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 > 極夜之下 > 第二十五章 礦鬼
  直升機和客機在z市郊區的一處山谷降落。

  郝孟一掃四周,周邊有許多低矮建筑和軍用帳篷,不少迷彩士兵正持槍巡邏,守衛站崗,此處顯然是一處軍事基地,落地的直升機被代為保管,至于賈仁的戰斗機卻無人問津,孤零零的停在中心停機坪。

  沒有人上前交流,一個士兵開了輛悍馬停在三人面前便徑直離去。

  賈仁一溜煙的跑了過來,一拳砸在郝孟肩膀上,使勁埋怨,“王八蛋!不當人啊!”

  郝孟無奈道:“事出緊急。”

  漢子翻了個白眼,可勁叫苦,“你是不知道,我都被叼慘了,這要擱在外面,像這種玩忽職守被發現是要殺頭的。”

  年輕人不可置否。

  郝孟隨后坐上了悍馬后座,漢子緊跟而上,許規駕車,潭汐坐在副駕駛,四人向著z市中心飛馳而去。

  老人從后視鏡里不留痕跡的關注著漢子,潭汐閉眼端坐,不知在想什么。

  郝孟直接了當的問道:“巴雷特,怎么說?”

  漢子一陣齜牙咧嘴,滿面愁容,邊上這畢竟是和自己洗個腳,k過歌的過硬交情,他唉聲嘆氣,“兄弟,那玩意真不好搞啊,就算我挨上一槍也沒了啊。”

  郝孟皺眉道:“擋不住?”

  漢子點頭道:“一點都擋不住。”

  賈仁旋即解釋道:“唯有達到丙級層次,身體二次進化,才能不懼這種單兵熱武器的威脅,丙級之下,挨上一發就完蛋。”

  丁丙乙甲。

  結合李昊他們曾說過,搜查官乃是同階佼佼者,那現在便可推斷賈仁的實力應該是丁級極限。

  漢子擱那撓頭,繼續說道:“雖然擋不住,但是想要憑一把巴雷特殺異人還是不容易的,甚至都只需達到丁級中等的水平,異人身體本能會對危機產生反應,避開攻擊,繼而判斷出對方位置,到時就簡單了。”

  郝孟微笑道:“聽明白了,就是雖然他能一槍打死我,但是你可以立馬替我報仇,真是謝謝你了。”

  漢子擺了擺手,義薄云天,“不客氣,分內的事,敢動我兄弟,我一定把他腦袋都擰下來!”

  郝孟沒有再和他瞎掰,沉聲道:“商令能在下三區擁槍,治安局和極夜組織就一點表示也沒?”

  這么一把可以威脅到丙級異人以下的極限單兵武器,在槍械管制異常嚴格的周夏簡直是天方夜譚,駭人聽聞的事情。

  商令讓人端著它,想殺誰就殺誰!

  漢子繼續撓頭,無奈道:“他才殺了個艾木森,而艾木森本身就是組織的外圍成員,而商令背后是商州集團,商州集團同樣是組織的外圍勢力之一,這種內斗純看個人本事,只要沒有大規模的波及到普通人,組織是不會干預的。”

  “他現在端著把狙擊槍在找你們,你們同樣可以想辦法搞個幾把來去找他,生死自負唄。”

  前面的許規眉頭連挑,閉眼不語的美少婦則是從鼻尖發出淡淡哼聲。

  搞個幾把?

  真當那玩意是路邊大白菜?

  商令這一把巴雷特很有可能是從老頭子的某處藏寶庫里翻出來的,憑他自己,就算是找上他那位市委三把手的親舅舅都不好使。

  普通治安員是不會配備這種武器的,而防暴警察和地方軍隊是另有管轄的,手伸不了那么長。

  漢子慫恿道:“要不你管李昊去借把狙擊槍?而且既然要借,索性搞點擲彈筒,迫擊炮來,實在不行,弄點手雷也可以啊。”

  郝孟毫不客氣的反問道:“他會借?”

  漢子一滯,弱弱訕笑道:“可以試試嘛,講不定就成功了,再說了,你這些對手都是些普通人,我們又不能動異力,這不行那不行的,不是讓我們坐以待斃么。”

  郝孟瞥了他一眼,“不用這么遮掩,你大可直接警告我。”

  “嗨呀。”賈仁一揮手,笑瞇瞇道:“咱哥倆現在都這感情了,話總得說漂亮點。”

  見到郝孟神情淡漠,賈仁臉上的笑容緩緩收斂,平靜道:“郝孟,規矩就是規矩,只要對方沒有率先出現使用異力的情況,你也好,我也罷,就算身死,也不能在下三區對沒有簽保密協議的普通人動手,否則輕則驅逐,重則后果自負,你要知道,我奉命監視你,下三區的最高戰略部想要保你,但我那邊接到的命令卻是只要逾線,格殺勿論。”

  下三區內禁止使用異力!

  下三區內禁止極夜有關信息流通!

  異人禁止對普通人出手!

  商令沒有拿下地域合同,所以他至始至終都沒有簽下保密協議,即使他身后是商州集團,可現在的他仍屬于普通人范疇!

  退一步說,就算他已經簽下保密協議,郝孟想要對付他也只能通過其他手段,欲要使用異力,就繞不開協議上的條條框框,這些規矩可松可嚴,留有轉圜的余地很大,可這取決于哪一方更有優勢背景。

  很顯然,下三區的最高戰略部和外界并不是一個水準的。

  年輕人轉而笑容滿面,“這樣聽著就舒服多了,也容易讓我更克制,畢竟咱哥倆現在這感情,真讓你捅我一刀,那不是痛在我身,疼在你心么。”

  漢子一把攬住年輕人肩膀,大聲干嚎:“兄弟!兄弟啊!還得是我們,互相理解,互相體諒。”

  前方副駕駛的潭汐終于睜開眼睛。

  原來如此。

  郝孟居然也是一名異人!

  這是老天爺賞飯吃的行當,她也是從簽完保密協議后才陸續了解到這些知識,即使武力強絕如許規,可同樣無法成為極夜組織的正式成員,只能終生游離于外圍。

  潭汐認識的異人就一個。

  白牛。

  現在算是賈仁和郝孟,就是三個了。

  如此看來,她們雖然洞察事實,了解信息,可也因其受限,提供不了任何幫助。

  局面仍舊是死局。

  郝孟看著窗外飛速倒退的風景,換了個問題,開口問道:“賈仁,你知道保護網和夜塔嗎?艾木森的石礦塌了,他那應該是月石礦吧。”

  漢子滿不在乎說道:“哦,你說那個啊,估計又誕生了幾只礦鬼唄。”

  車內的另外三人呼吸一滯,緘默不語。

  即使是許規和潭汐,也只是知曉礦內有一些特殊存在,但具體是什么也不清楚,只知道此行的目的就是給地域合同掃尾,解除這些麻煩。

  “礦鬼?”郝孟重復了一遍,詢問道:“是石礦內某種獨特動物的稱號嗎?”

  漢子想了想,回答道:“就是字面意思,一種邪物,應運而生,可以歸類為妖異一脈,鬼魅無形,邪惡殘暴,用你們以前的知識來解釋,它們就是惡鬼。”

  車內的溫度瞬間降到了冰點。

  三人神色齊齊大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