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 > 柔妃挾君闖天涯 > 第二十二章 冥宮舊事
    紅若云只管呆呆看著冷月手里的玉佩。那玉佩在幽暗的燭光下呈現出淡綠的光澤,卻是只有半個圓環兒,像是被人故意生生一分兩半似得。

    紅若云捏著玉佩看了半天,忽然像是勾起了什么似得,悄悄掩起袖子,從袖口漏出半枚碧綠的墜子,輕輕的兩相對著,真是奇了!那玉墜竟然咬合的絲毫無措,恰恰組成了一個光滑的圓環兒!

    難道,眼前這丫頭,真的是我失散多年的……紅若云倒有些呆了,她記得父親冥王在她小時候約莫提起她似乎還有個妹妹流落天涯,那個時候,她已經10歲了,也是粗實人事的時候,父親一日取出半枚碧玉環兒交付到她手中,語意緩緩,口氣沉沉道:“若云我兒,你且記得,父王賜你半枚碧玉環,那是父王體己之物,還有半枚留存在你妹妹身上,你們姐妹若是相認,且看父王在你們出生的時候右臂上各烙了一只蝴蝶,且以這個為相認記號!父王老了,你長大又要嫁人,你的弟弟們還尚在年幼,目前也看不出資質,我們冥府世世代代管理著地獄鬼族無數,目下,卻是新老難以接替,你若是嫁人,也難為你多為娘家幫襯,若是你的弟弟中有賢良可為明君的,且要好好輔佐,若是皆愚頑不靈,你待到尋到你妹妹,你姐妹兩個誰若是生了兒子,誰就接替了吧!”

    父親的話如在耳邊,其聲難忘。她幼時只知父王就她一個長女,卻未曾想還冒出一個妹妹,后來年歲漸長,聽宮里老人說起,說是那個遺落的小公主乃是父王私會凡間女子所生,怎奈沒有名分,只得遺棄了事!那枚玉佩也留在那女娃娃身上,只當做日后相認的信物!

    紅若云想到這一層,望望手中合起的玉佩,再看冷月的眉眼,到卻是與父親有幾分相似,再估摸著年齡,想來也是八九不離十。據說那女嬰是長女3歲時被遺棄出宮,那冷月今年恰恰15歲,推算下來,卻是絲毫不差。紅若云是個仔細的人,雖然這年齡倒是吻合了,只是這女孩經歷她倒要問問清楚。

    于是她緩緩對冷月道:“你且走過來,本宮有話問你!”

    冷月一顆心本就忐忑,不知自己的對答有無露出一絲馬腳,見紅若云喚她,腳步雖然匆匆趨上前來,心里著實有些慌亂,怯怯開口道:“不知夫人喚小的上前所為何事?”

    紅若云見冷月低了頭,很是慌張,像是安慰般緩緩開口道:“冷月姑娘,莫要慌張,本宮有件小事正欲向你打聽!”說完緩緩把半枚玉佩拎在手里。

    冷月偷偷瞥見,嚇得臉色煞白,低低叩首道:“奴婢不知這玉佩來歷!萬望夫人恕罪!”

    “這倒奇了!”紅若云挑了挑眉,緩緩道:“你既不知這玉佩來歷,為何佩戴,你這玉佩到底從何人那里盜的,快說!”紅若云的笑臉霎時翻作烏云。

    “娘娘饒命!這玉佩……玉佩卻是自小就……”冷月的話說的吞吞吐吐,似乎在掩藏著什么。

    “自小什么?”紅夫人杏眼圓睜,口氣很是暴戾,“你倒是快說啊,若是不說,別怪我簪子伺候!”說罷,這婦人冷不丁的從頭上拔下一只花簪狠狠朝著冷月雪白柔嫩的手臂上戳去,“你這賤丫頭倒是快說啊!”身旁的蜜蜂兒也在幫腔。冷月被戳的哇哇亂叫,那簪子尖又長又細,扎進皮肉,都溢出點點血斑,冷月實在挨不得痛了,只得哀哀哭叫道:“夫人莫在如此了,小的說,小的全說!”

    紅夫人“鐺”地一聲把簪子往床前的雕花紫檀桌子一擲,一縷碎發緩緩飄落。紅夫人冷冷看著眼前的小丫頭,冷冷道:“還不快說!”

    冷月哭喪著臉,連連趴在地上磕頭,斷斷續續說道:“奴婢本是豆腐坊的張爺爺的孫女,奴婢的母親未婚先孕生下奴婢,從小這玉佩就帶在我身上未曾離我身一步,聽我娘說,這玉佩乃是父親大人的贈物,卻沒想,恰是和夫人您有些……有些緣故!”冷月的聲音慢慢低了下去,眼睛偷偷地向上抬著,悄悄瞄著紅夫人的臉。

    紅若云聽罷,不發一言,緩緩走到冷月面前,一抬手,把冷月右臂擰了,冷月不知夫人作甚,只覺得右臂衣袖一陣脆響,袖子生生被拉出一道口子,雪白的右臂上一只黑色的蝴蝶赫然呈現在紅夫人面前!

    這印記,這玉佩!是了!這恰恰是父親日思夜想的幺女!紅若云萬萬沒有想到竟會在這里遇到自己的親生妹妹!只是一想到,早先她不知冷月乃是其親妹妹所做的蠢事,心里反而懊 反而懊悔萬分,心里一陣酸酸的,眼淚水撲簌簌流了出來!

