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 > 柔妃挾君闖天涯 > 第二章 暗夜欺凌
    墨蘭醒來的時候發現身處在一片黑暗中。

    “別動!”她的身子輕輕移轉,一道冷喝嚇得她不敢妄動。雖然貴為上界仙子,畢竟屬于弱質花仙,膽子還是很小的。墨蘭靜靜忍受著,周圍無邊的黑暗正如她此刻絕望的內心。

    她不想成為笑柄!特別是眼前的那個人!她似乎連他姓甚名誰也未知曉,若要報仇,也無從入手。可憐她深閨弱質,一想到報仇,身子就抖動得如此厲害,她本質上害怕任何的復仇。撕裂的痛楚使得墨蘭眼中似有濕潤的物體將要緩緩溢出。黑夜中,眼睛是多余的,唯有那粗重的喘息聲在耳邊像噩夢般纏繞。她慢慢閉上眼睛,像死了一般接受著那人給她的獻禮!

    只是在她的記憶深處,那個叫南華的名字已然在這一刻碎裂成千瓣,但是她的內心卻有諸多不甘:“南華,南華!”自己已然成了不潔之人,哪還配吐露這個高貴的名字!千百聲內心呼喚,終于緩緩從嘴邊泄露,那似乎是興奮至極的低語。

    “蘭凝霜!滾起來!”一聲粗暴地斷喝打碎了她的迷夢,忽然之間她覺得四周大亮,她緩緩睜開眼睛,一張俊美的年輕男子的臉滿含著怒意呈現在他眼前。

    “你嘴巴里不干不凈說著哪個賊漢子的諢名?”還沒等蘭凝霜反應過來,火辣辣的巴掌如同燒紅的烙鐵狠狠扇在她粉嫩的臉頰。

    鮮血順著嘴角一滴滴緩緩淌了下來,蘭銀霜披覆著頭發,手腳不能動彈,像一只落入陷阱的小鹿般等待著獵人的屠戮。她的眼里似乎有什么晶瑩的東西在閃爍。

    “沒用的東西!本太子黑嘯天這么幾下就把你整哭了!去去去!快快把這賤女人拖進冷宮!本殿下不想看到這張哭喪臉!”墨蘭這才知道她的面前的那個俊美的男子叫黑嘯天,是位太子。

    與此同時她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張金碧輝煌的龍床之上,華麗的紅色帳幔在悠悠夜風中緩緩吹拂,窗前的獸型銅爐緩緩飄出股股淡青色的細煙。不過她似乎再也沒有機會去探尋事情的來龍去脈!隨著那個自稱為太子的少年的吩咐,幾個粗笨的丫頭不知從哪里冒出,手忙腳亂的扯著捆綁著她的繩索,還沒等她反應過來,一塊偌大的麻布卷著她瑩白的身子迅速抬至一架竹轎之上,黑嘯天緩緩走到蘭銀霜面前,紫色的目光似一把劍鋒利的似乎要剔開蘭凝霜柔弱的內在,黑嘯天迅速伸出手,狠狠地掐住少女小巧的下鄂,用力一握,蘭凝霜覺得嘴巴似乎不受她控制似得微微打開,黑嘯天從腰間摸出一粒腥紅色的丹丸,啪地一擊,打入少女的咽喉深處。

    “你……到底給我吃了什么?”蘭銀霜一雙驚恐的眼睛瞪得老大,她的身子手腳被麻布裹得密不透風,萬難逃離。

    “斷情丹!”黑嘯天涼薄的嘴角露出一個陰騭的微笑,像逗弄小貓一般微微把一張俊臉湊近了他的玩物。他的纖細的手指卻是力道很大的捏著少女尖尖的下巴。少女身上散發出一陣陣蘭麝的幽香,這香味曾經在3300年前的某一個時刻令他迷戀不已。難道她真的是……黑嘯天微微收斂心神。不過,她知道眼前的人兒是他么?雖然她的眸子已化作碧綠的狐貍眸子,但是她身上卻沒有狐貍特有的騷味,而只有一股淡淡的沁人心脾的蘭香!

    對著這個眼前似乎只有十八九歲的少年,蘭銀霜的心里卻漸漸升起一股恐懼。

    “曾經有個人叫墨蘭,她長得很像你!”黑嘯天似乎決定試探一下。

    “墨……蘭……是誰?”蘭凝霜似乎記得曾經在某個時間段里她似乎聽到有人這么喚她,但那似乎只在夢境里才會反復出現,她的記憶里只殘存著“南華帝君”一個人的名字。

    看來她真的忘了!雖然他不知道墨蘭墜入凡間的真正原因,但是他知道,或許他們的故事遠沒有結束這么簡單!

