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 > 柔妃挾君闖天涯 > 第九章 荼蘼香毒
    蘭凝霜速速被送至了流云畫院最幽靜的香云小筑。

    香云小筑坐落在一片幽靜茂密的翠色竹林之中,粉墻黛瓦,很是清幽。期間有幾只魔宮豢養的宛若幼鹿的小獸穿行其間,其他在無一物駕臨,此間離太子的讀書的文韜閣相距不遠,太子下了功課前去探視很是方便。

    黑嘯天去看的時候,已近晌午,淺藍色瓔珞珠簾緩緩放了下來,鉤花薄紗幛里,一個嬌小可憐的人兒猶如一彎細碎的虹輕輕掩著身子,沉沉睡去。她的臉色還是如此蒼白,不見一絲血色,手上那只兇器簪子早已除去,纏著厚厚的白布,整個人兒,嬌弱得宛如一朵病蘭蜷縮在一床薄被里。

    黑嘯天見蘭凝霜睡得很熟,不便叨擾,緩緩地出了門,離開了去。他剛一走,只見吳嬤嬤手里端著一碗冒著熱氣的黝黑湯藥,鬼鬼祟祟的踮著腳哲了進來。吳嬤嬤輕輕把藥擱在桌上,向著屋里各處探望一番,輕輕地關上門窗,緩緩地來到桌前,慢慢從兜里摸出一個淺黃色的紙包,小心翼翼的打開,輕輕地向著碗里覆下一些暗紅色的粉末。

    “婆婆,你這是作甚?”吳嬤嬤正欲覆下全部粉末,卻見一只手兒當面伸將過來,一把奪了吳嬤嬤手里湯藥,撲得一下灑在地上。只見那藥汁兒潑灑之處滋滋的冒著白煙,一股腥臭緩緩飄起。

    吳嬤嬤正欲開口,不料暖云早就搶白過來,一把奪了吳嬤嬤手中紙包,打開一聞,一股刺鼻的氣味緩緩流溢出來。

    暖云心里一驚,汗毛倒豎:這莫不是荼蘼香!暖云這一想,心里越加不適:婆婆莫不是想報仇想瘋了!謀殺太子,可是誅九族的大罪!

    暖云越想心里就越慌,忙忙的拉著吳嬤嬤,掩到房間一個僻靜角落低低呵斥道:“您老人家莫不是真糊涂了,竟然在這個時候下這么毒的藥!若是被發現了,你我項上人頭不保也就罷了,也不顧慮九公主若是失了咱們這兩條左膀右臂,問個謀害太子之罪,那您老人家的復國大業可就真成了千秋大夢了!”

    暖云低低數落著吳嬤嬤,吳嬤嬤自知理虧,低低垂了頭,也沒好意思作答,好半晌,才緩緩抬起,嘴巴里嘟噥著:“事已至此,卻要怎的,丫頭你剛才搶去了半包荼蘼香,我這里還剩了半包,你打翻的碗沿兒上已然沾上了香灰,這卻是去也去不掉的!”吳嬤嬤囁嚅著,有些愧疚的低了頭。

    “婆婆,我要怎么說您才好……”暖云叉著腰,纖纖玉手指著吳嬤嬤,貝齒緊咬,眼里冒出一股恨鐵不成鋼的的怨恨,緩緩道:“既然做了,為何不做的干凈,何苦來,被我撞破,現如今,卻是怎的收場?”暖云心里時時有氣,一屁股坐在桌前矮凳上,一張俏臉兒氣咻咻,漲的微紅。

    “這卻倒是我的不是!”吳嬤嬤似乎正是這樣謀劃著,也不避諱暖云竟然一股腦兒的和盤抖出。

    “哎……”暖云緩緩搖了搖頭,看了一眼吳嬤嬤,心下泛起一絲憂慮:雖則吳嬤嬤報仇心切,其心可憫,可是這手段未免粗率毒辣。暖云在狐宮也待了一段時間,也會去御藥房那些后宮嬪妃公主用藥,也不知這吳嬤嬤通過什么辦法,竟然弄到了這一味荼蘼香。

    這味藥的稟性她卻知道的一清二楚,此藥腥味甚重,專是皇上賜予有罪妃子冷宮合歡,樂極筋脈斷裂吐血而亡。且是施的一方服了,卻并無大礙,倒是受的一方,卻是痛苦不堪,暖云久居宮中,看多了老王飲了此藥,把那些妃嬪折磨的一個個神魂顛倒,一個個最后竟然都魂歸天外,那死前女子臉上燦若桃花,嘴角兒還掛著一絲微笑。

    暖云一想起這個汗毛就豎了起來。當務之急的,就是要快把那碗砸碎或者藏起來,若是被人不小心喝了這碗里盛放的東西,豈不是要誤事。一想到此,暖云忙忙的拿起碗,東摸西摸,估摸著尋思找到一塊石頭,砸了這勞什子一了百了。

    所謂心亂如麻必出差錯,暖云和吳嬤嬤這廂正找砸碎碗的石頭找的起勁,不想的門里悄悄溜進一個人來,他本是放心不下,所以才徘徊再次踱至這里。

    一進門卻見這一老一少捧著個大碗忙忙亂亂的尋找著什么,模樣甚是可笑,一把奪了碗,咚的一記擱在桌面上,開口道:“大膽賤婢,看到本太子還不下跪!”

    一老一少一看是黑嘯天黑太子駕臨,趕緊的撲通跪了,連連扣著響頭,嘴里不住道;“小的不知太子殿下大駕光臨,萬望恕罪!太子千歲千歲千千歲!”黑嘯天倒也毫不計較,本來就是看到這一老一少在屋子里亂轉覺得好玩,才進來打趣一番,見她二人看到他一副觳觫不安之態,倒也覺得很是有趣,微微勾著嘴唇,暗暗打聽到:“你們兩個捧著一只碗兒慌慌張張作甚,是在玩什么游戲 么游戲么?”

