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 > 柔妃挾君闖天涯 > 第二十一章 一簾幽夢
    夜涼如水。特別是深秋的夜,有徹骨的冷意。

    蘭凝霜小小的身子微微側著,臉朝向外面,珠簾兒里透進絲絲月光,如此寡淡,如此涼薄,輕輕地似紗鋪在光滑的地面上。今夜,她有些惆悵,心中悶悶的,似乎有什么東西堵著,摳不出,卻又無法訴說。

    蘭凝霜微微回轉頭,身邊的男人已然進入夢鄉,他的粗壯有力的手臂像一條鏈子環繞著她纖細的腰肢,看著男人安詳的臉,不知怎的,她的心里竟然涌出無數的辛酸。

    進入這魔宮都快三個月了,從初秋一直到深秋,眼見得冬天就在眼前,而她的心里早已慢慢接受了希望破滅的現實。南華再也不會回到她身邊了,一個有家室的男人你要讓他怎么回報你的真情?過去情緣已然如浮云,該散的且都散了,現在留在身邊的,唯有這男人。蘭凝霜這樣想著,心里涌起無限愛憐,許是失去兒子的打擊著實太大,她覺得很累,她需要有個肩膀讓她依靠,她不在想那些關于愛情的點滴,在現實面前,活下去遠比愛情來的實際。

    蘭凝霜的思緒慢慢變得清澈,閉了眼,眼中的淚卻一點點滴落下來,寒涼的秋夜,開著的花窗,那風兒吹動珠簾,灑一地淺淺碎影,她的神思似乎也隨著這珠簾搖曳,她的心里漸漸泛起一股柔情,呼喚著,呼喚著從未謀面的兒子。

    “孩兒,孩兒,娘親在這里!你慢點走!等等娘!”蘭凝霜聲聲呼喚著,腳下的步子變得愈加沉重,眼前恍惚出現了一個小小的身影,那身影聽見呼喚慢慢回過頭來,正對著她的是一張純凈無邪嬰兒的笑臉。

    “母親,母親,孩兒走得慢!母親快跟上!”嬰孩忽然伸出白胖的手,像是要擁抱母親般,臉上綻著一抹笑意,蘭凝霜也微笑著,向著兒子緩緩跑去,此時她的心里卻又無法言語的甜蜜。

    哧啦啦,不知什么時候一只鐵鉤生生勾住了嬰孩,嬰孩的臉瞬間變得慘白,蘭凝霜看到兒子像是被那鐵鉤牢牢地鎖住,那鐵鉤在一寸寸慢慢退后,在孩子的身后,有一片大火在熊熊燃燒著。

    “娘親,娘親,快救我!快救我!”那小嬰孩忽然發出一陣陣慘叫,而他的周圍,一些黑色的魅影在穿梭不休,那些鬼怪張著血盆大口正要吞噬這肥白可愛的孩子。蘭凝霜的心此刻忽然覺得一陣陣揪地生疼,她忙忙伸出手,忽然做出一個匪夷所思的舉動,她竟然扳斷了一只胳臂,丟給了那個嬰兒,剎那間,那些鬼魅連同那嬰兒一起消失在黑暗的虛空。

    蘭凝霜緩緩睜開眼睛,只覺得頭上一陣陣冒著冷汗,她雖然是作為上仙投了狐胎,奇怪的是在今夜,她突然擁有了狐族感知靈異的能力,剛才夢中所見,栩栩如生,宛若當真發生在面前一般,蘭凝霜一想到此,心中一陣陣發憷,忽然想起那只扳斷的胳臂,緩緩地,她把驚異不定的目光投向雙手,倒是大大舒了一口氣,還好,兩條手臂完好無損。

    蘭凝霜慢慢坐起身子,想起剛才夢中所見那恐怖的畫面,冥冥之中,忽然想起人世鬼神間似乎有嬰靈這一味東西存在。

    蘭凝霜知道嬰靈源于地藏王菩薩超度,那個時候,狐族作為有靈性的生物,被允許旁聽佛經,也不記得她是幾歲聽得,她只記得那些嬰靈長得奇形怪狀:有的四肢殘缺,有的頭大身小,有的聾啞顛癡,但是或多或少的,都是一副愁容滿面,她記得菩薩曾說過,這些可憐的孩子沒有機會從母親體內娩出,就生生給穩婆一雙攪鉤絞碎,有些穩婆可是昧著良心,為窮人打胎,明明還是可以存活的嬰兒,也生生弄死,借以所取高額的墮胎費用,正是如此人心不古,嬰靈才會越來越多。嬰靈可憐,既不能飛升極樂,又不能下墮地獄,只能凄凄慘慘在天國地獄之間飄蕩無根,由于它們弱小,會受到天地間各種邪靈的侵害,所以才會來尋求母親的庇護。

