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 > 極夜之下 > 第五十七章 上窮碧落下黃泉
  整個翻譯行業迎來巨震!

  振興翻譯社這五個字以勢不可擋的速度席卷行業每一處,無數人聞之發顫,驚為天人。

  一舉成名天下知!

  “趕緊去打聽打聽!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振興那個小翻譯社,居然解決了行業布告欄里所有燙手山芋?開什么玩笑!他們哪來這么大的通天本事?”

  “去啊!還呆在公司干嘛?挖人去啊!曲振興絕對是找到了大批量的翻譯資源!必須給老子挖過來!”???.

  “我的老天爺啊,這也太恐怖了啊!一己之力顛覆全行業!”

  風暴席卷,懂行的業界人士無一不是如雷臨頂,滿心震撼,而諸多客戶同樣也聽聞了這消息。

  “振興翻譯社?沒怎么聽說過啊!不過既然能把我們掛了那么久的稿子譯出,說明有點真材實料,可以接觸試試看。”

  “什么?和商州集團有過節?關老子什么事,老子只是找人翻譯文本,他商州還能管的這么寬?”

  “備車!去一趟振興翻譯社,得去招個長期翻譯,省的每次接個活還得大海撈針一樣的找人翻譯。”

  短短半天時間。

  曲振興的翻譯社人滿為患,慕名而來的人們把寫字樓的頂樓一層擠得滿滿當當,樓下看門的保安目瞪口呆的看著陸續涌來的人流,這小寫字樓已經很久沒有迎來過這么大批量的人流了。

  十個人里面,九個人跑來就問振興翻譯社在哪。

  剩下那個則是直奔頂樓。

  電梯上上下下,每一波都擠滿了人,等不及的人們甚至開始爬樓,二十六層的頂樓在熱切期望下不值一提。

  “曲總!曲總!我是大宏股份有限公司的!你剛剛送來的譯稿我們非常滿意!還請你幫幫忙,我們手頭還有一些譯稿!拜托了!價格好商量!”

  “曲老板!我想要一名現場翻譯!”

  “曲總!你在哪?”

  “振興啊!是我!老劉啊!”

  ……

  被擁擠人潮圍住的總經理辦公室里,身寬體胖的曲振興像是一只小雞,驚恐的縮在角落里,茫然而害怕的望著洶涌人們,隔壁的總編房間同樣好不到哪里去,見勢不好的褚曉曉早就腳底抹油,一溜煙的躲到外面,佯裝成一同前來的人們才逃過一劫,但是被堵在辦公室里的老孫就倒霉了,被蜂擁而至的人們當作了總編。

  “總編!求求你了!拜托了!”

  “大哥!我們這里有一份稿子!十萬火急!價格你開!”

  “褚總編?啊?褚總編呢?”

  老孫被逼的抱頭鼠竄,倉皇無比,奈何激情人們太過瘋狂,他怎么也擠不出去,甚至于身上的衣服都被拉扯破爛,布條橫飛。

  “救命……救命啊!”

  被人潮淹沒老孫發出悲鳴,但很快就被嘈雜人聲覆蓋。

  兩個辦公室和前臺的電話,一直響個不停,但卻無人問津。

  褚曉曉已經跑到了大廈樓下,她看著擁擠不絕,還在源源不斷而來的人流后怕不已,心驚肉跳,她早已猜到會有大批的登門拜訪者,可是沒想到會這么瘋狂,還好她溜得早,不然還得了?

  不過也是,他們這一次的譯稿全是行業里的疑難雜稿,許多甚至掛了三五個月,一年半載了!

  突然一次性就解決了!

  也難怪會有這么夸張的反應!

  美女總編推了推眼鏡,咽了口唾沫,喃喃道:“這下玩大發了……”

  而此刻,該事件的始作俑者正在自家客廳的沙發上盤腿而坐,泥丸宮內,能量澎湃。

  《九墟混沌》的觀想難度遠遠超乎他的想象,這兩天他的進度極其緩慢,異力的損耗倒是極快,補充卻又耗時極長,按照莊給出的計算。

  若是在能源足夠的情況下,兩個月左右便能將念力穩固在丁級中等水準。

  五個月達到丁級高等。

  而若是純粹修煉元素異力,還能更快,最多半年便能抵達丁級高等。

  但這的前提是能源足夠!

  郝孟問了一下,結果差點沒把他嚇得當場自閉。

  腕表全開的狀態下,丁級水準里,每個月需要耗費160-200w的月石!

  也就是說,郝孟如果要達到丁級高等,需要一千萬左右的月石!

  一條月石礦的存量!

  不過換句說來,如果讓他人知道,不需要自己修煉,純粹是往里砸資源就能將精神異力和元素異力以這種進度拔升,怕是有無數人會驚喜若狂。

  奈何郝孟現在兜里空空,著實負擔不起。

  “呼……”

  青年結束了修煉,退出冥想狀態。

  一次又一次的虧空又補足,細胞內的異力一次次強化著身體,擴充著極限。

  自然系和涅槃系可以由莊代勞,但是超人系方面,郝孟只能自己穩扎穩打。

  肉體是他自己的!

