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 > 極夜之下 > 第一百零五章 幻王!
  “不死人!”

  “羅嫣!”

  炎魔吳術遙遙望著年輕女子。

  他對這一位十分不陌生!或者說,只要是甲級強者,每一個都對此位刻骨銘心!

  異人凡從丙級開始,就要選擇修行兩脈,斬妖或者除魔,深耕其中一道,修煉至大成境界,可錄入譜牒,成為對抗妖異邪魔的利器!

  而將兩道融會貫通便是甲級強者重中之重的基礎!

  既能斬妖又能除魔的,才能被譽為執刀人!

  每一位執刀人,都是甲級中的巔峰強者!

  不死人羅嫣,世界上的第一位執刀人,她是斬妖除魔的始祖!人類所有對妖異邪魔的了解和控制方法,皆是由她貢獻傳授!所以這一位在人類中的地位是非常特殊,甚至崇高的!

  很多異人甚至都奉她為神!

  吳術雙腳一跺,兩手張開以虛托狀緩緩上抬,在這一瞬間,大坑邊緣憑空浮現熊熊火焰,隨著他的動作,燃燒火焰像是幕墻一樣上升,最后在天穹上合攏,形成一個巨大的火罩。

  外面的無數人錯愕的望著那巨大火罩。

  翻滾的熊熊火焰中,開始翻涌著出現一道道身影,他們頭生雙角,身材魁梧,持槍握刀,身披甲胄,一個個模樣猙獰,像是跨越歲月而來的遠古神魔。

  炎魔!

  這種生物的虛影圖案,清晰銘刻在火罩之上,精美如藝術,卻透著不可侵犯的威嚴。

  周遭之人驚顫不已,這真是人力能做到的嗎?

  竟恐怖如斯!

  所有視線都被火罩阻擋,外面的人們再不知其中狀況,一時間喧嘩不斷,人聲鼎沸。

  “是領域!”

  “吳術開啟炎魔領域了!究竟發生了什么?那個突然出現的人是誰?”

  “后面出現的,絕對也是一位甲級強者!否則吳術豈會直接使用領域這種殺招!”

  “不會吧!?難道下三區里會爆發甲級層次的戰斗?!”

  火罩之內。

  吳術雙指燃燒著火焰,在眼前抹過,漆黑雙眸內有炎魔倒影仰天咆哮,在這一刻,面前的空間像是被一拳打中的鏡子,支離破碎,轟然炸開,再然后便是真實的一切。

  戴著鴨舌帽的女子站在首位,身后是身體完好的楊鳴、賈仁和郝孟。

  商九生和馮寇在這一刻緩步后退。

  剛才發生的一切顯然都是幻象!從吳術出現的時候開始,那一位就發動幻象了!

  不死人是人們對于這位來歷神秘的遠古遺珠的稱號,第一位執刀人也只是她眾多光環中的一個。

  羅嫣也是一名封號強者!

  她的封號,早在百年前就有了!

  封號:幻王,甲級初等,羅嫣!

  吳術輕輕甩滅手指上的火焰,緩緩說道:“不愧是幻王,幻境發動,了無生息,即使連我都毫無覺察。”

  羅嫣身后的三人同樣滿臉迷茫。

  他們的記憶中,自己明明都已經人頭落地了,怎么此刻還活著?

  賈仁眨巴眨巴眼,好奇問道:“楊部長?這就是你留的后手?”

  楊鳴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沉聲道:“和我無關,我可請不動這一位。”

  兩人同時都將目光望向了郝孟。

  青年此刻也搖了搖頭。

  他同樣不知道為什么羅嫣會出手救她們!

  女子摘下鴨舌帽隨手一丟,熾熱的高溫下,鴨舌帽很快就在空中自燃燒成一堆黑粉,她一邊將滿頭青絲扎成干凈利落的馬尾,一邊緩緩往前走,平淡道:“來,過兩招吧,很久沒動手了。”

  吳術皺起眉頭,他倒是不是懼,而是地方不對,時間也不對,在這里爆發一場甲級層次的戰斗,不亞于一顆核彈爆炸,他只能說道:“動手可以,不過總的給個理由吧?你和這三人,應該非親非故,沒有關系吧?”

  年輕女子十指交叉,手心朝外使勁,平淡道:“我羅嫣一生行事,何需理由?今日一時興起,就想打個痛快!”

  論戰力,這世界上沒有人知道這個女子的底!

  她很少出手,百年之前的極夜戰爭上,她更多的是作為指導師的身份參與那一場場大小戰斗,真正有記錄的出手屈指可數,并且由于她在精神異力上的造詣極高,精通幻術一脈,是當代所有異幻師的鼻祖,所以那幾場有紀錄的戰斗,全部是以對手落入幻境沉淪而結束。

  她本人至始至終,一步未動!

  這是個很神秘,很強大的對手!

  吳術心里并沒有底,但也不會懼怕,畢竟對方的氣息是實打實的!甲級初等!而自己即使距離甲級高等都只有一步之遙!

  也許很久以前,他只能高高仰望著這一位,但現在他已是人類之巔的強者,放眼全世界都隨處可去!

  “行!”吳術雙手燃燒起一團火焰,“早就聽聞幻王實力莫測,沒想到今日還能過招,真乃幸事!”