    蘭凝霜這樣想著,腦海中漸漸浮出那嬰孩的面容,那嬰孩帶了一臉愁苦,脖子上流著血,像是被鉤子生生勒出幾道血痕觸目驚心,不忍直視。

    那嬰孩漸漸飄至母親身邊,蘭凝霜看去,黝黑的空中浮著一個單薄的小小白影。那白影帶著一臉憂傷,緩緩開口道:“母親大人,如您所見,孩兒日夜深受天地間惡鬼屠戮,雖死卻難以投胎,萬望母親搭救則個!”說罷,就在空中向著蘭凝霜緩緩地跪倒。

    珠簾搖曳,月光慘白,秋風似鬼魂兒嚎叫般刺啦啦吹得人心里陣陣觳觫。那條嬰靈在蘭凝霜頭上面對面晃悠,眼里噙著淚,其聲甚哀。

    這樣的氛圍,蘭凝霜心里反倒沒有了害怕,卻注滿了為死去兒子的擔憂,她的眼里滿是沉沉的憂郁,一雙綠色的眼睛緩緩射向死去兒子的魂兒,慢慢開口道;“我的可憐的兒,你有什么難處盡管跟為娘的就開口,只要娘能辦到即使上刀山下火海,娘也在所不惜!”她的話語里透出股股堅定,嬰靈似乎從她眼里看出一個母親對兒子拳拳的愛心。

    “有娘這句話,孩兒我心里很是開懷!”那嬰靈聽了蘭凝霜一番真情流露,臉上竟然微微展出一絲笑顏,緩緩說道:“娘且放心,做兒子的怎會為難娘親?只求娘親每年初一十五,七夕鬼節給兒子多多念佛,祝愿兒子早登極樂!兒子也不再來麻煩母親!”小小嬰靈說完,向著蘭凝霜復又叩了幾個頭,這次,真的緩緩消失在漆黑的空中。

    “我兒,我兒,你且慢走,為娘的還有很多話要與你訴說!”蘭凝霜的手空空的伸向黑暗的空中,披散著頭發,一行行的珠淚滾滾而落。

    珠簾靜止,無風不動,剛才的那一幕幕宛如夢魘纏繞,久久揮之不去,蘭凝霜的心里像被掏空了般,眼底不在滲出淚水,淚已流盡,哀傷長留。對著渺遠的虛空,這女子緩緩下地,跪在一地冰涼的月光之下,雙手合十,嘴里念著佛經,她念得如此緩慢,如此虔誠,她要為死去的兒子累積下萬世的功德!

    ;  明天!她要沐浴,打坐,戒除一切葷腥!

    夜沉沉,冷月彎似鉤。

    蝶苑深深,一陣風兒輕輕吹拂起淡紫色的床幔,床上的人兒似乎輾轉難眠,輕輕地翻著身子。

    紅若云自己也不知道這是怎么了,自從蘭凝霜失了孩子,她就沒有睡上一宿好覺,總在朦朦朧朧,將睡欲睡的時候,被一些奇怪的聲音所驚擾,然后便是長長的一夜睜著眼睛,等待黎明。慢慢的,她有些困了,卻不敢睡著,她害怕一閉了眼,那個可怕的孩子又出現在她的夢里。

    那個孩子是她見過的最恐怖的孩子,那個嬰兒反復地出現在她的夢里,渾身流著血,脖頸上傷痕道道,眼睛睜得圓圓的,伸出一雙胖乎乎的小手,張著嘴,呼呼的向她奔來。

    “都是你害了我!還我命來!”那嬰兒皺著眉,嘴巴里似乎噴出陣陣濁氣,滿身污穢不堪,向著紅若云步步逼近。這夢真實的就像在眼前似得,若這真的是夢,那也便罷了,只是如此逼真,卻又像是正在發生的事!紅若云看著這個孩子步步逼近,嚇得渾身簌簌發抖,嘴巴里一個勁的詢問道:“何妨孤魂野鬼?速速報上名來!”

    只聽得半空中那個嬰靈緩緩開口語帶怒意道::“奸妃!仔細看清楚了!可認得本嗣子的真容!”說罷向著紅若云直直俯沖過去,紅若云看到嬰兒那張臉,那臉型眉眼像極了一個人!

    “難道你是蘭”她的話音還未落下,只覺得脖子一陣冰涼,似乎有一只鐵腕狠狠地掐著,只覺得氣息漸微,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她沒想到,蘭凝霜死嬰的怨靈竟有如此大的戾氣!

