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 > 極夜之下 > 第七章 魏武遺風永長存
  郝孟的瞳孔開始收縮,看著屏幕上的內容。

  腕表上的血紅大字清晰可見!

  “你所經歷的一切,都是真的。”

  “你所被告知的一切,才是幻夢。”

  “這世界真假,已然模糊。”

  隨著血紅大字的逐漸消失,屏幕上開始出現畫面。

  那是一個坐在桌前的男人,背對鏡頭在紙上書寫,內容清晰可見。

  “無論是誰,撿到了這只智能腕表,請允許我向你自我介紹一下。”

  “我叫黃粱。”

  “1999年,極夜降臨,我得知了世界面臨毀滅,所有人都會死。”

  “我被賜予了一把神秘的匕首。”

  “被匕首殺死的人會保持原樣,在另外一個地球上復活。”

  “在另一世界,我被稱為最偉大的英雄。”

  “而現在的世界,我成為有史以來最窮兇極惡的殺人狂魔。”

  “我曾經是個好人。”

  “如今,我成了行走陰陽的執刀人。”

  ——極夜特等搜查官,代號救世主,絕筆。

  男人寫完放下筆,站起身。

  男子至始至終背對郝孟,緩緩說道:“極夜以前,人們不相信會出現如今的世界,極夜以后,下三區的人們不相信外面會有這樣的世界,行走陰陽后,我不相信見到的整個世界。”

  “這世界,這天地,潛藏著太多秘密,我可能是碰不到真相了,所以留下了這智能腕表。”

  “后來者,無論你是愿意直面妖魔,還是選擇背棄事實,我都要叮囑你最后三句。“

  “不要試圖了解我。”

  “不要在任何地方提起我。”

  “黃粱已死,夢魘欲來。”

  青年雙手顫抖著的捧著手表。

  到底什么才是真,什么才是假?

  這只手表現在展露的,難道又是他的臆想?

  真真假假,哪個才是現實?

  突然間,腕表屏幕快速出現了一行字。

  “我的主人,不要疑惑,不要迷茫,你現在經歷的,都是真的。”

  郝孟一愣之后,瞬間起身。

  “你……你……”

  郝孟說話都在結巴了。

  屏幕上這次不僅出現一行字,甚至還響起了一個中性的機械聲音,“我即是腕表本身,主人,你可以將我理解成黃粱創造的人工智能,他留下設定,第一個撿到腕表的,即是我的主人。”

  郝孟懵了,“我是第一個?”

  他更震驚于腕表竟然能和他正常對話,人工智能?

  這不是科幻片里才有的東西嗎?

  也對。

  這世界都覆滅了,妖異邪魔到處都是,有個人工智能也不稀奇吧?

  郝孟緊緊皺眉,“不……不對,這會不會也是我的臆想?”

  他都幻想了一個枕邊人十幾年,還有什么不可能的?

  腕表答復道:“主人,你沒有任何的臆想,你一直都是個正常人,你的精神異力是由我贈予的,翻譯各種語言的能力,也是我自身攜帶的功能。”

  郝孟猛地想起,每次使用腕表翻譯時,他都會有一閃而逝的腦海刺痛感!

  “難道……這才是真相?!”郝孟變得激動,但很快他給自己澆了一盆冷水,“既然不是臆想,那為什么沒人知道喬殷?”

  腕表說道:“沒人知道,并不代表她并不存在。”

  郝孟又懵了,“什么意思?”

  腕表的人工智能停頓了一會,方才答復道:“主人,我給不出具體的解釋,但是我可以確認一點,這名叫做喬殷的女子是真實存在的,之所以他人無法查到或知曉,那有沒有這么一種可能?”

  郝孟連忙追問道:“什么可能?”

  “她可能……不是人呢?”

  青年呆若木雞。

  不是人?

  一股寒氣直竄后背!

  可還不待他多想,腕表便快速道:“主人,我此次蘇醒得益于那名闖入你房間的異人能量,但是這能量太少了,為了保證基礎功能,我將會選擇性的進入的進入深層次沉睡,主人請放心,以后的所有功能都會智能化開啟,不會再出現超市女子的誤譯情況,我只要必要時刻才會自主蘇醒,希望主人盡早替我尋到補充能源。”

  郝孟眼睜睜看著腕表的屏幕逐漸暗淡。

  “喂?你等等啊!我……”

  郝孟看見屏幕徹底熄滅,再無動靜。

  關機了……

  郝孟是見過那視頻的,知曉腕表悄悄的從那名叫做盛齡的男子能量里偷取了一絲,照這樣看來,這腕表是靠所謂的異力能量來驅動的。

  可他上哪去整異力能量?

  拿著腕表再跑去找李昊和那怪力丫頭?

  再被當成個瘋子?

