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 > 柔妃挾君闖天涯 > 第四章 假戲真做
    “住手!”夫人只覺腕間一陣巨疼,握著匕首的手似是被人輕輕一捏,匕首宛如一道流星墜落至青石地面。夫人滿面慍怒,正欲探尋何人多管閑事,忽然一張極冷的俊逸面容帶著絲絲怒氣緩緩出現在她的面前。

    “太……太子……殿下!”蜜蜂兒顫抖著早早俯下身去。黑嘯天睜著一雙俊眼,薄唇緊抿,一掌推開蝶苑夫人,看也不看蝶苑夫人一眼,脫下一件袍子,小心的給蘭凝霜披了,輕輕攏入懷中,模樣甚是親昵。

    夫人在一旁看了,眼淚水一顆顆落了下來,她的心兒,也如這淚水,早在太子推她得一瞬間碎成千瓣。往事千般痛,一起襲上心頭,太子成親那日,本是洞房花燭,他卻避她唯恐不及,寧愿喝的大醉,醉臥書房,也不愿近她的身!她到底做錯什么?太子要如此這般折磨她?難道就因為她是冥王的女兒!

    “黑嘯天,你竟然為了這個狐貍精推我!你不知道我的父王……”紅若云的話還未說完,一記巴掌脆生生撲在她的臉上,紅若云像傻了一般,呆愣愣的,半晌,才抬起一雙淚眼狠狠看著眼前的男人!

    她素知太子的秉性,若太子看上的物件兒非得到不可,卻不會輕易丟棄,只可惜,他想擁有的卻不是她!

    “紅若云,你還愣在這里干什么?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還不快滾!”太子一聲怒吼,雪白的頭發竟然輕輕漂浮起來,看得出來,他是真的怒發沖冠了。

    紅若云微微一笑,摸了摸臉上,那記耳光徹底擊碎了她對太子的幻想,若在蘭凝霜出現以前,她紅若云似乎還有希望博得太子爺一笑,只是為何偏偏那只狐貍精要出來橫在他們之間!紅若云有些不甘,只要殘存一絲希望,她都要博得太子的心。黑嘯天素知紅若云的心性,這女人是不見黃河不死心的主兒,那好,本太子就讓你心徹底粉碎!

    黑嘯天一把拽著蘭凝霜,還未等蘭凝霜反應過來,就把她順勢一抱,緊緊貼于胸前。蘭凝霜只覺心跳得厲害,臉上微微漾起一抹胭脂,一雙纖手無處安放,只好輕輕搭在太子堅實的胸前。太子輕輕一摜,女子順勢滾入床里,烏發繚亂,如墨散開,太子緩緩壓在身下,修長指尖極其熟練地輕輕褪去女子的衣衫,露出光潔如玉的香肩。一條柔軟的舌頭輕輕探入。

    “這是……”太子一驚,大手緩緩探入蘭凝霜頸部,一顆青色的蘭花墜子慢慢隱現出來。

    一旁的吳嬤嬤看得真切,她知道這墜子詭異非常,臉含憂郁,剛想啟口告誡太子,此物有靈異,輕易觸碰不得,卻不料,此物早就被黑嘯天托于掌中,且并無異樣,那墜子似乎通了靈性般,一經滑入太子柔白的掌間,閃了一閃,就安之若素,不在散發出光線了。

    這倒是極其怪異!吳嬤嬤心中打著問號:她心里實則早就懷疑九公主的身份不正,而那墨蘭墜子卻是從未見過,或者眼前這女子真的不是九公主,只是借了九公主軀殼重生的另一個人!一想到此,吳嬤嬤渾身咯咯打顫,一股股冷氣從腳底心呼呼的直往上冒。她必須問問暖云,聽聽她的想法。

    “小云,那縷清光你也瞧見了?”吳嬤嬤微皺雙眉,小聲的探問一旁的暖云。

    “嬤嬤,小的看得真切!”暖云回應道。

    “不像是九公主的物件,老身懷疑,那女子根本就是……另外的……”吳嬤嬤終于說出了自己的顧慮。

    “小聲一點!”暖云警惕的拉了拉吳嬤嬤的衣袖,抬著一雙驚恐的眼睛悄悄打量著四周。她看到蝶苑夫人一張臉兒漲得通紅,兩眼失神般直直盯著裸露著脊背的太子,牙齒咬的咯吱響,一雙涂著紅色蔻丹雪色玉手生生扭絞在一起,拽的一條絲帕皺皺巴巴。

