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 > 柔妃挾君闖天涯 > 第十九章 暖云身世
    吳嬤嬤這幾天又睡不著了。

    暖云發現,自從涼詞宮的案子移交大理寺查辦,小主又身體違和,吳嬤嬤的臉上就漸漸失了神采,整日悶悶不樂的捧著個花繃子,說是繡花,卻沒看她把那繡花針往繃子上戳,倒有幾次戳著手,這樣子看的暖云心里酸酸的。

    暖云和吳嬤嬤相依為命慣了,早先的,她曾聽說吳嬤嬤有個兒子,卻在出生之后,被拋棄了,原因很是模糊,后來,慢慢的打聽出來,說是,狐王震怒,吳嬤嬤狐族和人族私下締結姻緣,生下了那個兒子,狐王命人連夜把孩子抱走,據說那孩子被葬在了如今魔域的大理寺附近。

    “小兒出生才不足100天,他們怎如此心狠?”這是吳嬤嬤常常在暖云耳邊念叨的,她在兒子肩上刺下了一朵雪花,以便日后相認。暖云每每聽到心如刀割。暖云是吳嬤嬤在失了兒子后撿到的孩子,那個時候,吳嬤嬤心意闌珊,早想這一了百了,一年后,在一個春日的黃昏,吳嬤嬤一個人跨進了深深的忘憂河水里,忘憂河水在淡淡的夕陽余暉中閃爍著金色的光芒,吳嬤嬤感到冰涼的河水正在慢慢地吞沒她的整個身軀。

    忽然,耳邊傳來一聲類似貓叫的微弱啼哭,一只搖籃緩緩從河的上游順流而下,不偏不倚,像是命中注定的,那只搖籃竟然晃晃悠悠浮在了吳嬤嬤面前,吳嬤嬤打開籃子一看,一個漂亮的女娃娃睜著眼睛在哇哇的哭,吳嬤嬤這個時候倒沒有尋死的心了,一半好奇的抱起那個女娃娃,小嬰兒眼睛生的大大的很是有神,說也奇怪,像是有緣似得,吳嬤嬤一抱起這娃娃,娃娃不再哭泣,反而咯咯笑個不停,吳嬤嬤一看到小嬰兒笑得如此燦爛,早就把尋死的心拋在腦后,忙忙的蹚水上岸,提著那只搖籃,像是得了寶貝般回了家。

    家里的男人是個教書先生,剛剛因為失去兒子而愁苦萬分,再加上狐王三天兩頭施法叨擾,書館也在難為計,且有謠言四起,街坊鄰居紛紛避之唯恐不及。

    吳嬤嬤抱著女嬰進門的時候,看到自己男人躺在床上,兩眼呆呆注視著茅草屋頂,有些失神。

    吳嬤嬤嘆了一口氣,不過還是脆生生的喊了起來:“相公,你快來看看我撿到了什么?”男人緩緩從床上下來,臉上滿是憂傷,自從兒子丟失以后,再也沒有什么事情可以勾起他的興趣。

    “娘子,你叫我做什么?”男人的口氣懶懶的,目光卻發現了桌子上的大籃子。

    “相公,你看這是什么?”吳嬤嬤滿臉喜色,輕輕掀起薄紗,男人緩緩往里一看,眼睛忽然變得直直的,臉上露出一抹喜色,情不自禁叫出聲來:“娘子……娘子這哪里得的?”

    籃子里躺著的是一個粉雕玉琢的白胖女嬰,微微地閉了眼,長長的睫毛投下一圈淡淡的陰翳。男人看著這個娃娃,越看心里越歡喜,情不自禁的輕輕伸出柔軟的雙手,輕輕把孩子攬在懷里,大氣也不敢出一聲,怕驚醒了孩子的酣眠,只是這么定定的抱著,眼光里滿是濃濃父愛,竟然忘了坐下,兩腿兒發麻也是渾然不覺。

    吳嬤嬤看自己男人對這個嬰兒如此喜愛,心里也漾起淡淡暖意,此時窗外夕陽的金輝變得越加濃郁,滿屋子的紅光在緩緩流動,宛若柔軟的白云在溫暖的夕陽下流動。

    “天可憐見!我們失去了兒子!卻得了個女兒……!相公,看來老天對我們不薄啊!”吳嬤嬤的臉上閃爍著重獲新生的光彩。

    “娘子,這孩子可是老天賜給我們的寶貝!”男人抬頭看了看夕陽漫天,緩緩道:“現在是春日,你看那天邊的云彩如此溫暖明媚,這孩子就叫暖云吧!”