  郝孟怔怔看著桌上腕表。

  唯一的好消息是,喬殷,有可能是真實存在的,但也僅僅是有可能。

  現在的郝孟,腦子里一團漿糊,理不清剪還亂。

  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青年拖著疲憊的身軀回房休息,半睡半醒,迷迷糊糊再次醒來已經是中午了,他下樓隨意吃了點,回樓后又繼續睡覺。

  整整三天,他都渾渾噩噩。

  時間的流逝仿佛已經和他無關,他滿腦子都是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夢中都是這些年來和喬殷的一點一滴。

  在第四天的時候。

  喊醒他的并不是鬧鐘,而是敲得咣咣響的砸門聲,只不過經歷過青卷那種,郝孟已然有了抵抗力。

  “副總編!?”

  “郝爺!”

  “我的郝兄弟啊!你在不在家啊!”

  伴隨著砸門聲的,還有曲振興那破銅鑼大嗓門。

  郝孟打開門。

  “啊!”曲振興激動的大喊道:“郝兄弟啊!可算找到你了!打你幾十個電話都沒接,我都害怕你被人綁走了!”

  曲振興肥大身體直接往里擠,“咦?這門怎么好像不太一樣,換了一扇?之前的壞了嗎?”

  郝孟側身讓開道路,“曲老板,有什么事嗎?”

  “有啊!當然有啊!”曲振興趕忙說道,“你還記得那份納瓦霍語合同嗎?他們現在又找上門來了,甲方非常滿意這份合同,想邀請你作為現場翻譯,你看?”

  郝孟搖頭直接拒絕,“不好意思,沒時間。”

  胖子臉上表情一滯,開始鬼哭狼嚎:“郝兄弟啊!郝爺啊!你行行好,救救小的一命吧,那可是a市的商州集團,能和他們搭上關系,以后咱們這小翻譯社就不愁吃喝了!”

  郝孟靜靜看著他。

  曲振興一咬牙,“郝爺!一場會議3萬!我一分不掙全給你!”

  青年眉頭微微皺起,“我最近需要解決一些事情,實在沒空。”

  曲振興立馬接著說道:“郝爺!我再自掏腰包給你添一萬!”

  青年有些猶豫,“這不是錢不錢的事情,主要是……”

  “五萬!”

  青年陷入沉思。

  曲振興一把拉著郝孟的手臂往外走,指著樓下停著的一輛加長版邁巴赫s600。

  車門旁站著一個美婦人。

  自從腦域闊度覺醒后,郝孟發現自己的五感變得極其敏銳,相隔如此遠,依舊能清晰看清她的全貌。

  黑色長褲,純白襯衣,氣度雍容,烏黑長發高高挽起,體態妖嬈柔美,胸口的飽滿高聳似欲從襟口之中躍躍而出。

  女子吸引男人的,身材向來是首重。

  其次才是臉蛋,郝孟見過許多女子,但能于此人相比較的,除了喬殷外寥寥無幾,且喬殷更多的是身材黃金比例和絕美臉頰,而這女子。

  純粹是妖嬈尤物。

  曲振興叫苦不迭,“郝兄弟啊,哥哥實在沒辦法了!這位可是商州集團的二把手!她親自在樓下等候!我今天不能把你帶下去,我那小破翻譯社就攤上事了!”

  郝孟瞥了一眼胖子,“傳說中的那位a市商界雙美之一的譚汐?”

  曲振興連連點頭,“沒錯!就是她!這位之前可是演藝圈的玉女,后來嫁入商州集團,如今可是商界炙手可熱的大人物!位高權重,厲害的緊啊!”

  年輕人轉身朝屋里走去。

  “啊!”曲振興急了,“郝爺!郝爺!你別這樣啊,救救小的!不要這么絕情啊!就半天!會議最多就半天……”

  青年拎著外套,順手將桌上的腕表揣進兜里。

  曲振興變得有些錯愕。

  郝孟大跨步的往外走,義正言辭:“還不快走?怎么能讓潭夫人等在樓下呢?如此唐突佳人像什么樣子?”

  曲振興呆若木雞,心中只剩下一個念頭。

  壞了!

  白虧了兩萬塊錢!

  青年已經進入電梯。

  胖子陡然回神,連忙追上去,“郝爺!郝爺!你慢點!等等我啊!”

  短短十幾米的路,終歸還是慢了一步。

  “你等下一部吧。”

  郝孟并沒有想去擋門的想法。

  電梯門轟然關上。

  胖子瞠目結舌。

  這是人能干出來的事嗎?

  他轉頭遙遙望向樓下那風華絕代,豐腴美艷的的少婦。

  胖子本想痛罵一聲曹賊,但轉念一想現在還有事求著他,只能不甘干嚎。

  “建安風骨今猶在,魏武遺風永長存!

  “孟德爺,您老后繼有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