  隨著吳術聲音落下,火罩之上銘刻的無數炎魔圖案,此刻都微微蠕動,變得活靈活現,欲要掙脫火罩而出。

  領域之內,便是無敵。

  這是一招極其夸張離譜的手段,仿若坐鎮自身小天地,戰力成倍的增幅。

  年輕女子開始小步奔跑,對此視而不見。

  正當吳術準備動手之際,他手腕間突然沖出一道光環,隨后便在面前形成3D虛擬景象,那是一處巨大殿堂,圓桌之側有整整十四張巨大王座,其中有兩張正坐著人,身形籠罩在黑暗中看不清模樣。

  吳術收手而立,羅嫣此刻也停下腳步。

  其中一道身形瘦削的黑影冷漠質問道:“吳術,你想毀了第九區嗎?”

  炎魔吳術沉默一會,拱手答道:“議長,我并未作此想。”

  旁邊的一道佝僂黑影擺了擺手,說道:“行了,讓你過去是解決事情的,不是讓事態繼續升級的,這件事鬧得已經夠大了,該收尾了。”

  佝僂黑影隨后望向年輕女子,“羅嫣,我等從未限制你行動,任由你在人類地域活動,自由出入邊境,甚至于下三區這等重要地域也對你開放了,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與我們作對,未免太不把我們放在眼里了吧。”

  羅嫣淡淡說道:“第三議長,這下三區可不是我想來的。”

  瘦削黑影冰冷道:“那你可以滾出周夏啊,故土的妖異邪魔不是一直很歡迎你的嗎?”

  年輕女子玉手之上有純粹念力凝聚的三尺青峰緩緩顯露,她劍尖直指瘦削黑影,“在我滾出周夏之前,我倒是不介意來第七區和你碰個面,看看你除了這張嘴,還有沒有其他地方也是這么硬的,或者我也可以在這里等你,你們不是一直想針對我么?只敢派一個吳術來算什么?給我打個牙祭嗎?”

  瘦削黑影雙手按著桌面站起身,怒極反笑,“好!今日我就替八十年前的諸位先賢完成他們的未完之舉!當日僥幸讓你逃脫!今日必將讓你粉身碎骨!”

  羅嫣眼中跳動著異常的深邃光芒,“你們這些宵小鼠輩,也敢再提八十年前的事?當年他就不該心軟,殺光了你們!天下太平!”

  “彭!”

  佝僂黑影狠狠一拍桌面,厲喝道:“老四!”

  已然起身的瘦削黑影沉默著坐下。

  他隨后望向羅嫣,陰沉道:“羅嫣!當年的事早已蓋棺定論,我們今天就今日事做個論斷,我不知你為何要護著他們三人!但下三區內有明文的嚴格規定,這是百年大基,不容侵犯,異人犯法,殺無赦!”

  “今日既然你出面,我給你這個面子!不予當場擊斃!從犯楊鳴、賈仁,送往異人法庭等候聽判!”

  “主犯郝孟,啟動九區會審進行定罪!”

  “你可還滿意?!”

  年輕女子手腕一抖,手上三尺青峰消散,冷漠道:“第三議長,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想必你比我更清楚,郝孟之所以犯禁,皆由何而起,這些一件件,一樁樁,難道只處理他們三人?!”

  被稱為第三議長的佝僂老人雙掌交疊放在身前,氣氛沉默無聲,足足過了一分鐘左右,他才再次開口,“羅嫣,我說過給你這個面子,今日除了你,誰來都得不到這個結果!”

  “這是我最后一次退步!”

  “商九生!馮寇,聽令!”

  人群后方的白膚男子和馮寇眼皮一跳,立馬答道:“參見議長!”

  第三議長漠然說道:“第八區最高戰略部,部長馮寇,派人圍殺極夜初等搜查官賈仁,因私動權,違反規定,撤去部長之職!”

  “第九區異人,商九生,指使馮寇圍殺賈仁,設局逼迫郝孟動手,動搖下三區穩定,廢除異人檔案,驅逐出下三區,不得再入!”

  “第九區凡人,商令,有罪已死!”

  “第九區凡人,西山虎,有罪已死!”

  “第九區凡人,李三,有罪已死!”

  “余下所有涉案人群,全部交由第九區戰略部處置!不得有誤!”

  馮寇和商九生明顯一愣。

  “第三議……”馮寇急了,他話還沒說完,一擊鞭腿閃電般落在他胸口,后者的身子拋飛十余米,口吐鮮血。

  出手的吳術面色冰冷,“你們只有兩個回答,要么答是,要么就去死!”

  馮寇一言不發,再次回到原先位置,他低頭沉聲道:“馮寇,領命!”

  商九生緩緩抱拳,面無表情,“商九生,領命!”

  羅嫣瞥了一眼那邊三人,再抬頭望了望3D虛影,佝僂老人的凌厲雙目正看著她,“幻王羅嫣,如何?”

  羅嫣轉身走到楊鳴他們面前。

  “羅小姐。”楊鳴拱手行禮。

  賈仁咧嘴笑道:“救命之恩,多謝了。”

  郝孟輕聲說道:“為什么要幫我們?”

  年輕女子盯著眼前青年的面龐,說道:“因為我在你身上看到了一個故人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