    暖云見蝶苑 見蝶苑夫人一臉慍怒,想必醋意兒正濃,剛才她和吳嬤嬤說的話許是分毫也未經她的腦中,這么想著,心里也略略寬定了些。

    蝶苑夫人現在的處境很是尷尬,看著自己所愛的男人在眾目睽睽之下寵幸別的女人,這滋味委實糟心氣悶,紅若云再怎么工于心計,看到這場面,肺都氣炸,所以匆匆的欠了欠身,辭了太子,匆匆帶著蜜蜂兒正欲走。

    “夫人,請別忘了多在皇后娘娘面前美言幾句!”冷月一見紅若云要走,生怕述職的事成了泡影,心急火燎的,皺著眉,巴巴的再三懇求著。

    “放心,只要好好兒侍奉好夫人!有你的錦繡好日子過了!”蜜蜂兒笑意盈盈的拉了拉冷月的衣袖,一雙媚眼兒都彎成了新月。

    “蜂兒姐姐!還望您在夫人面前多多的推薦推薦!小的在這里給您行禮了!”冷月低三下四的向著比自己還小1歲的蜜蜂兒微微欠了欠身。

    “那是自然!以后咱們都是自家姐妹了!不用這么見外!”蜜蜂兒扶起冷月,兩個小丫頭真的像親姊妹般手牽著手,這熱絡看的一旁的吳嬤嬤直直想吐酸水。

    紅若云白來一遭,本意想要對蘭凝霜羞辱一番,卻自討了沒趣,她沒想到太子竟然會……不過好歹挖了蘭凝霜一塊墻角,也算出了一口惡氣,所以離去的腳步也還算輕快。

    黑嘯天聽著那女人走遠,一張俊臉兒忽的拉了下來,他拍拍身下閉著眼兒的佳人,口氣很是冷淡:“死人,還不快起來!”

    蘭凝霜本來有些力弱,剛才太子一番折騰,早把她折磨的五迷三道,好容易才緩過神來,卻被太子一把從床上拖起,一條薄被兒迅速掖著,把她柔滑雪白的身子裹得密不透風,直直的杵在床里。

    “本宮這就回宮稟明母后,三日之后,蘭凝霜進宮聽封!”蘭凝霜見太子語言甚是凌厲,也不好說什么,只覺得一切來的太快,像是夢中。

    “太子殿下……蝶苑夫人她”……她看著黑嘯天整理著衣冠,似乎有話欲言又止。

    “你多心了,你以為本太子真的就喜歡你?”黑嘯天穿戴畢了,緩緩把一張俊臉兒貼向蘭凝霜,蘭凝霜看著那雙魅惑的紫眸,瞬間變得鷹一樣犀利。心里一陣陣發緊,思量著:太子莫不是玩弄于我?這樣想著,心里倒泛起一絲絲酸澀。這時候,太子修長的指尖輕輕捏著蘭凝霜薄薄的下頦,微微的用力,蘭凝霜只覺下頦似乎要被他捏了下來,疼的眼淚水兒微微地打轉。

    太子微微低頭,一縷雪色的長發緩緩擦著蘭凝霜的脖頸,有輕微的刺感。黑嘯天微微抬起蘭凝霜的下巴,那櫻桃嘴兒水靈靈,如同含了蜜汁般緩緩綻出一縷縷甜香,黑嘯天毫不客氣的把自己的唇印在了那小嘴兒上。粉嫩的唇瓣兒緩緩輕綻,眉眼間流露著無限風情,雖然還是微微地有些輕咳,每一次嬌喘,臉蛋兒一陣紅似一陣,反倒這病樣兒,更惹人憐愛!

    太子眼見著這千嬌百媚,楚楚可憐,恨不得即可揉碎,生生擁在懷里,再也不放開,雖然嘴上逞強,可心里早已歡喜萬分。只是,若要長久,還得按規矩來辦!

    “霜兒!三日之后,且等著你的好消息!”黑嘯天的手終于離開了他的寶貝,只留下蘭凝霜一人獨自坐在床的角落。

    三日,且等他三日再做打算吧!她本是無根弱蘭,又豈會自己做主呢?不知這太子到底是否真心喜歡她,若真是,倒也罷了,只怕三日新鮮,就棄置如敝履,此刻,她不再是狐妖蘭凝霜,而是蘭仙墨蘭!她的思緒一會兒模糊,一會兒清澈。她不知道她的選擇是否正確,她只知道自己的被貶,是來還前世欠下東華的情緣孽債!所以她才如此不爭,任他擺布,而此刻,南華呢,你又在做什么?(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