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 > 柔妃挾君闖天涯 > 第二十六章 病如抽絲
    黑嘯天狩獵以歸,卻不進宮,心急火燎的一匹駿馬直奔涼詞宮。

    此刻他的心里只有蘭凝霜,多日不見,不知她近況如何?她這多病憂愁身,深深令他記掛不安。

    黑嘯天騎馬快速鞭行至,下了馬兒,輕輕推開兩扇門,院子里蕭索一片,灰塵蒙蒙,像是久未打掃的樣子。

    黑嘯天心里很是焦躁,哪顧得上這些,忙忙的大步流星來至屋前,輕叩門扉,卻見門是虛掩著,且門里聲音氣息全無,不覺心里好生奇怪,有一股不安隱隱襲來。連忙的推門進去,卻見蘭凝霜撲倒在床上,趕忙的跑將過去,輕輕抱起,緊緊擁在懷里。黑嘯天細細看了,那凝霜面色蒼白,氣息衰弱,一手垂了下來,手里似乎握著一團什么東西,一角映出一抹鮮紅。

    黑嘯天輕輕把蘭凝霜拉在自己身上,緩緩抬起她骨瘦如柴的臂膀,輕輕打開緊握的拳頭,卻原來是一塊絲帕攥在手中,黑嘯天好奇,緩緩抽出絲帕,細細打開,卻見幾滴鮮血如此刺眼綻放在白絹之上。

    吐血之癥!黑嘯天心里略過一絲寒涼。再細細想起,外面院子,似乎到處都飄著一些果殼,那鮮紅的殼倒像是荔枝桂圓之流。

    黑嘯天恍然大悟,知道事情原委,再看蘭凝霜面色蒼白,手足發涼,是謂寒癥,定是陰虛內熱過多服用甜香軟糯,堅硬干燥生冷之物才促發的病癥,凝霜本是陰虛體質,只能清淡飲食,慢慢調養,怎經得起那涼風吹拂,冷水入肚,況又一時貪嘴食了這么些不合時宜的東西,吐血那是必然的。

    黑嘯天這樣想著,心里漸漸有了眉目,若說這飲食宜忌,事關醫藥金石之類,卻都是那人所精通的!一想到那人第一次在涼詞宮里對著他的絕望眼神,他便明白,有些人,是言出口,必實踐之人,只是,她所要報復的,偏偏是柔弱的蘭凝霜!

    黑嘯天咬著牙,一股怒意在俊逸的臉上緩緩蔓延,心里的悲苦似潮水般涌過全身:天若要懲罰,為何不懲罰那些做惡之人,為何為何全要降臨這柔弱無意的可憐女子身上!黑嘯天這樣想著,心里萌生出一定要救活蘭凝霜的愿望,不管用什么方法,不管用多少銀子,哪怕就是失去半個國家,他都在所不惜。一想到此,黑嘯天忙忙的向著窗外呼叫起來,早有侍衛牽著馬接應了,太子只冷冷一句:“快快去請太醫來!”打發侍衛去了。

    一頂青帳軟轎緩緩抬著一位佳人連夜入宮。

    佳人坐在轎子里,頭沉沉垂著,宛若一朵病蘭帶著一臉的蒼白,嘴唇輕抿,四面的帳子圍得密不透風。那頂轎子穿過宮門,一溜煙的抬到了太醫院里。

    診治的卻是張壽丞。那張壽丞一聽太子爺駕臨,恰是怕太子爺查那舊案,他心里有鬼,早嚇得屁滾尿流,抖抖索索接駕。見太子懷里抱著一個美人,且那臉面好生熟悉,竟是蘭才人,心里倒又有些不安,只是不知應,聽候太子吩咐。

    黑嘯天見張壽丞呆頭呆腦站著,也不命人取把椅子讓他坐了,心里一肚子火氣,遂咬牙道:“你這狗奴才,看到本太子來了,卻不看座,你當真活的不耐煩了!”太子這火氣一語驚醒了張壽丞,他才忙忙的醒悟過來,連連催人去搬了一張椅子扶太子上首坐了,看茶遞水,一路親自伺候周全了,又怕太子要清凈,遣散了那些雜役。一臉的驚恐,低低趴在地上,嘴里不住的喊著:“老臣該死,萬望殿下恕罪!”連連叩首。

    太子喝了茶,卻是上好的春茶鐵觀音,這個時候,已是秋天,飲紅茶倒是有保健之效。看來這張老兒身為太醫,還是深諳保養之道。黑嘯天品了茶,心里的濁氣微微輕了一些,心神也略略安定。于是指了指早已睡在榻上的蘭凝霜道:“張太醫,蘭才人娘娘身體違和,急需醫治,這是今日在她床上發之物,太醫可細細明辨,對癥施藥!”遂從袖里摸出那塊吐血絲帕,張太醫畢恭畢敬跪接了,輕輕退到一旁,展開細看:見那血跡已干,卻是呈現紫暗顏色。心內想了,復又觀 復又觀望珠簾內才人臉色,卻是煞白不見血色,于是細問太子才人娘娘發病癥狀,輕輕上前,請求把脈。

