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 > 極夜之下 > 第三十七章 商七圖
  郝孟一覺睡到了晚上七點,他是被客廳里傳來的烤肉味喚醒的,賈仁點了一桌子燒烤,就著啤酒正在大快朵頤。

  饑腸轆轆的郝孟沖上去狂塞。

  賈仁一臉憐憫,這孩子,太可憐了。

  “慢點,不用急,我點了十人份的,管夠!”賈仁已經得知了郝孟昨晚的經歷,分外同情。

  劇烈運動過后,身體需要補充大量的能量,所以一覺睡醒的郝孟就像個無底洞,狂吃海喝,席卷了桌上所有食物。

  沒吃幾口的賈仁擰眉看著滿桌狼藉。

  郝孟站起身收拾衣服。

  “你晚上還要去?”賈仁吃驚問道。

  郝孟點點頭,“一起么?”

  賈仁連忙擺手,訓練哪有進行硬組織軟化的活動來的快樂,他好心提醒說道:“過猶不及,別跟那小丫頭亂來,自己控制分寸。”

  “知道了。”郝孟跨起背包,順手拿走了桌上的車鑰匙。

  漢子眼巴巴的看著他拿走了車鑰匙,只能在心頭哀嘆,本來想尋思著開自己那輛小破車,但害怕到時候連車帶人被都被勢力門童趕走只能作罷,看來以后只有打車去金巴特伊薇拉了。

  哦,不對,還可以喊上小老弟孫大剩,他有一輛小毛驢代步,到時候把小毛驢停在遠一點的路邊再走路過去不就行了?

  挺好,就這樣安排,完美!

  郝孟推門而出,開車前往極夜俱樂部,當他來到訓練館時,少女正在打拳,眼角余光瞥見他,陰陽怪氣道:“喲,不錯么,我還以為你今天起不來了。”

  郝孟沒幼稚到和小孩斗嘴,放下挎包,揉揉肩膀,沉聲道:“再來!”

  雖然昨天的訓練近乎魔鬼,但郝孟能清晰感受到身體和水準進步,按這速度下去,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能到達進化邊緣。

  青卷扎起干凈利落的馬尾辮,笑瞇瞇的走向郝孟。

  訓練館內,兩道人影再次重重撞在一起,激烈的碰撞聲不絕于耳。

  ……

  商州療養院,三樓。

  昏暗屋內,男子坐在床榻邊,靜靜守著氣若游絲的老人。

  “嘎吱。”

  房門推開,一道人影緩步而進。

  皮膚呈現病態雪白的男子微微抬頭,微笑道:“楊部長大駕光臨,有何指教?”

  楊鳴語出驚人,“來看看你什么時候死。”

  白牛笑容不變,說道:“那可能要讓楊部長失望了。”

  楊鳴在對面的沙發坐下,隨手拿起桌上的煙點上,緩緩說道:“一代人做一代人的事,你非要違背常倫,行這與妖魔無二的邪事。”

  白牛笑道:“楊部長,我只是想活下去,何錯之有?”

  男人瞇眼盯著他:“生死有定數,你這是在玩火,這種禁忌區域,不是人類能夠踏足的!”

  “所以楊部長此次是想要來阻止我的嗎?很可惜,最高戰略部已經通過了我的方案。”白牛聲音陡然變得陰沉,“楊鳴,為什么只有你們異人可以活的這么久,為什么你們就可以上天入地,焚山煮海?我何曾差了半點?除了無法修煉之外,我哪一方面比你們異人差?”

  男人深吸一口煙,半響后緩緩說道:“優勝劣汰,宇宙法則。”

  白牛露出不加掩飾的嗤笑。

  楊鳴沒有繼續和他爭吵,說道:“讓你那娃收斂點,端著架巴雷特到處橫行霸道,無知者無畏,真要出了事,別說我沒給你面子。”

  楊鳴摁滅煙蒂,轉身就走。

  “等等。”白牛出聲喊道:“賽格在月石礦里留了什么?”