  莊是無法操控他身體的!

  郝孟給自己倒了杯水,點了個大分量的外賣,隨后拿起手機刷了一會,這期間有十幾個未接來電,有一半是曲振興和褚曉曉打的,他撥了回去,現在卻顯示占線中。

  郝孟沒有在意,隨后給最上面的李昊回了過去。

  李昊沉聲說道:“郝孟,經過組織和治安局的聯合調查,還是沒有發現任何異樣,我們也派出人手逐一排查了喬殷一家的關系網,截至目前,已經走訪摸查了和他們有關90%的人員,沒有任何發現。”

  “接下來的10%在今天應該能摸查完,不過我覺得沒有太大希望。”

  郝孟摸著下巴,略微沉吟。

  讓李昊幫忙肯定是最快的,通過組織和治安局雙管齊下,比他一個人到處去查去拜訪要快得多,在這樣的天羅地網巡查里,卻還是沒有收獲。

  如果不是有莊的證實,以及郝孟是堅信喬殷是真實存在過的,說不定連他自己都會動搖了。

  “辛苦了,李市長。”郝孟說道:“若是之后有任何消息或線索,希望隨時能聯系我。”

  “好的,明白。”

  電話掛斷。

  郝孟拿起桌上熱水,小口抿著,在心頭問道:“莊,你怎么看?”

  坐在泥丸宮蒲團上的光人回答道:“主人,我還是那句話,萬般諸事皆有脈絡,縱然是篡改記憶,瞞天過海,仍會留下一絲一縷的蹤跡。”

  郝孟自語道:“是啊,人間蒸發并不是難事,難的是讓所有人都不知道曾經有這么一個人存在,她的人生怎么可能會定格在她八歲那年呢?她……”

  郝孟猛地站起。

  “不知道有這么一個人存在,定格在八歲那年……”

  年輕人眼睛越睜越大。

  郝孟立馬拿起手機重新撥通了李昊的電話,“李市長!我們重新清查一下,這一次我只需要喬殷關系網里,生命已經定格的那一批人,無論是死亡、失蹤還是各種原因聯系不上找不到的那一批人!著重以他們的親朋好友家屬開始!”

  李昊不明所以,但仍舊說道:“是,我馬上去辦。”

  郝孟隨后在心頭說道:“莊!把這一類人列出來!”

  莊開始操作,三分鐘后,詳細的數據盡皆出現在郝孟腦海里。

  “喬殷的人際關系網里,這樣的總共有八十九人。”郝孟繼續開始篩查,“我還要繼續減小范圍!既然這一場莫名的蒸發是針對我,或者說和我有關的,那這些人當中,我肯定也有印象,或者說接觸過!”

  “喬殷的父母、這是她二叔、樓下的鄰居、小學同學……”

  郝孟瞳孔收縮的越來越小。

  “這十七個人!這十七個人!”郝孟牙齒緊咬,“她姑父,她父母的同事李工,她姐的同學公孫賢!這些人我明明有印象!甚至于這幾年都還有過聯系,為什么這信息上會顯示他們早就死亡或失蹤了?那我這些年見到的,都是鬼不成?”

  莊立馬把這十七個人羅列而出,所有的詳細信息盡皆浮現。

  “十四年前癌癥去世的姑父?狗屁!三年前他還來過A市,是喬殷讓我去機場接他的……對啊,下三區怎么會有機場啊!他是怎么來的啊!”

  “工廠意外喪命的李工?十九年前?那個時候我和喬殷才多大啊!可是我的記憶里,這李工是小時候帶著我和喬殷一起捕魚抓蝦!他帶著兩個嬰兒在玩?”

  “查!查!查!”

  “終于讓我找到蛛絲馬跡了!這些人全都有問題!既然不是我的記憶出錯,那就是這事實顛倒了!”

  “我就不信,這么多人,這么多痕跡,全都能干干凈凈的抹去!”

  “一定會有紕漏!”

  郝孟快步走回屋里,瞥了一眼桌上與喬殷在摩天輪前的合照,隨后從抽屜里翻出那一本相冊。

  紀錄著她們點點滴滴的相冊。

  李昊曾說過,這些照片、聊天記錄、短信對話等,都是郝孟在無意識下通過各種手段制造的,可現在再看,無比真實。

  它們一定是真實存在的。

  合照上的女孩,挽著郝孟的手臂,笑顏如花,美的驚心動魄。

  年輕人默默的注視著眼前的照片。

  往昔再一次從眼前陸續浮現,人之所以區別于牲畜草木,無非一個情字,至今為止才活了二十四年的郝孟,生命中卻有一個人占據了整整二十年。

  郝孟手指輕撫合照上的女孩。

  “我不知道你為什么要走,我也不知道你為什么會突然消失,我更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這一切的。”

  “但是喬殷啊,我的喬殷。”

  “無論如何,即使上窮碧落下黃泉。”

  “我也要把你找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