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 > 柔妃挾君闖天涯 > 第二十七章 情真意切
    蘭凝霜緩緩抬起眼睛,盈盈如秋水的目光忽然緩緩地與太子炙熱的目光交匯。忽然,少女只覺臉上泛著一絲滾熱,輕輕把頭低著。

    太子眼見這嬌羞的模樣,心里泛起陣陣憐愛,輕輕地像捧著一枚水晶般緩緩捧起少女粉嫩的桃腮,輕輕在她的櫻唇上印上了深深的一吻。

    蘭凝霜只覺渾身一陣酥麻,本是剛剛病愈的身子,被這太子一吻,頭腦倒有些輕飄,身子綿軟,竟然喘著氣輕輕靠在黑嘯天身上。黑嘯天只覺得胸口一片溫熱,,大手輕輕把少女攬在懷里,少女柔若無骨,宛若一束流光瀲入懷中。二人相對無話,只是如此緊緊相擁。

    蘭凝霜今時今日,經歷諸多挫折,心里早就沒了南華半點痕跡,只是,一味的把一顆孱弱的真心向著黑嘯天身上貼去,而黑嘯天呢,他的心里未嘗不有自己的打算。

    自從兒子忽然夭折,他雖痛不欲生,不過心中卻有一絲欣慰:他與蘭凝霜的關系反倒變得愈加親密,打入冷宮,御醫診病,宮苑的嬪妃爭斗,這一步步把他們拉的越來越近。都說患難夫妻,他們經歷的苦現在已然很多了。只是,他的心里卻不愿心愛的女人承受更多!

    “凝霜,今日覺得身子如何?”黑嘯天關切的扶著蘭凝霜坐在桌前,輕輕地幫她披上那件藕荷色的夾襖。

    “今天臣妾覺得好多了,多謝太子殿下記掛!”蘭凝霜的語氣雖則淡淡的,但是她的眼里分明流露出繾綣之情。

    太子見蘭凝霜氣色大勝從前不覺喜不自禁,忙忙的向著蘭凝霜遞上一塊翠玉豆糕,開口道:“這是太子我吩咐御膳房今日制出來的,我偷偷嘗了2塊,覺得好吃,便帶來與你一同吃了罷。”黑嘯天說這話的時候,臉上掛著幾分男孩的稚氣,這到令蘭凝霜覺得分外的可親。

    蘭凝霜道一聲謝,緩緩接過豆糕,細細抿了,那豆糕卻是制作的細膩,一點兒豆渣皆無,入口即化,太子怕蘭凝霜吞咽太快,見她把糕三下吃完,心里反倒甚急,怕她噎著,嘴里不住的說著:“慢點吃,沒人跟你搶的!”一邊遞上一碗上好的金絲官燕。蘭凝霜眼里含笑,緩緩看了一眼太子,手中調羹剜了一勺正欲入口,卻被太子伸出脖頸搶入嘴里,蘭凝霜心里好笑,嘴上卻故意氣惱道:“太子殿下,這燕窩分明是殿下拿來賞賜于臣妾的,怎么反倒被您吃了去?”

    黑嘯天看到蘭凝霜嘟著嘴,知道她是故意打趣,遂也玩笑口吻道:“燕窩是太子我吩咐御膳房做的,既然是這樣,我當然是可以吃的了,我是太子,將來的皇帝,整個國家都是我的,還不能吃你一口燕窩么?”他雖這么說了,只是嘴上的笑意實在繃不住了,嘩啦啦如同開閘的水泄了一地。

    蘭凝霜被太子狂妄自大的表演也逗笑了,這是她入宮以來最溫暖的笑顏,她只希望這一刻多停留才好,那些什么天宮,什么刺殺,她統統不記得了,而那南華呢,早就消失在記憶深處永遠的沉默,她的心里此刻或者永遠只有那一個人!

    青紗帳里。“嘯天,我說我的心里此刻只有你你信么?”凝霜撫著黑嘯天的頭,目光中滿是濃濃的愛憐。   “我信!”他的回答雖然低沉,卻很堅定。

    “你不怕臣妾的心里再裝著別人?”蘭凝霜像是試探似得。

    “你是我的奴隸,那印記深深印在 深深印在你的身上!”他笑了笑.