    此刻,父親關于繼承王位的話語,她早已拋到九霄云外,她的心里很是篤定:在這深宮之中,多一個親人,便會多一分抗衡的力量!目下,蘭凝霜那邊似乎已然岌岌可危,她若在加把勁,沒準太子妃的寶座已然降臨她所有!

    一想到此事,她的臉上綻出一絲陰騭的微笑,微微地,紅若云欠身扶起冷月,抹了抹眼淚,滿懷柔情道;“我的好妹妹,你可把姐姐想的好苦,姐姐早先不知你的身份,對你做了諸多傻事,萬望你不要記恨姐姐才好!”說罷,竟然緩緩地向著冷月施禮起來。

    冷月本就心里有鬼,看到紅夫人真把她當成親生妹子,反倒有了一點底氣,語氣也變得甜蜜起來:“姐妹相認,天大喜事!姐姐以前何曾對我做了什么?我卻早忘了!”冷月嘴上雖這么說,心里卻是有些叫苦,那碗紅花藥水差點要了她的命,更何況喝了那藥生不出小孩!

    紅若云似乎早已洞悉冷月的想法,緩緩上前,柔聲道:“我的好妹妹,以前都是姐姐對不住你,你放心從今往后只要姐姐穿著金,你冷月妹妹一定帶著銀,咱們姐倆互相扶持,互相幫襯,豈不兩全其美?”一席話說的冷月心里像是灌了蜜般甜,又見紅若云示意蜜蜂兒捧出一個嵌著七色寶石的箱子,緩緩打開,一箱子珠玉翠鈿耀眼的冷月雙眼發直。她何曾見過這等寶物,只見紅若云翹著蘭花指首飾中擇了一支通體晶瑩的水晶月牙簪子緩緩托在手里,輕輕地走到冷月身邊,慢慢的把簪子插進冷月烏黑的頭發之中。

    “這只簪子真真配你!”紅若云隨手接過蜜蜂兒遞上的銅鏡,在冷月身后一側緩緩照著,緩緩開口道:“這簪子送你如何?”冷月在鏡中看著自己頭上那只水晶簪子,心里涌起陣陣蜜汁。

    “多謝姐姐的禮物!只是這禮物忒是貴重!”冷月對這只簪子的來歷早有耳聞,這是海公主送給夫人十八歲的壽禮,夫人竟然把這么貴重的東西送給了她,看來,夫人真正相信了冷月就是冥王遺落人間的的小公主是了。冷月想著,如今攀上這個親戚豈不美事,頭上的那只簪子散發著誘人的光澤,嘴上雖然這么推脫,手卻慢慢把簪子掖進了衣袖。

    待到冷月告辭的時候,蜜蜂兒緩緩望著冷月離去的背影,悠悠開口道:“夫人真的以為冷月是您的親妹妹么?”

    紅若云嘴角冷冷掛著一個難測的微笑,緩緩道:“假亦真來真亦假,我哪管她是真是假,只道是人多好辦事,她如今收了我的好處,又結了我這個貴親,少不得受我掣肘,這丫頭有些貪心,倒是可以利用一下!”

    蜜蜂兒輕輕“喔”了一聲,若有所思的點頭道:“小的明白了,只是夫人卻才答應她互相幫襯,只一件,那碗紅花藥水卻是讓她喝了,以后她若是計較,又該如何處置?”

    “這倒好辦,你速速去她耳房送上解百憂一粒,讓她合水服下,她的葵水自來,也就有了生育!”紅若云說的很是輕巧。

    蜜蜂兒卻皺著眉,有些不悅:“夫人這解百憂可是冥府皇家專用,概不秘傳,怎好給這下賤之人服了去?”

    紅夫人看到蜜蜂兒一副不知世務的樣子,緩緩開解道:“此一時彼一時!我若是幫了她這個大忙,她定會對我五體投地,從此死心塌地為我賣命,丹藥何止千萬,忠仆卻在難得萬一,莫要遲疑,快快從了去,早作了斷!”紅夫人揮了手,遣蜜蜂兒取了一個小白瓷瓶去了。

    屏退了左右,一個人慢慢待著。對于剛才冷月手臂上那只蝴蝶她早已看出破綻,那是后天畫上去的,墨跡還未干透,冥宮的蝴蝶印乃是冥后的蝴蝶戒子生生燙印上去的,一想到此,她的左臂緩緩撫摸著右臂山的某個地方,那是母親給她烙的,而那個所謂妹妹,是父親偷了戒子為了日后相認給她烙的。

    她不甘心,她不愿讓人知道她的秘密,她不喜歡有人和她分享父親!包括那個素未謀面的妹妹!

    現在,紅夫人感到莫大的威脅深深壓迫著她,自從嬰靈叨擾,蜜蜂兒一早便發現夫人的藥箱大開,缺了幾個瓶子,瓶子裝著的皆是安魂迷夢之藥粉。紅夫人聽到蜜蜂兒氣急敗壞的回稟,心里頓時涼涼的。也不知如何是好,且只得走一步算一步了。

    那盜藥之人,卻在她心里盤桓很久,到底是誰如此熟悉她的秘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