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 > 極夜之下 > 第三十一章 通天大佛
  死里逃生的郝孟立馬手撐地彈起身,他死死盯著不遠處的老人,好在后面并沒有繼續發動攻勢,否則這具分身今天就得交代在這里了。

  一擊沒有得手的公孫長巡輕咦一聲,打量著男子,“反應很快么。”

  他的攻擊,就算是丙級初等都很少有人能躲過,而甄申居然在他毫無預兆的暴起中閃避了。

  這一招完全就是奔著一擊必殺去的,公孫長巡并沒有留手!

  “看來問題果然出在你身上了。”公孫長巡眼神冰冷無情,“唐文德他們是沒有殺死洪華的能力的,故土甄申是吧?平頭哥?”

  老人露出滲人的陰笑。

  他出生在極夜初期,經歷過那段最黑暗,最混亂的殘酷時光,骨子里都浸染了那段日子特有的瘋狂,從十二歲時就加入了當時還是幫會性質的白羊樓,憑借著敢打敢殺,冷酷無情逐步往上爬,一個偶然的機會覺醒異力,從此一發不可收拾,最終成為了白羊樓的執事,地位比肩樓內乙級強者。

  被一名丙級高等強者盯上,郝孟已經放棄了逃跑的打算,在這小小的聚集點內,他無處可逃!

  即使在荒野,他也不可能從一個丙級高等手上逃脫。

  面對這種級別的強者,他只有一張底牌可以祭出——石姬!

  但在這眾目睽睽之下,他是不可能讓石姬出手的,被公孫長巡殺了是小事,石姬一旦暴露那就是轟動周夏的滔天巨浪,這是異族入侵的戰略危機!

  “失算了。”郝孟心頭暗道:“公孫長巡應該一開始就是奔著我來的!他就是想來殺我的!”

  在這聚集點內,公孫長巡不可能對夕陽小隊的任何一人下手!這是觸犯最高戰略部和極夜組織底線的事情!這后果他承擔不起!

  那他為什么還要來?

  殺自己!

  自己背后是沒有勢力的!所以公孫長巡沒有任何顧忌!

  “見鬼!這老頭這么閑的嗎?專門跑這里來殺我一個人?”郝孟確實是沒想到這一點,因為這根本沒必要啊,誰能想到公孫長巡居然會興師動眾的從黃江基地市趕到這里殺他。

  這毫無意義!

  外界傳的都是夕陽小隊團滅了洪華他們,那么不對夕陽小隊下手,光殺一個自己,無論是威懾力還是解恨都微不足道!

  “這公孫長巡還真是睚眥必報。”郝孟一點辦法也沒有,這同時也是一記警鐘,如果今天在這里的是本尊,那他的異人生涯就結束了。

  “行走荒野,必須小心小心再小心,容不得一絲大意!”面對死亡,男人卻顯得很坦然,“這是分身的第一次死亡,很深刻的一個教訓,我不應該逗留在這里的!我太大意了,我根本沒有考慮到這個情況,是我自身的問題!”

  吃一塹長一智。

  一雙雙目光的注視下,郝孟雙腿拉開,膝蓋微屈,抽刀緊握,擺出了戰斗的姿勢。

  打不打得過是一回事,打不打是一回事,在郝孟的字典里,從來沒有束手就擒這四個字,就像那家伙說的,縱使身前是皇天厚土,他也有一拳要遞。

  “嘖嘖,不愧是平頭哥,面對一個丙級高等的超級強者也敢拔刀相向。”

  “那可不,你看看他臉色,毫無懼怕,這就是個純粹的戰斗瘋子!”

  “可惜啊,故土平頭哥的輝煌就到今天為止了。”

  圍觀人們議論紛紛。

  公孫長巡無動于衷,他掌心縈繞起一絲閃爍著電弧的跳動異力,氣息恐怖。

  “那是……雷電屬性的異力?!”郝孟一愣之后瞬間明白了。

  果然!

  這家伙再怎么睚眥必報也不應該會這么離譜的,專程跑到這里來就為了殺他一個人,除了給洪華他們報仇外,還有一部分原因肯定是因為自己身上的屬性月石!

  自己開出了一塊雷電系的屬性月石早就傳遍84號聚集點了!

  要知道,屬性月石向來可遇而不可求,價值高昂,但是再怎么貴也就四五千萬撐死了,對公孫長巡這種級別的強者來說,這錢并不算什么,但主要是難尋!

  這東西是碰運氣的!

  有錢都買不到!

  正因為他本身是雷電系異力,所以才會親自來一趟!既能殺了郝孟,又能奪走他身上的雷電系屬性月石,一舉二得!

  郝孟吐了一口氣,剛想先手展開攻勢劈上一刀,身旁躍來一道黑影,倒負黑色長棍,黑絲飄舞。

  “青卷?”郝孟皺眉,呵斥道:“一邊去!”

  青卷睜大烏黑眼睛。

  “甄申!”又是一道聲音響起,醫院門口走出還綁著繃帶的長臂男人,朗笑道:“放心即可!無妨!”

  邵高格、畢鵬和魏萌也是從樓梯走下,一眾人聚集在一起,面無懼色,淡然平靜。

  “你們這是……”郝孟再度一愣。

  唐文德瞥了一眼公孫長巡,面露譏笑,“我就知道這老東西會來,能夠培養出洪華那種家伙,用腳指頭想都知道是什么火色了。”

  公孫長巡面色陰沉,他堂堂一位丙級高等極限的超級強者,地位可比肩乙級強者,被一個初等搜查官出言譏諷卻一反常態的沒有任何反駁。

  有一道讓他都為之顫栗的氣息此刻鎖定了他。

  “該死!”公孫長巡暗暗咬牙,“這唐文德有這么能的嗎?”

  公孫長巡一句話沒說,轉身就走,甚至都不帶任何表情。

  周遭一片嘩然,顯然并不清楚發生了什么。

  直到此刻,郝孟才反應過來,他當即目光環視一圈,然后頓在左手邊街上的一個路邊攤上,有個黑色長發披肩的獨臂男人正在喝酒吃肉,意態閑適。

  “原來如此。”郝孟身子放松。

  唐文德沖著郝孟咧嘴一笑,而后夕陽小隊的一行人踏踏踏的小跑下階梯,快步圍到獨臂男人身邊,樂呵呵喊道:“老大!”

  他們的動作自然引起了周邊人的注意,當一些人看清那獨臂男人的臉龐時頓時心頭一顫,這片區域的,無論實力身份,皆是倒退而開,恭敬行禮。

  同時他們也明白為何公孫長巡會狼狽退走了。

  “比搖人,還是夕陽小隊牛啊。”

  “這唐文德可真夠厲害的,直接搬來一尊通天大佛。”

  “難怪公孫長巡溜得那么快,有這位爺擱這,就算是白羊樓的樓主來了估摸著也得撓撓頭。”