    “今生今世,不管是仙是魔,只要有你的地方,就會有我,無論是誰,休想把我們分開,這輩子我們就此羈絆在一起,生生世世。”黑嘯天的話宛如一記重錘擊開了蘭凝霜混沌的思維。蘭凝霜把頭輕輕仰著,看著黑嘯天英俊的側臉,一滴冰涼的東西順著少年俊逸的臉龐緩緩滑落。

    剛才的那番話,現在的這滴淚,如此熟悉,那道厚重的帷幕此刻徐徐落下,所有的迷霧正要解開,卻又無從解開。眼前的少年的面影緩緩在蘭凝霜眼前飄蕩,那眼神,如此哀傷,那話語,如此沉重,那分明就是--東華---帝君!蘭凝霜這樣想著,天宮的前塵往事忽然如打開的閘門緩緩溢出,她的心劇烈的顫抖著,眼底愈發炙熱了,那些貶謫的凄苦,宮廷的爭斗,還有那往昔戀人……背叛!那個人,無從提起,也不愿提起,有些事情過去了唯有過去,若在苦苦糾纏,只是徒留一地心傷而已。

    “您是東華么?”蘭凝霜的聲音低沉卻憂傷。那雙眼睛雖然是憂郁的紫色,但卻像極了東華。

    “是又怎樣,不是又怎樣?”他的口氣透露出些許無奈,對于這個問題,太子覺得已無回答的必要。

    “沒什么,只覺得殿下您像極了一個故友!”蘭凝霜的口氣淡淡的,既然已經沉淪,那在探討誰是誰非,又有何意義,既然老天讓他們再次相遇,索性讓那愛戀淹沒的在猛烈一點,她無需再深究黑嘯天到底是不是南華轉世,就如黑嘯天也無需探究蘭凝霜是不是墨蘭。有些東西無需領會的如此清晰。

    蘭凝霜這樣想著緩緩閉了眼睛,她感到有些累了,自從兒子失去以后,她感到自己仿佛衰老了十歲,兒子仿佛帶去了她十年的光陰。她累了,她不想再糾纏,她只想好好的平平淡淡的愛一個人,也就這樣,僅此而已!想到這兒,懷著對兒子逝去的傷感,還有內心對未來的恐懼,她把頭輕輕的把頭靠在少年身上。少年堅實的胸膛緩緩起伏著,他的氣息輕輕包圍了她。

    這一刻,她不在浮想聯翩,她的心變得安靜,只從這一刻起,她決定一生一世好好愛他!

    這一刻,他不在猶猶豫豫,他的心變得堅定,只從這一刻起,他知道這女人是他一生最愛!

    “就讓我們這樣相互依偎著,好不好?”蘭凝霜的眼里注滿淚水,這女子真真忒是多情,真是個水做的娃娃。

    他不語,只是把她緊緊揉在懷里,緊的都快窒息了。她聽到了他心臟的搏動,堅實而有力,這一刻,蘭凝霜緊繃的心弦緩緩松了下來,慢慢閉了眼,聽他在耳邊竊竊私語。

    他的溫柔的唇瓣輕輕咬著她纖巧的耳膜,他的話像是大海無聲的波浪在她耳邊起伏,他的語調有些暗淡,緩緩說道:“如果有一天我不再是太子,你還會這樣陪著我一直走下去么?”

    “會的,臣妾會陪著太子,直到臣妾死去!不管你是不是太子,我只是愛你!”她的回答哀傷卻又堅定,雖然閉著眼睛,可是兩行清淚滾滾而出。

    她真是個愛哭的女子。他笑了笑,愛憐的把輕吻雨點般灑在她的臉頰上,柔嫩的舌頭輕輕地舔舐著她的粉頰。蘭凝霜被黑嘯天逗弄的有些癢了,輕輕地像小貓般蜷縮在愛人懷里,緩緩閉上眼睛,她希望在他懷里睡去,這一刻如此銷魂,她不愿醒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