    “放……放手!你……快放手!若不是我救了你娘,你娘早就死了!”這女人試圖狡辯,好像打胎藥是她無意錯放。

    “這么說,我還得感謝夫人您為我娘治好病,順便拔去我這根眼中釘!”嬰靈的臉上露著詭異的微笑,一雙幽綠的眼睛看的紅若云心里發毛。

    是了,這雙眼睛,恰是和蘭凝霜一模一樣的,都說兒子長相隨娘,眼見得這嬰靈必是蘭凝霜死去的兒子前來復仇了。

    “一派胡言!”嬰靈忽然牙齒咬的咯咯響,甩了手,紅若云只覺脖子上一陣輕松,抬頭看著那張臉。那嬰靈臉上露著猙獰,狂怒道:“萬物皆有護犢之情,虎毒尚且不食子,我說夫人,您為了一己私利,竟然生生殘害一條生靈,您若是一朝手握權力,落得萬骨枯,又有何意義!”嬰靈的話變得狂暴,如深深重錘擊打著紅若云本就煩亂驚惶的心。她感到命運無情的枷鎖,在這一刻深深箍住了她的心。

    做了壞事!總會有報應!

    她像一只失群的孤雁簌簌發抖緊緊地躲在床沿的一角,那個嬰靈步步緊逼,口里怒吼著:“母妃,我來替你復仇了!”向著紅若云逼迫過去。紅若云眼看的將要敗下陣來,那嬰靈似乎也意識到了這點,嘴角展出一絲微笑,正欲向著紅若云逼近,眼看的仇人將要被逼得無路可退。

    紅若云心里發慌,手兒四處亂摸,慌亂中摸到一把金光閃閃的匕首,她看到了那把匕首,眼底似乎生出了一線希望,這匕首乃是冷月孝敬她的寶物,當日她一看就知此物不凡,遂一直隨身帶在身上。現今,這嬰兒將與害她,她正好試試這把匕首的威力。

    這樣想著,她的膽子也大了起來,紅若云清了清喉嚨,對著那嬰靈揮動著匕首,開口道:“我說那小鬼,你聽著,你是何方神圣,報上名來,少在這里糊弄本夫人,不然的話本夫人手里的匕首可不長眼睛!”說罷向著空中狠狠刺去,一道金光瞬間從刀刃迸射,直直的射向嬰靈,嬰靈大叫一聲:“不好!”忽然化作一陣白煙,消失在漆黑的夜空。

    淡紫色的床幔慢慢垂下,一盞橘色的琉璃燈緩緩隱在帳幔之外。紅若云驚魂未定,還以為是那嬰靈又來復仇,只聽得耳邊輕輕一聲聲低喚:“主上,主上,您怎么了?”像是蜜蜂兒的聲音,紅若云心里微微定了定,抬頭看看四周,帳幔里漆黑一片,并無一物,唯有帳幔外一盞燈光柔和,紅若云看到那點暖光,心里踏實不少,剛才一陣心慌,鬧得倒有些口干舌燥,忙忙的,就吩咐蜜蜂兒道:“你且拿一杯水來給我喝罷!”

    蜜蜂兒支應了,緩緩打了帳幔鉤子,把帳幔兩面撈起,遞上一杯清水,不涼不燙,紅若云緩緩喝了,只覺一股溫潤之氣漸漸涌上心頭,神思方才安定下來。她的眼緩緩投向窗外,見天上月落星沉,怕是黎明將至,遂輕輕問道:“現在是什么時辰了?”

    “回稟娘娘,現在正好寅時!”冷月的聲音緩緩的從黑暗中劃出。紅若云循聲望去,黑暗里綻出一縷淡藍色的裙擺,少女手中的蠟燭微微搖曳著。

    “你來得正好!我倒是有些睡不著了!你來陪我說會子話吧!”紅若云此刻有些溫柔,全不似平時那樣跋扈,雖是如此冷月還是有些心顫,嘴上答應著,腳下步子挪動的很慢,擱了蠟燭,緩緩伏在紅若云腳前絨毯之上。

    柔和的燭光下,少女的臉上散發著陣陣青春的光彩,脖子里似乎掛著什么東西勾出一條暗影,紅若云示意少女取出脖子上的東西,冷月的眼神卻有些飄忽,忸怩著,似乎擔憂什么。

    “脖子里戴的,難不成是你偷得?”紅若云一想到可以窺破冷月的秘密,語氣復又變得跋扈起來,眉毛上挑,一副盛氣凌人的模樣。

    冷月一見紅若云的架勢,知道紅主子若是發怒,萬萬沒有她好日子過,只得緩緩低下頭,取下脖子里的那條墜子,乖乖呈在主子面前。

    紅若云移了蠟燭細看,這一看,不要緊,反倒驚得一張臉花容失色!

    這玉佩她是哪里得的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