    “暖云,這名字倒是甚好!”吳嬤嬤的臉上微微揚起一絲淡淡笑容,她的眼睛緩緩移到相公懷里的女嬰身上,小娃娃睡得很是安穩,粉嘟嘟的小臉上掛著甜甜的微笑。

    日子就在這波瀾不驚中緩緩度過。雖然暖云這孩子也曾引起狐國的非議,但是由于孩子生的乖巧,又是撿來的,便再沒人提起,暖云五歲進宮,服侍比她大2歲的九公主。童年的事,怕是早就遺忘了。

    “暖云我兒,你可曾記得你小時候的事?”吳嬤嬤總會這樣試探。

    “母親大人,我卻是不記得了!”沒有人的時候,這母女兩個總會如此對話,深宮恰恰是很危險的所在 的所在,她們既然要在這深深宮闈之中活命,必須隱瞞她們母女的身份。只是在閑暇無人覺得安全的時候,母女兩個才會如此小心的對話。

    其實在吳嬤嬤心底,雖然愛著女兒勝似親身,卻總有個結遲遲得不到紓解,那是關于那孩子右臂上的那枚蝴蝶印記。

    暖云小的時候,在一次給孩子沐浴的時候,為娘的發現了她右臂靠近臂彎處有一縷黑色的印記,那時候還小看不太清,等到十一二歲的時候,才發現竟然是一只黑色的蝴蝶。

    吳嬤嬤第一次看到這只蝴蝶,沒來由的渾身豎起雞皮疙瘩,那只黑色的蝴蝶宛如來自冥間的幽靈輕輕趴在女兒纖細潔白的胳臂上。女兒似乎對于這只蝴蝶渾然不覺,整天還是如此嫻靜,如若撇開這只蝴蝶,她倒真是個好姑娘!

    這個標記像是一根刺深深的扎進吳嬤嬤的心里,吳嬤嬤感到這孩子終有一天會讓她大吃一驚的!

    現在,她呆在小主身邊,心里悶悶地,暖云為了不打擾小主休息,知趣的離開了。太醫剛剛來過,桌子上擱著一碗湯藥,早已涼透,太子也起身回了府,對于蘭才人肚子里的孩子無緣無故的流失很是惆悵。

    “好好地,怎么就掉了呢?卻是幾時懷上的?”皇后的聲音還在吳嬤嬤耳邊回蕩。吳嬤嬤每次想起,總覺得千萬根針扎的她心眼突突的冒血,她恨自己為了報仇不聽女兒話,陰差陽錯的給太子下了藥,害的小主小產,卻壓根也想不到這事竟然與紅夫人有莫大關聯。

    這也是紅夫人的狡猾之處。她在給蘭凝霜診病的時候早就看出蘭凝霜中了毒,她來個順水推舟,一碗湯藥雖然解了毒,蘭才人腹中孩子也一并帶走了。

    所以,三日后,冷月帶著一臉媚笑,小跑兒來到蝶苑,急急向著紅夫人人請安,脆生生的回稟道:“紅夫人萬福金安!賀喜夫人心愿得遂!”

    “哎呦呦,夫人我都苦死了,太子一步都不曾光臨蝶苑,我這喜從何來啊?”紅若云明知故問。

    冷月見紅若云故作不知,微微一笑,輕輕走近,附耳道:“回稟夫人,太醫院來了消息,卻是關于那蘭才人的!”說畢,目光向著兩邊四處掃射,紅若云知會其意,屏退了左右,讓蜜蜂兒去門外守著,輕易不得放進一人,一切安排妥當,才緩緩開口道:“太醫院這幫老小子都回了些什么,快快說與本宮!”

    冷月扭扭捏捏,開口道:“啟稟夫人,太醫院張醫官叫奴婢帶話給夫人,蘭才人胎已打下,是個男胎,都三個月了,倒是有些可惜啊!”

    紅若云聽了冷月的答復,嘴巴里哼哼一聲冷笑,心中卻是暗暗高興:想必現在皇后太子正在黯然神傷,畢竟這是皇家第一個男嗣,失去了總是心痛不已的。

    “你再去打聽,看看各宮各苑,皇后娘娘,太子殿下那里有什么說法,打聽完了,速速來回稟我!”紅夫人揮手準備遣冷月再去打探,冷月剛要起身離開,紅夫人似乎想到了什么事,眉毛一皺,道一聲:“回來!”冷月不知夫人何意,心里倒有些驚慌。

    自從喝了夫人的紅花藥水,夫人就對她另眼相看,不但平日里避著蜜蜂兒偷偷贈了她不少珠釵脆鈿,還時時派遣心腹小廝送來補身子的膏方,冷月本是貪小利的丫頭,又聽宮里宮女說閑話,說是紅夫人要向皇后娘娘請指,再把冷月的官職升上一等,冷月嘴上不說,心里卻像是抹了蜜一般,巴巴的又去逢迎紅若云。

    早把紅若云逼她吃紅花藥水的事忘得一干二凈。有些女人,得了一點小利,便會如此,竟把迫害她的人當成了親人。

    所以紅若云才會如此輕而易舉的掌握住了冷月。冷月不是暖云,她有她的弱點那就是貪婪,一個人對于權力的渴望,恰恰會毀了這個人,讓她成為別人手中的棋子,任人擺布。而暖云,卻是紅若云掌握不了的。

    暖云的身上總有一個謎團,吸引著紅若云,這丫頭對待她不卑不亢,見到她總是淡淡的,也說不上有好感,倒是冷月第一次見面,紅若云就發現這丫頭比起蘭凝霜來脾氣性格倒更像個主子。

    物以類聚,冷月就這么跟了她,只是,她的心里卻一直想著暖云,那雙淡淡的暖灰色眼睛,這個丫頭,竟然有一雙和父王一樣的暖灰色眼睛!(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