    暖云吳嬤嬤二人看著太子一臉微笑的樣子,到有些不知所措,還是暖云機靈,緩緩地把碗盞兒正要藏在身后,誰料到太子手兒甚快一下子就從小丫頭背后超過手去,奪了那碗,左看右看,不過是普通的藥碗,黑黑色澤,無甚特別,一雙眼睛直直打量著暖云,目光很是犀利,暖云畢竟小丫頭片子,臉皮兒薄,被這太子一雙桃花眼兒瞧得臉兒發臊,嘴巴也支支吾吾的正欲說出實情,吳嬤嬤恐怕事情敗露,上前一把捂著丫頭嘴巴,摸著丫頭的額頭,估計怪叫道:“剛才還好好的,怎么一些些就發燙了,到底是昨夜兒受了風寒,今天半日發不出,卻偏偏在這節骨眼兒上顯形!哎!”

    說罷連連的攙著暖云,使著眼色,暖云剛想開口告訴太子莫沾這碗沿兒,卻被吳嬤嬤一把拉開,向著太子道了個萬福,推說小丫頭身子不好,忙忙的也不給暖云多話,只是道一聲:“太子現今在這里關顧著才人娘娘,咱們一對兒在此礙手礙腳的,很是對不住了!”立馬到了一個萬福,太子也很知趣,揮手屏退。吳嬤嬤只得拽著暖云離了小筑。

    吳嬤嬤到底還是不放心,雖說走著,卻還是趴在門邊兒細細探看,生怕太子拿起那碗水喝了,誰知太子許是察覺,慢條斯理的從門里緩緩說道:“門外的奶奶也請歇息去吧!您的小主暫且交給殿下我代為看護!”吳嬤嬤和暖云被這太子一說,倒也無話,只得悶悶走了。

    兩人沿著一條竹林幽徑緩緩走著,深秋午后細碎的陽光從竹葉兒上緩緩傾瀉下來,斑斑點點的在這一老一少肩頭跳躍。

    暖云也沒心思理會這些,微微低了頭,一邊走著,一邊嘆道:“奴婢看那碗水究竟還是讓太子吃了去,只是這藥無色無味的,初次可聞到一絲腥膻之氣,倒有所警覺,還不至于誤事,只是現在時辰久遠,只怕是味兒早已散了,哎,太子若是口渴喝下,怎生得了?”一邊說著,腳下步子也走得不起勁,竟然撿了路旁一塊假山石頭坐了。

    吳嬤嬤看到暖云心里不悅,想到禍事總由自己身上所引起,要是責怪怕就是責怪自己,緩緩搖了搖頭,抿嘴坐在暖云身旁,耷拉著頭,也是不發一語,滿頭白發在秋陽下很是蕭索。

    現在,怕是已經吃下那些些藥粉了吧!

    黑嘯天慢慢飲完一碗溫水,輕輕地把碗放在桌上,忽然想起自己這么冒失前來還未打聽蘭才人進食湯藥不曾。一想到此,忙忙的喚來醫女。一看,那醫女乃是宮里德高望重官封五品的鬼仙鄭妙春。

    鄭妙春看著不過三四十歲的婦人,臉蛋兒生的很是清俊。一頭雪發卻帶著一支亮的刺眼的金簪牢牢地插在一個髻上,身上著一件雪色宮服,手里提著一只紅木流花小藥箱。鄭妙春向著太子低低拜舞,忽然鼻尖隱隱嗅到一絲腥味兒,雖然氣味淡的似有若無,但是憑著多年治病的經驗,鄭妙春還是隱隱覺察出一絲詭異。那氣味兒似乎來自太子身邊那只空碗。

    “醫女斗膽請問殿下,剛才可曾獨自飲用這房間里的什么東西?”作為一名內宮醫女,鄭妙春對于各種藥物它們的氣味,性質自然是了如指掌。

    “我也不知啊,只是口渴,用這碗兒喝了一碗溫水而已,愛卿是覺察到了什么嗎?”黑嘯天對鄭醫女的表情很是訝異。

    鄭妙春聽了太子陳述并未再發一言,只是懇請取了那盛水的黑色粗陶碗,細細的查探::她的指頭在碗邊上輕輕一刮,一些些極其細微的紅色粉末被刮到了她的手心,鄭妙春從懷里取出一塊白布包了,緩緩地呈到太子面前,臉上露出一臉凝重,語調變得低沉,緩緩道:“太子且看!”

    黑嘯天輕輕捧了白布,正欲細細掂起那紅色碎末,手卻被鄭妙春輕輕擋住,正欲詢問,不料醫女緩緩道:“殿下,碰不得,那是荼蘼香!”

    “荼蘼香!這到底是何物?”黑嘯天從來沒有聽說過這物,倒是很好奇。

    “這東西據說只在狐族中人之間秘傳,小的由于長穿梭于鬼蜮地府,曾聽閻王爺提起,見有被這藥侵害的女子,大都死時艷若桃花,尸體不朽不腐,黑白無常且勾不到此等女子的鬼魂,且是這藥只在狐族內部通用,外人很難知曉。”鄭妙春說完,和手而立。

    黑嘯天默默聽了,一雙桃花眼兒瞇成一縷細縫,似是微微在沉思般,良久才開口:“為何要下這藥,我卻服了,又會怎的?”

    鄭醫女正欲開口,忽的一支白羽小箭從門縫里嗖地射出,不偏不倚,直直射向鄭醫女喉部,從后面一支貫穿,鄭醫女剛要說什么,卻忽然如一陣煙般飄散。

    是誰在殺人滅口?(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