    幾個醫女緩緩來至近前,輕輕把才人一條蒼白手臂露出皓腕,太醫上前切脈,見脈象沉緩,一息不足4至,陽氣虛弱失于溫運,乃是虛證。寒邪凝滯,郁結于體,不得疏通,需溫潤湯藥飲食好生調理,方可轉圜。

    張太醫細細把病情跟太子說了,且要太子放寬心,雖則吐血,看似可怕,實則不過是偶然之象,無需驚惶。太子既知蘭才人病況心下反倒有些心安,只是太子府公務繁忙,又不可長留太醫院,心里卻又擔心蘭才人身子,便派了些心腹體己守在太醫院里,且把吳嬤嬤暖云偷偷接來,一并看護凝霜。

    吳嬤嬤暖云一見小主這般憔悴,不覺愴然淚下。太子好生安慰,拜托她們好好代為照顧,才匆匆離了太醫院。吳嬤嬤一見小主模樣,心里早就酸澀一片,兩個人圍著小主急的團團亂轉,又是怕她冷著,捂著厚厚被子,又是怕她受涼放了腳爐子,這景象把那張太醫反倒逗得有些樂了。

    “嬤嬤,你老人家無需如此勤謹,才人娘娘這病不過是由于飲食不當加上偶感風寒,加上娘娘平素體質虛弱,才會引發如此吐血之癥,只需靜養時日,湯藥調理,飲食清淡,即可慢慢痊愈!”張太醫心里一直因那件事覺得有些對不住蘭才人,今日蘭才人在他手里療病,他抱著將功補過之心,非把她蘭才人醫治好不可。

    張太醫這樣想著,心里有了主見,見才人這病像是積郁已久,現今不過突然發作。這類虛證只需從內至外細細調理方為上策。為今之計,只得如此,張太醫心里打定主意,握了一支筆,在紙上刷刷寫個不停,那些藥名宛如一位位使才人身子強健的仙人緩緩從紙上浮現。都說魔宮張壽丞乃是藥王投胎的回春手,今日看他的藥方果是名不虛傳。

    張太醫似乎也滿意自己所開的藥方,忙忙吩咐下去抓了。那藥方卻是治療憂患虛勞吐血之方。

    生地黃2500克,搗取汁,干砂鍋微火煮2-3沸,投白蜜1升,在煎至3升,每服半升,日3服。無需忌口。

    張太醫把這方子交到吳嬤嬤手里,且是要這老仆悉心照顧小主,吳嬤嬤接了方子,仔細的揣摩著,吩咐暖云前去熬藥。暖云心里正愁小主病倒,不曾為其做些什么,心下甚憂,見嬤嬤如此吩咐,歡喜的什么人似得,忙忙的答應了,向醫女要了小藥罐子,淘洗干凈了,藥庫庫掌聽喚早就有切造大夫把藥調制妥當送來,傷寒科大夫也羅列兩旁伺候,大伙兒心倒是很齊,一心盼望著才人娘娘這病早日康健。

    湯藥是將近傍晚的時候服了一劑,以后每日都服3次。暖云心眼仔細,眼見得那湯藥在蘭凝霜身上漸漸起了作用,雖則她體質虛弱,療效甚慢,卻是好歹可睜開眼睛,進食一些米粥。就這樣,一日重復著3次,慢慢的把一日三餐由稀到厚逐層添加上了,漸漸地,蘭凝霜覺得手臂有些力氣,照照鏡子,臉頰也不在凹陷,漸漸有了血色,太子每日一得空閑便來太醫院探視,眼見得蘭凝霜變化喜人:原先進來,幾乎半死,眼睛閉了,臉上毫無血色,現在慢慢調理,也不吐血了,米粥軟飯也可以進食了,近日似乎連針黹繡活這些繁瑣工作都做得有模有樣。

    太子這日去的時候,正是午后。蘭才人小睡剛起,披了一件藕荷色的薄襖,手里捧著一卷畫冊依著床架細細的看著,太子見她看的廢寢忘食,連小桌上一碗蓮子羹透涼了都未曾發現,不覺搖了搖頭,慢慢走向佳人。

    此時吳嬤嬤正好從門外進來,見太子駕臨,識趣的掩門而走,太子微微一笑,也不打擾,他的手里正提著一只朱漆描金食盒,緩緩放下,取出盛放在里頭的一碗羹湯,三碟糕點,緩緩搬張凳子,坐到蘭凝霜看書那頭,也不出聲,只是把眼睛往那畫冊上瞟。

    蘭凝霜看了許久,只覺得雙眼微微發脹,手里的畫卷卻被一雙手接過,蘭凝霜倒是奇了,大白天的誰在她的房里添亂?(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