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 > 極夜之下 > 第二十六章 天生斬妖師
  “惡鬼?”

  女子對這些天生就有特殊的畏懼感,精致嬌顏布滿了驚懼。

  許規陡然回神,震驚道:“下三區內竟然有妖魔?”

  郝孟則是緊緊皺眉,一言不發。

  他們都沒接觸過這種東西!

  下三區內國泰民安,生活在其內的人類甚至不知外界傾覆天地,即使是簽過保密協議的他們也只是通過只言片語和短小視頻,見識過外面那些光怪陸離。

  賈仁非常滿意三人的反應,他身子前傾湊到兩個座位的中間扶手上,沖著美少婦笑嘻嘻道:“潭夫人,不要怕,有我在,我一定會保護你的,區區礦鬼,不足為慮。”

  潭汐只是看了他一眼。

  郝孟沉聲說道:“細說一下?”

  “沒問題!”賈仁身子后仰,大咧咧的躺在靠背上,“首先,我們都知道極夜降臨,天地之間出現異力,人和動物與其接觸發生變異,繼而產生異人和異物。”

  “天地之間,一些異力濃郁的地方環境變化,出現了月石這類蘊含異力的礦石,久而久之,濃郁異力在潛移默化中催生了特殊之物,這類特殊之物就牽扯到另外一種存在——妖異。”

  “異人、異物,是兩個總類,前者容易理解,后者則有三種支類,為異獸、妖異、邪魔。”

  “異獸:地球原生動物變異而成,智慧粗淺,依靠生存本能驅使,是目前地球上分布最多,最常見的。”

  “妖異:非地球原生動物,許多起源不知,沒有形體,虛無縹緲,擁有不下于人類的智慧,有族群之分,需要專業的克制手段才能斬殺,能對付它們的只有異人中的斬妖師。”

  “邪魔:也是非地球原生動物,不知來源,擁有比異獸更強大的肉體,可以視作異獸的超級加強版,同樣擁有智慧,有族群之分,它們的肉體恢復能力和戰斗力比超人系還要強大和離譜,非除魔者不可敵。”

  靜靜聽完,郝孟當即明白,“礦鬼是妖異?”

  賈仁打了個響指,“賓果!答對了!但它雖然沒有形體,算作妖異,可兩者還是有根本區別的,此類沒有族群可分,智慧淺薄,只要離開月石礦就會消亡,但只要呆在月石礦內,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也奈何不了它,除非將月石礦一寸寸扒拉干凈了。”

  和賈仁有過節的許規從未聽說過這些秘聞,他也早識趣的放下那點小成見,急聲問道:“無法對付的話,那我們此行該怎么辦?”

  賈仁斜眼瞥了他一眼,慢悠悠的道:“所以有了保護網和夜塔的,前者指的是一種由月石構建的陣紋,可以抵御礦鬼來襲,后者則是防御設施,對付低階妖異效果顯著,只要有了這兩樣,大可安全開采月石。”

  美婦人雙手疊放在身前,正襟危坐,緩緩道:“合同上約定,商州集團只需提供財力支持,新建夜塔由古塔納氏族負責,我們無法,也無力提供相應幫助。”

  面對潭汐,賈仁就熱情很多,撓頭道:“事情是這么個事情,不過問題就出在這,月石礦既然塌了,那就說明古塔納氏解決不了,現在應該已經向組織申報支援,可礦鬼隸屬妖異系,且還身處石礦之內,所以只有抽調一名斬妖師才行。”

  “一名斬妖師,專程趕回來處理區區一只礦鬼,這太不切實際了,那就只能等著,運氣好三五個月,運氣不好半年一年,反正對組織來說,區域內又不是只有這一處月石礦。”

  美少婦柳眉微蹙。

  她必須盡最快速度掌握商州集團的資源和脈絡,然后才能在和商令的對抗中不落下風。

  潭汐的清亮美眸望向賈仁,“你有什么辦法嗎?我可以支付相應的報酬。”

  這一聽賈仁就來勁了,摸著滿是胡茬的下巴,笑嘻嘻的上下打量著那具誘人豐腴的身段,潭汐俏臉不變,平靜說道:“除此之外的條件,我都可以考慮。”

  “哎呀。”賈仁連連擺手,正氣凜然,“潭夫人誤會了,咱可不是那種人,再說了,咱也沒那能力解決礦鬼,頂多就是我擱那一戰,虎軀一震,王霸之氣能震懾得礦鬼不敢前來,不過咱也不可能就擱那扎根了,所以這事啊……”

  賈仁眼神往邊上的青年瞟去。

  見到賈仁動作的潭汐猛地看向郝孟。

  還在想事的郝孟突然成了視線聚焦點,滿臉疑惑,干嘛?這事難道還要指望他?

  他懂個dei?

  賈仁爬了拍郝孟的肩膀,語重心長,“郝孟啊,能力越大,責任越大,再說了,你也不想看到潭夫人黯然神傷,凄涼無助的落敗吧?”

  郝孟一懵。

  沃德法?

  他有屁的能力,他在上一分鐘連礦鬼是什么都不知道。

  美少婦輕咬紅唇,低聲道:“郝孟,只要你愿意幫忙解決此事,我……”

  賈仁立馬在旁拱火:“以身相許?”

  潭汐惱怒的瞪了一眼賈仁,卻是沒有反駁,纖細五指緊攥。

  早在飛機上她就有了心理準備。

  這下輪到賈仁懵了,他就擱旁邊起個哄,可是沒想到這位地位尊崇,姿容絕美的商界玉女好像有點不對勁啊。

  賈仁瞪大眼睛看著郝孟。

  不是吧不是吧?

  這都行?

  漢子嫉妒的簡直想原地爆炸,怎么好事全都落他頭上了?

  郝孟并不想逞強,攤手道:“我確實不知道如何對付礦鬼。”

  潭汐的美眸一下子黯淡。

  氣氛瞬間變得沉悶,郝孟斜眼看著始作俑者,漢子卻是有氣無力,軟綿綿道:“郝孟,你知道精神異人還被稱作什么嗎?”

  郝孟頓時心頭一震。

  原來如此!

  他和常人不同的就是這一點!

  漢子一字一句說道:“天生斬妖師!”

  年輕人長吐一氣。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看來這除妖的行當,最后還得落在他頭上了。

  正在此時,疾馳的悍馬一腳剎車踩死,停在了一條狹窄的城市城中村的小巷口。

  明明是大白天,村里卻空無一人,房屋緊閉。

  很快,昏暗巷子里走出一隊人。

  領頭的是個金發男人,在車上四人見了鬼的表情中微微一笑,說著一口純正流利的中文,“親愛的朋友們,歡迎來到z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