    “算了,這本與你無關!”黑嘯天揮一揮手,像是拂去了什么討厭的塵埃般,他慢慢招了招手,陰郁的眼神直直盯著蘭凝霜。蘭凝霜似乎覺得這雙眼睛將要把自己吞噬殆盡,冷冷的眼神似一把把匕首刺入她的每寸肌膚。

    黑嘯天手起,一些膀大腰圓的漢子驟然出現在身邊,低了頭靜待他的吩咐。“把這個賤婢拖出去,打入冷宮!”黑嘯天的臉上絲毫沒有憐憫的神色。

    “遵命,太子殿下!”那些大漢先是一把把蘭凝霜像一件包袱一樣豎在地上,蘭凝霜覺得 霜覺得后背似乎有什么東西在戳著她的脊梁骨,一陣陣點啄般刺疼。

    “不懂禮數的無恥丫頭,還不叩謝太子殿下的恩典?”蘭凝霜正欲回過頭打探說此話的是何人,一雙粗大的布滿老繭的年老之手狠狠把她雙肩往下一壓,膝蓋上似乎也被狠狠一擊,像個木偶般身不由己的跪了下來。

    黑嘯天緩緩看著眼前的戰利品,他邪魅的丹鳳眼流露出一絲冷冷的嘲諷:墨蘭啊,墨蘭,假使你真的是墨蘭,你不是一直猶豫不決么?現在本殿下要讓你看看你的猶豫不決怎么在我手中被慢慢揉碎!一想到此,這個男人嘴角勾起一抹濃濃的冷酷,他緩緩抽出腰間的佩戴的黃金匕首,猛地抽出,在女子面前來回晃動。鋒利的匕首散發出陣陣寒意,蘭凝霜只覺全身汗毛倒豎,黑嘯天握了匕首,看似漫不經心地在女子面前游走,忽然只聽得一陣裂帛般簌簌,麻布瞬間裂開一道縫隙,蘭凝霜只覺得肩頭一陣冰涼,偷偷扭轉粉頸,微微一看,她的瑩白雙肩赫然裸露在外,沒等她反應過來,一雙年輕男人的大手牢牢扳住她的香肩,任憑掙扎卻是枉然,那男人右手持著匕首緩緩刺入了她的右肩。

    這一刻,世界仿佛靜止!蘭凝霜仿佛覺得已然過去幾個世紀!她的右肩刺骨般的噬心之疼如潮水般緩緩沒過淺灘,她仿佛覺得自己的心將要碎了,這是一種恥辱!被一個她無從知曉來歷的陌生男人*!刻下只屬于他的印記!

    “睜開眼睛,你這賤人!”一瓢涼水不知什么時候兜頭潑下,蘭凝霜只覺得鼻子像是被什么東西塞住一般,有一種濃重的窒息感,她的身子本來就很嬌弱,在加上如此折磨,她只覺得眼前一黑,身子一歪,似要倒掉。

    “暈倒裝可憐么?沒那么簡單!”蘭凝霜只覺頭皮一陣發麻,似乎被什么人用力揪著,兩面鏡子一前一后直直戳在她的右肩位置。

    “看吧!這是本太子給你的禮物!”黑嘯天邪魅的笑著,眼底玩弄的意味越加濃烈。

    蘭凝霜緩緩抬頭,一雙憂悒的目光緩緩射向鏡中,她看到了什么,鏡中分明是自己柔白滑膩的右肩,只是多了一朵血色的蘭花!

    “黑……嘯天……你……好狠!”蘭凝霜苦苦的逼出這幾個字,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來的勇氣。只是還沒等她說完,她的臉上又噼噼啪啪挨了一頓鮮紅的巴掌。

    “不知死活的丫頭,太子的名諱豈是你等賤貨嘴里隨意說出的么?”一個身形肥胖的嬤嬤一把拽著蘭凝霜的嘴巴,狠狠撕裂。

    “墨蘭,不,蘭凝霜!我要你記住,你現在是我黑嘯天的奴隸,想和本太子玩,你還太嫩了點!”說完這男子打了個手勢,一張圈椅緩緩抬出,黑嘯天慢慢坐了上去,身子斜倚,伸出一只光腳,緩緩地抬起,朝著少女臉上肆無忌憚的伸了過來,他的腳接觸到少女柔滑白嫩的臉頰,眼睛微微半瞇著,輕輕偏著頭,眼里射出兩道冰冷的寒光。

    蘭凝霜此刻有種想死的欲望,她高傲的公主心被摧殘的七零八落!少女的眼里噙著淚,烏黑的秀發凌亂的披散下。她只求速死!

    “想死么?”那只殘酷的手再次扼住了她纖細的脖頸。那雙冰冷的紫色眸子陰狠的注視著她,蘭凝霜把頭微微偏過,想極力避開那冰冷的眼神,只可惜她的脖子被牢牢的箍住,她只能面對那雙無法逃避的眼睛!

    一塊玉佩滑落她的眼前,那是她的公主令牌,蘭凝霜剛想伏地去撿拾,卻被一只大腳踩得粉碎,那玉屑像花瓣散落一地,她緩緩抬頭,有些氣惱,卻撞上太子冷漠的眼神。

    她的心思那個男人全數知曉,蘭凝霜在他面前已然*的毫無秘密可言。

    她不喜歡被陌生人洞察的如此透徹,特別是一個陌生的年輕男人!而且還是敵國的。

    黑嘯天看著眼前的女人,有些好笑:都死到臨頭了!還不覺悟么!若她果真是……!現在在就憑這個印記,就憑那顆斷情丹,即便是你要逃走,只要本太子催動毒咒,你將會五臟六腑瞬間爆裂,黑嘯天有點癡狂的揮著手,像一個瘋子般舞蹈。

    蘭凝霜的眼里唯有淚水。此刻,也只有眼淚明白她的一顆百味雜陳的心。

    “打入冷宮!沒有本太子的命令一律不得探視!”緩緩地珠簾從天落下,遮住了眼前秀美男子挺拔的身姿,也隔斷了蘭凝霜單薄的希望。(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