  楊鳴嘴角流露譏諷,“我還以為你是知道的月石礦下面東西的,怎么,你忠心耿耿跟著那位大人一輩子,他沒有和你說過?”

  白牛死死盯著他。

  楊鳴淡漠道:“那里布下了一座聚靈陣法,大妖石姬在那凝形。”

  得知內容的白牛目光閃爍。

  楊鳴大跨步走向門口。

  就在男人即將離去的時候,白牛聲音變得輕緩,“別忘了,這座第九區,是我一手造就的,你們這些人不過是后來者。”

  楊鳴回頭,眼神森冷,一字一句吐出了另外一個名字,“商七圖!第九區從來不屬于任何人!它只屬于生活在這里的萬千民眾!”

  男人狠狠甩袖離去。

  坐在椅子上的白牛面龐開始微微扭曲,神色變幻,最后卻是從鼻梁為界限,變成了一左一右,表情截然不同的臉龐。

  左側臉嘴角向下,陰森淡漠,右側臉嘴角向上,冷笑譏嘲。

  從白牛的喉嚨里,居然冒出了兩個聲音。

  “商七圖,你答應過我會把商州集團留給潭汐的。”

  “我已經給了她一萬次機會了,她自己抓不住!沒有能力,如何守得住這份家業?”

  “我們當時不是這么談的!我要的不是你給她機會!她怎么可能斗得過商令?”

  “那是我的兒子!我難不成要為了你妹妹而抹殺我自己兒子嗎?我已經很公平了!”

  “商七圖!你還是一如既往的不擇手段!毫無底線,我徹底看錯你了。”

  “我的兄弟,你又不是第一天認識我。”

  白牛的眼睛緩緩閉上,再次睜開時臉龐已經恢復正常,他繼續坐在床前,靜靜的看著那具蒼老不堪的軀體,眼神安寂。

  他顯然不是野獸。

  他注定要成為神靈,為了這,他可以付出一切代價!

  ……

  商州集團,頂層。

  商令雙腳交叉擱在桌上,面前的會議桌林林散散坐著上百號人,鐵塔般的西山虎站在他身后,威懾力十足。

  眾人竊竊私語,議論紛紛。

  商令無視他們的交流,拿著文件夾翻閱著上面的各項產業報表,直到他全部翻完后才拿書角嗑了嗑桌面,諾大的會議室頓時安靜無聲,所有人都抬頭望向他。

  “諸位。”商令笑瞇瞇道:“今天能來這里的,都是我商州集團的核心高層,說實話其實連我自己都不知道,原來集團已經大到這個規模了,這是我這當家的不稱職,不過這也充分說明了集團人才濟濟,自有開疆擴土的精英在,我十分欣慰。”

  商州集團這艘巨無霸,脈絡早已延伸到各行各業,商令從來只關注大頭,至于其他衍生而出的旁枝末節很少關注,畢竟太多了,吃穿用行娛樂地產應有盡有,涵蓋各方各面。

  眾人小心翼翼的看著這位掌權人。

  從來沒舉行過這么大規模的會議。

  這幾乎是把整個商州集團所有支系的負責人都喊來了。

  他們皆是收到一紙集團總部的調令,落款印章竟然是那位久不現身的商老爺子,無論在做什么,無論在哪里,其中甚至不乏許多不明真相的潭汐手中的部門,皆是匯聚于此。

  待瞧見這位太子爺后,眾人心頭都有了各自猜測。

  果不其然。

  商令站起身,雙手按著桌子,目光快速掃過下面一張張或熟悉或陌生的臉龐,“這些年來我一心擴張,卻忽視了集團內部的安定,如今山頭林立,許多部門和分部陽奉陰違,掛著集團的牌子卻早已不是集團的心了,至于是哪一些人我今天就不點名了,今天召集大家來就是通告一件事。”

  “我決定從今日起一掃沉疴,徹底整治集團內部的問題,希望諸位能好好配合。”

  所有人心頭一震,愕然望著那首位的男子。

  隨后心頭皆是泛起寒意。

  終于走到這一步了。

  這一場嫡系之爭,迎來了最后決戰!

  商州集團,要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