠錘擊著椅子扶手,若不是一旁隱在邊廂里的蘭凝霜一味向他使眼色,勸他壓制,他早就上前把那老兒碎尸萬段。

    蘭凝霜聽著太醫一席話,明白了大半,卻原來是如此落了孩子,一想到那日之后,紅若云的所謂噓寒問暖,不覺身上雞皮疙瘩直冒,似有陣陣冷風襲上心頭,宮中爾虞我詐,笑里藏刀,恰恰都被她遇著了。

    她的心里漸漸泛起一股酸水,想到那可憐的孩子,并未開罪任何人,僅僅是由于他是蘭凝霜的孩子卻慘遭橫禍,眼里的淚禁不住又一滴滴滑落。兀自心傷之際,只聽的人耳旁有人喚她,忙忙回頭,卻見空中飄這個灰白的影兒,再一看,竟是那嬰靈稚子。

    “母妃,您是在為兒臣未及出世卻遭橫禍而哭泣么?”嬰靈緩緩在蘭凝霜面前俯下身子,像一般小兒女纏繞父母膝下般,把頭輕輕靠在蘭凝霜膝上。

    蘭凝霜眼里噙著淚,手兒變得極其輕柔,生怕觸痛愛兒似得,輕輕拂過嬰靈的頭顱,嬰靈像是感受到了母親的溫暖,緩緩閉上眼睛,喃喃道:“母妃大人,謝謝您晝夜不斷給我吟誦佛經,如今天可憐見,地藏王菩薩憐我孤苦年幼,又見母妃勤謹侍奉佛祖,夙夜不敢怠慢,我本為童子命之人,若不是下毒,即使出世也活不過三歲。地藏菩薩如今度我復歸仙班,觀音娘娘憐我,收我做了她的弟子,賜名積善。我即刻便要動身位列仙班,我走之后,萬望母妃朝夕禮佛,保佑國泰民安,兒臣在給母妃施禮了!”那嬰靈復又跪下,向著蘭凝霜叩著頭,蘭凝霜此時淚眼模糊,正欲上前擁兒入懷,那嬰靈卻化作一縷白煙飄散。

    廳堂之上,只聽得一聲聒噪,卻原來是張壽丞陳述道紅妃這一節,紅妃巋然不動。臉上浮現陰騭之氣,眉眼兒未曾流露出恐懼。

    “你這賤人!死到臨頭了!還不從實招來!”太子再也按耐不住,掙脫了手下護衛阻攔,一步上前,高高舉起拳頭,一把拎住紅若云,向著地上一摜,正欲擊下,不料,那奸妃一陣冷笑,倒把他震得手足無措。

    “黑嘯天,你終于下的了手么?”紅若云的眼里滿是淚水,張壽丞的供詞證據確鑿,那只碗兒也是從她蝶苑搜出,還有冷月的供詞,累累罪證,不容抵賴。沒想到啊,那小丫頭為情所困,生生戀著白千雪,白大人輕易就從她口里套出了紅若云的秘密,待到尋到那只藥箱,仵作細細檢查過了,發現白瓷瓶里的藥丸竟然與那碗沿兒上刮下的粉末如出一轍,恰恰那青色藥丸倒是用砒霜攢簇而成。

    “紅若云你還有什么好狡辯的?”一旁的黑嘯天冷著臉,看也不看堂下哀哭的蝶苑夫人。

    “這不是真的,本宮只是為她診病,冷月在哪里,冷月可以為我作證!冷月,冷月!”紅若云像瘋了一般從地上爬起,滿屋子飛跑著,喚著冷月的名字。

    白千雪心里很明白,這紅妃娘娘是把冷月當做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冷月被傳喚上來,此刻,暖云吳嬤嬤正侍立蘭才人身旁。暖云在暗中看得清楚,冷月已非昔日冷月,一日不見,她早就貴為三品令人地位今非昔比。暖云暗中看冷月著一件絳紅宮紗繡線小襖,下穿一條水紅百褶羅裙,頭上的那只簪子分明是珍珠扭結而成,彎彎繞繞點綴著無數細小珍珠,極其繁復。

    現在,這冷月舉手投足間已無涼詞宮生澀之態,活脫脫一位令人女官。(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